巫师笑盈盈的接过她的银饰帽子,递给身边的苗人,而赵晓宓并没有带了帽子就将头发盘起来,还是留了两条麻花辫。此时头顶巨叫,双手抓着麻花辫,有些害羞的勾着脑袋,不敢看众人。

王前羽惊得张大了嘴。他是见过大白鹿的,这不就是大白鹿缩小版的鹿角吗?那个大白鹿的角巨大无比,都有两米高了,但是相对于它硕大的体型来讲,还算不太过分。

而赵晓宓的脑袋上,起码有她的两个小脑袋那么高。可谓缩小了不少了。

而接下来更让王前羽瞠目结舌的是,赵晓宓居然后背冒出一朵毛茸茸的东西,然后又缩了回去,绕着她的腰缠护在胸前,赵晓宓双手抓着,满脸晕红。

“大巫……大巫保佑……”

所有人都抬着头愣愣的看着赵晓宓。

此时赵晓宓低声道:“奶奶,我……我想打嗝……”

“打嗝就打嗝吧,怕什么。有奶奶在,没人敢嘲笑你。”

“哦。”

赵晓宓此时腹部翻涌,一口气堵在胸腔想要一跃而出,此时也控制不住了,就打了个嗝。

呼!呼!

一股巨大的冲击涌出了赵晓宓的喉咙,此时她一开口就收不住了。

众人再次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赵晓宓惦着脚尖,高昂着白皙的项颈,口中居然喷射着碧绿的水柱,直上云霄。

连旁边的巫师都震惊了,满眼呆滞。

王前羽顺着水柱方向望去,半空之中,渐渐行成了一片乌云。然后竟然下起了绵绵细雨来……

“大巫……大巫……夫诸……大巫夫诸啊……大巫显灵了,大巫显灵啦。”

无论远的近的所有苗人全部满脸虔诚发自内心的向赵晓宓跪拜。连作为巫师的赵晓宓的奶奶也不例外,她是懂巫术的,她比任何人都要虔诚。

天空之中的这片乌云似乎在召唤身边的水气,它们渐渐的聚成了大片大片的乌云,然后下起了一场秋雨。

王前羽非常震撼,似乎对觉灵者的能力又向玄幻推远了一步。

“都……都能呼风唤雨了,那人类还有什么不能幻想成真的?”

赵晓宓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打嗝受不住就喷出了水,现在这水柱变成了乌云,乌云自信聚集了更大的乌云,然后现在开始下雨了。

所有人都跪着,抬头望天,双手张开,不停的念着晦涩的苗语,像是在虔诚祷告,也像是在祈福,总之它是一种仪式。

赵晓宓趁着别人不注意,她跑了,顶着两支鹿角一溜烟的跑回家了,她怕这么多人,她还是那么怕生。

王前羽看着赵晓宓跑远的方向,顿时脚下一滑,绕着人群偷偷跟了上去。

王前羽看见赵晓宓跑进了一家大院子中,顿时直接翻墙进去。

“阿宓!阿宓!”王前羽轻轻叫了两声。

随即,一间房门打开。

赵晓宓兴奋的叫道:“老公……老公……”

王前羽双手欲抱,然后看见赵晓宓盯着他的胸前……鹿角直接顶了过来。

砰!的一声,王前羽被她的鹿角顶飞了出去,摔在了墙上。

“啊……老公,你没事吧。”

王前羽胸腔之中,堵了一大口气,差点没背过去。要不是他身体强悍,刚才那一下,绝对能把普通人顶穿肉身。

赵晓宓一脸担忧之色,蹲着看着王前羽。她还想用她的脑袋顶着王前羽的胸膛,只不过,现在多了鹿角有些不方便了。

“没……没事,以后不准顶人了。”

“嗯,嗯。”

王前羽站了起来,直接拖着赵晓宓的小蛮腰将她举了起来,抱在怀里。

赵晓宓,脸色晕红,双手环抱王前羽的脖子,将脑袋靠在王前羽的肩膀上。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都吓死我了。”

“老公,对不起……阿宓变成妖怪了。”

“只要阿宓好好的活着,老公就很开心了。而且,很可爱不是吗?”

赵晓宓神采奕奕的道:“老公,你看你看……”

赵晓宓献宝一样的,把双手放在王前羽面前,拿着晶莹剔透的双手,在王前羽眼前显摆。

“唔,看不清楚,靠近一点。”

“喏!”

王前羽直接吻住了赵晓宓的手掌。

“呀!不要~”赵晓宓惊的抽回了手,又重新抱住王前羽的脖子。

“不要害羞,让老公亲亲,别躲……”

“呀,不要,不要,羞死人了……”

王前羽找不到赵晓宓的嘴唇,直接咬住了赵晓宓的耳朵。

“唔~”

“混账东西,你给我放开!”此时巫师站在门外,冲着紧紧相拥的两人,怒气横生。

“呃……”二人赶紧松开了手,离远了两步。

扑通!王前羽很自觉的跪在地上。

“哎呀,巫师奶奶,没想到您这么年轻漂亮,保养的真真真的好呀。”

巫师怒目而视,一张俏脸已经气的发红了。

“阿莎,你给我过来!”

赵晓宓缩着脖子,满脸通红,蹑手蹑脚的走到巫师身后。

“你这个混账东西,之前不是还想调戏本尊么?现在胆子去哪里了。”

赵晓宓眨巴眨巴着大眼睛疑惑的望着王前羽,再看看巫师。

“哎呀,巫师奶奶误会啊,我知道阿宓……”

“阿莎!”

“啊……阿莎她不是说巫师是她亲奶奶么。所以我……看您这么年轻,也不像她奶奶呀,所以我就问了朗达,他说之前的巫师,被你给干掉了,我还以为您是……敌人呢……”

巫师对于王前羽对她容貌的恭维,完全不领情。一脸冷淡的道:

“还算说的过去。”

“是的,是的,一场误会!”

“我苗族还要很多事情要处理。你滚吧。”

“奶奶……”

“听话!”

“哦。”

“阿宓,我过两天再来找你哈。”

“嗯,嗯。”

王前羽丢下一句话,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奶奶,不要对老公那么凶麻。”

“哼,我这还是客气的。汉人都不是好东西。好啦,我看他脸皮那么厚,不会记你的仇的。这几天你老老实实的待在寨子里,不准乱跑,我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