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这个武夫好凶猛 > 第两百二十四章 背水

讨逆军大营。

曹肃军帐之外,清霄道人忽然拜访。

“曹大人。”

嗯?

修炼之中的曹肃睁开了眼睛。

随后便看到清霄道人背着剑,急匆匆赶来。

“道长,何故如此慌乱?”

清霄道人神情严肃。

“曹大人,方才有一道灵力波动,似乎有人用道法窥伺讨逆军大营,我怀疑是古越城中又来了强大的结丹期修士。”

王猛走的时候, 把清霄道人也留给了曹肃。

他担心曹肃五千人顶不住古越城的万平军。

曹肃对于这类修道者的手段,还缺乏足够的认知。

至于说什么半夜被窥伺,他还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听到清霄如此直说,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道长确定?结丹期修士可不常见。”

“结丹期修士虽然不常见,但在万平教和道宫之中,还是有许多的, 方才那人的灵力波动虽然隐蔽,但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我不会捉错的。”

说完,清霄道人张开了自己的手掌心。

只见一道微弱的绿色荧光,像是萤火虫一样,在他的手里静静流淌着。

曹肃眼见清霄居然还有物证,自然是信了清霄所言。

他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讨逆军的虚实,只瞒得了一时。

曹肃立即向赵西传令:“赵西,传令军中校尉和百夫长前来议事。”

赵西立即应诺。

曹肃转而问到清霄:“道长,你这抓了他的灵力,会被他发觉吗?”

清霄十分自信的笑了:“大人有所不知,我这道法,十分的精妙,寻常修道者不可能察觉到。”

........

古越城。

城楼上,白才顾波得知了讨逆军虚实。

顾波怒气冲冲,就要点齐人马,趁着夜色杀出城去, 来一个夜袭讨逆军。

白才没顾波这么冲动, 但也气得不轻。

没想到奚长老直接拦住了两人。

“两位渠帅,今日天色已晚,最好不要轻动刀戈。”

你在教我打仗?

你一个修道的懂什么兵法?

顾波有些不乐意了,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还被一个门外汉拦住了,顿时更加火大,要不是这奚长老道行精深,教内地位尊崇,他现在已经赏他一耳光了。

白才也脸色难看,冷声道:“奚长老,你放心好了,区区五千人马,我麾下五万儿郎,须臾间就能将他们杀的片甲不留。”

奚长老微微一笑,摇头道:“两位渠帅,贫道虽然不懂兵法,但贫道敢断言,今晚你们前去劫营,必然会中对方的埋伏。”

什么?

不懂兵法还要咒我们战败?

顾波忍不住了, 怒目圆睁, 大声喝道:“奚长老, 不至于吧?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们古越万平军?”

白才拦住顾波, 眯起眼睛,一声不吭。

奚长老一点也不怕凶神恶煞的顾波,摇头道:“两位渠帅,且看我的灵鸟。”

奚长老微微晃动,那只刚刚从旗帜上飞出的灵鸟就突然从奚长老的身上再次冒了出来,无声无息,落到奚长老的肩头。

你的鸟有什么好看的?

白才完全不感兴趣,只想知道奚长老葫芦里卖什么药。

这奚长老刚才也没喝几杯,应该不至于胡说八道。

奚长老看此二人完全一副不明白的样子,也不卖关子了,直接开口道:“此灵鸟乃是我的心血所化,脱于法器,存于灵台,可上天,可入地,灵鸟身上一丝一毫的变化,我都一清二楚。”

“但就在刚才,灵鸟入体之后,我明确感觉到,灵鸟身上少了一点微弱灵光。”

“灵光被讨逆军军中修士所捕获,应当就是你们所说的那道宫的高手。”

“哼,果然厉害,居然能察觉到我的灵鸟。”

“两位,所以讨逆军知道了贫道已经探查过他们大营,今晚必有戒备。”

奚长老所言,竟句句在理。

白才顾波这才明白,为什么这长老反对二人今晚劫营。

那早说不就完了,非得一副看不起他们的样子。

白才脸色缓和,郑重道:“若是对方真的已经知晓我等已探查过他们,那今晚必有戒备,的确不宜强行劫营。”

顾波此刻也冷静下来,反倒是向白才建议明日再战。

“白兄,不如先点齐人马,让儿郎们早做准备,待到明日天一亮,三声炮响,直接杀向讨逆军,踏平他们的营寨。”

奚长老担忧道:“他们不会连夜扛着营寨逃跑吧?”

