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中,元载淳被皇帝训斥的事情,让皇后极为不满意。

眼看着房间里面的人都走了,这才带着自己身边的贴身嬷嬷兰溪来到了卧房中。

“最近这几日,元柔那丫头还有没有再苦恼?”

“说起来此事也是蹊跷啊娘娘,不知为何,只知道这永宁公主似乎去了一次太和医馆,同太子妃娘娘说了几句话,回来后,就像是认命了一样。”

“哦?”

皇后饶有兴致的看着兰溪,“那你认为,是因为什么呢?”

兰溪皱了皱眉,而后,眼中尽是厌恶道,“依奴婢愚鉴,此人同她的娘亲是一路子的妖女,妖女的女儿怎么会不是妖女?必然是因为身上有着妖法,所以可以让永宁公主那么俯首帖耳。”

“哼。”

听到这样的解释,皇后冷哼一声,眼中尽是杀意,“他娘当年祸乱朝政,与人私通,最后那把火,还是没有烧旺,不然,怎么会让这样的一个小贱蹄子活下来呢?”

说话时,皇后的眼中早已经没有了之前面对乔卿云的时候那样的和颜悦色。

反倒是像是一个毒辣刁钻之人。

“是,所以奴婢说,此人必然会妖法,还牵连的太子爷被皇上训斥,这么多年,皇上都未曾训斥过太子爷。”

兰溪就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样,不断的开始煽风点火,恨不得让皇后现在就去杀了乔卿云一样。

果然,这样的话一说,本来就是元载淳生母的皇后,再加上对自己儿子的心疼,一瞬间怒火就冲开了理智。

“派人去杀了她,一定要不留痕迹。”

“是。”

兰溪立刻领命,下去安排。

太子府中,已经是更深露重之刻,乔卿云躺在床上,不一会便睡着了,但是……

事情也才刚刚开始。

突然一道身影闪到了乔卿云的听竹苑,或许是因为早就已经踩过点了,所以才回来的这样正确。

没有睡熟,正在守夜的钟时,被这细微的声音吵醒,双眸骤然睁开,眼中的杀机毕露。

因为过来的人,身上带着满满的杀气,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必然是因为有人想要对这里的某一个人下手。

想着,钟时害怕会吵醒了乔卿云,这段时间,乔卿云都要以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为主要。

其余的,什么都不能做。

想到这里,钟时眼神四下看了一眼,而后藏到了一边,等待着黑衣人的降临。

几乎是前后脚的时间,钟时刚藏起来,黑衣人便来到了听竹苑内,四下查看一番,正当钟时想要做什么的时候。

“嗯!”

一声闷哼,钟时一愣,第一时间透过了里面微弱的光线,看了一眼在房间中熟睡的乔卿云。

不是她。

那是谁啊?

实则,是流扶。

流扶原本也是过来走走,想着也是为了保证乔卿云的安全。

谁承想误打误撞的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

看着那人手中还拿着凶器,流扶也不是好惹的,直接用蒙汗药捂在了她的脸上,连拖带拽的将人带走了。

等到钟时出来的时候,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无奈,四处走了一圈,钟时一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爷?在听竹苑旁边抓到了一个人。”

已经休息的元载淳听到流扶的话,坐起身来,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似乎有些不耐烦。

“谁啊?”

听到了元载淳询问,流扶推门而入,直接将被迷晕的黑衣人丢在了地上。

“此人在听竹苑外鬼鬼祟祟,手中还拿着长剑,属下担心对太子妃不利,这才抓了过来。”

元载淳点头,“将人弄醒。”

“是。”

得到了元载淳的批准,流扶立刻上前,对着那人的肚子就是一脚,当场将人给痛醒了过来。

“啊!”

“说,是谁让你过来害太子妃的!”

流扶目露凶光,像是要将人碎尸万端了一般。

听闻此言,那人并未说话,反倒是眼神死死的盯着元载淳,似乎在确认这人的身份一样,流扶见状,上前便是狠狠的一脚,“在问你话呢!”

下一秒,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在牙中藏了毒,居然自尽了……

“爷……”

流扶有些惊讶的看着元载淳,不知道如何是好。

“埋了,多派几个人去太子妃的身边守着,最起码不能让太子妃出事。”

“是。”

得到了元载淳的命令,流扶现在什么都不做,而是开始去为乔卿云选择最好的暗卫。

虽然是暗卫,但是能力一定要出众,不然的话,只会让人有机可乘。

“如何了?”

等到流扶回来,元载淳询问道。

“爷,您放心,属下已经安排好了。”

“那就好。”

得到了元载淳的科恩顶,流扶心中不免的有些犯嘀咕。

明明很在乎乔卿云,为什么还要装作不喜欢的样子呢?

果然,主子的世界,他们不懂啊。

次日一早,乔卿云刚睡醒,便看见钟时站在门口,这可是将乔卿云吓了一跳。

“钟时?怎么了?”

还好乔卿云睡觉的时候穿的严严实实,不然,非要被看光了不可。

听到乔卿云询问,钟时这才转过身,没错,他一整夜都是背对着乔卿云站着,时时刻刻都是警备状态。

“娘娘,昨日有人想要刺杀,但是被太子爷的人拦下了,属下担心他们会卷土重来,才在娘娘的房间中守了一夜,请娘娘降罪。”

“啊?被太子爷的人给拦下了?”

乔卿云有些惊讶,这个太子为什么要救她?

难道是因为合作的关系?

想了想,似乎只有这个想法可以说得通。

“好了,别说请罪不请罪的,你也累了一天,回去休息吧。”

乔卿云讲着,看着眼前的钟时,心里有些打鼓。

一早前去前厅用膳之际,乔卿云看着正在吃饭的元载淳,眼神目不转睛的模样,看的元载淳有些不舒服。

“可是有事?”

“爷,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乔卿云询问,男人一顿,而后别扭的撇开延伸,“没有。”

“当真?”

乔卿云知道,这个男人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