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极品咸鱼:我靠躺平征服男主 > 第09章:决定

柳清初听了,眸光深深,陷入沉默。

而莫娘则更是心疼了,急忙道:“既是如此,那便不要再去扛货了。我手中有些银子,不知你可想开店?”

让柳重吃一口他们买的红烧肉都让他羞愧难当,更别提用莫娘的银子开店了,直接要他的命还差不多!

柳重摆摆手:“不必如此,总能再想到办法。”

说完这些,柳重便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兀自去收拾厨房去了。

柳清初自是了解父亲的脾气,也不多说什么,转身也回了房去。

一时间,整个院子只剩下柳重和莫娘两个人,等柳重从厨房出来后,亲自搀扶莫娘在院子里走了走。

只是才刚走了几步,莫娘脚下一软,整个人便不小心全都扑到了柳重的怀中。

柳重忙将她扶起身,只觉得莫娘浑身娇软,身上传来阵阵清香,让他忍不住心底微颤。

糙汉子有些红了脸颊,对莫娘柔声道:“莫娘,你是如何考虑的?”

柳重:“你若是想留下,我定一辈子对你好。有一口吃的,定全都紧着你和孩子们。”

柳重:“可你若是打算带阿修走,我……我亦尊重你。”

莫娘脸色亦透着蜜桃般的红,可她到底还是缓缓从柳重怀中离开,垂下眼眸低声道:“此事,我还需再考虑考虑。”

柳重沉沉点头:“好,你慢慢考虑。我等你。”

随后,二人相顾无言并排走着,柳重将莫娘送回步修的房间后,也回了隔壁的自己房间。

莫娘才刚进入屋子,就见步修从书堆中抬起头来,看向莫娘。

昏黄的烛光下,小小少年显得格外老成,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带着十分的冷静和清醒。

见到莫娘进来了,他率先道:“我都听到了。”

老房子隔音差,也是没办法。

听他这样说,莫娘当即又红了脸,有些赧然地压低声音道:“阿修都听到了,为娘的倒是不好意思了。”

步修淡淡道:“这有什么,你还年轻,你若当真喜欢柳叔,那便和他在一起。横竖只要你开心就好。”

一边说,一边又看向书中书本,一派无所谓的样子。

莫娘忍不住道:“主公委托过我,要让你送入章府,让你在章府长大。可我若是真的和他成亲了,我岂不是要和你——”

说及此,她的脸色已是十分难看。

步修却依旧毫无在乎的样子:“我不去章府,就跟着你。”

莫娘怔怔看着他。

步修道:“柳重若是真的爱你,自然也会真心对我。他定会想法子将我送去读书。”

步修:“只要让我读书就行,别的什么锦衣玉食,什么衣来张口饭来张口,我可不在乎。”

莫娘当下便明白了。

阿修这是打算为她付出,她忍不住就感动得落下了泪来,啜泣道:“公子愿意为了我牺牲至此,我又怎能如此自私,不顾公子的前途,反而一心只想着自己呢?”

莫娘沉声道:“等那章府的人回来了,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步修:“……??”

无语,敢情莫娘这是以为自己在为了她做牺牲呢!

步修皱眉:“是我不想去章府,不关你的事。”

“今日白天我已打听清楚,这章府可不是什么好的,和全州知府沆瀣一气,狼狈为奸,鱼肉乡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莫娘正怔了:“此话当真?”

步修:“自然。”

步修站起身来,走到莫娘面前:“那章府,不过是吃着老太爷留下的老本,靠着那长息书院大肆敛财,简直不知所谓。”

他一边说,一边紧紧拧着眉头,一副十分嫌弃的样子。

莫娘心底又欢喜又紧张,可不等她再说,步修已下了定论:“就这样说定了。我看你对柳叔有几分情义,柳叔对你也甚是真诚。”

“既然相互真心,那就试一试,给互相一个机会。”

说完这些,步修这才又回到小书桌后,专心看书去了。

莫娘当即又忍不住羞赧起来,默默得上了床,沉默养伤。

第二日一大早,一切如常。柳重依旧出门务工去了,柳清初则在小院子内捯饬中草药,一边不停在纸上记录着什么,十分专注。

如是转眼便过了十日,莫娘的脚伤终于好全了,已经可以每日为柳重和孩子们准备膳食。

柳清初专心种草药,步修则专心看书,竟显得意外的和谐。

而柳重和莫娘相互注视着的目光则变得越来越火热,激情燃烧,情感碰撞,连带着整个家中,都弥漫着一股恋爱的气息。

这日傍晚,莫娘出门买菜,等她回来后,便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柳清初和步修正在一起观察院子里一盆刚冒出花苞的覆盆子,抬头见到莫娘这般惴惴不安的样子,便忍不住围了上去。

莫娘嘴上说着无事,可双眸却是透着心事。

柳清初知趣的很,当即寻了个由头回屋去了,而步修则走到她身边,一副询问的模样。

莫娘这才小声道:“方才我去探了探,便知今日章府的人回来了。”

莫娘看向步修:“修儿,你告诉我,你是真的不想去章府,还是只是为了我,才故意这般说的?”

老房子隔音不好,柳清初眼看是躲回了自己的房间,可只要她竖着耳朵仔细听,还是能听到一些。

柳清初暗搓搓得想,若是按照原文发展,步修去了章府后,也根本就不受待见。

被章家长辈看不起,被章家小辈们欺凌,别提有多惨。

这也是男频文的一贯套路,毕竟一开始不被打压不被欺负,后期怎么打脸呢?

柳清初继续诉着耳朵听。

就听步修道:“不去章府。”

柳清初挑眉,这男主倒是和书里的不太一样。

也是,这一次莫娘也没死,他和莫娘感情深,肯定不乐意委屈了莫娘,让莫娘跟自己回章府。

毕竟傻子都看得出来,莫娘和自己的爹爹感情正在高温上。

院子内,莫娘十分严肃地、眸光深深看着步修:“你当真确定?”

步修点头,毫不犹豫:“确定。”

莫娘点头:“好,这既是公子你自己选的路,日后,还请公子万万不得说后悔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