白才摇头道:“不会的,他们若是跑了,我们就可以抽出身来,前往洵山作战,再多我五万大军,秦虎也扛不住的。”

原来如此。

奚长老眼睛明亮,虽然不懂兵法,但看白才这么自信的样子,就知道他所说必然不差。

白才接受了顾波的建议,开始传令三军,连夜整军备战。

.........

与此同时。

城外讨逆军大营也开始嘈杂起来。

五千大军按照编制各自归队,曹肃紧急召集中高层军官直接下达军令。

待到天一亮,五千大军全部整合完毕,军卒们穿戴齐整,随曹肃一同跨出了大营。

鲜明的旗帜展开,“曹”字空中飞舞。

长刀如林,气血冲天。

轰隆!!

只听见一声吊桥砸落的声响,封闭多日的古越城打开了城门。

城内数万万平军缓缓走出,在白才顾波二人的率领下,结成方阵,一步步的逼近了讨逆军营地。

“呜——”

厚重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在了大地上。

曹肃骑着黑色的战马,从五千军卒的面前掠过。

“兄弟们!”

他内劲雄浑,声如洪雷。

讲话声,传递到了每一个将士的耳朵里。

“万平贼杀出城来了,等了半个月,他们终于不当‘缩头乌龟’了!”

“今日万平军荼毒中原,祸害百姓,烧我农田,毁我家园,实乃窃国大贼,人人得而诛之!”

“我等身为讨逆军,讨伐叛逆之职责,乃天子钦定,得万平军渠帅首级者,封官拜将,赏钱五千两!”

“兄弟们,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

“建功立业,就在今日!”

曹肃很少为麾下鼓气,但今日不同,迎战对方数倍大军,乃是冒险之举,他必须要先给麾下士卒打点鸡血。

发言效果很好,内劲自带扩音,让他的话充满了鼓动性。

五千军士轰然响应,纷纷拔出手中长刀,气势如虹。

与此同时,曹肃安排的军士,点燃了营寨背后的众多渔船。

为大军带来口粮的渔船,做饭用的灶锅,全被曹肃砸沉或者点燃,李离纵马飞奔,又绕着营寨放火,当着所有军士的面,黑着脸完成了这一系列操作。

李离简直被骂死了,然而他只是一个无奈的工具人。

曹肃才是“破釜沉舟”的主角。

五千大军走出营门后,就看到整个营寨化为一片火海,而众人身上,连口吃的没带出来。

所有人望着片刻后成为一片火海的营寨,沉默了。

曹肃怒声吼道:“兄弟们,我与你们同在,今日曹某亦无退却之心,只有向前,杀穿敌人,杀进古越,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兄弟们,冲啊,杀进古越!”

“杀进古越!”

曹肃吼声中,五千大军被点燃了高昂的士气,眼下连退路都没有了,脑子又十分发热,只能跟着曹肃一起搏命了!

大军轰隆隆的在旷野上奔跑,曹肃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整个五千大军,成为了一支黑色的箭头,直刺缓慢前行的古越万平军方阵。

而在古越万平军方阵之中,白才和顾波还在沾沾自喜。

“对方的营寨起火了,真是天助我也!”

“兄弟们杀呀,对方营寨起火,腹背受敌,已是一方败军之相。”

五万大军组成的方阵,快步推进。

“咚咚咚咚!!!”

两军鼓手疯狂的敲打战鼓,发出催动大军冲杀的鼓声。

就宛如两支黑色的洪流,在片刻之后,卷在了一起。

“杀!!!”

顷刻间,黑云压城。

炎炎夏日卷起滔天杀气,充斥在这前朝陪都之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