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总是无效的,宁娴羽直接被拎进去了。

她是真的不明白,大魔头为什么不管做什么都要带着她。

她明明是个累赘,什么都不会,贪生怕死又懒又馋,带着她就是个麻烦。

【你还能认识到自己这么多缺点,也算是进步。】

【滚!】

宁娴羽想走的慢一点,可轩辕吞寒又启动了大金环的功能,只要她走的稍微慢一点,就会自动被拉到他身边。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只能享受了。

阵法里还是不错的,不跟外面一样到处光秃秃,这里各种树木都有,鸟语花香,景色还不错。

系统说,这是法阵的前期,当然看起来很平静。

等到了后面,就会有各种恶劣难以解决的情况,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困在法阵里了。

宁娴羽颠颠的快跑两步,凑到大魔王跟前,小声问:“老祖,圩年前辈说法阵里可能还有别的活人,让我们小心点,你说我们会不会遇到人?”

据说之前有很多人进来闯阵,结果再也没出去。

有些人可能还在里面活着,后边闯阵的人会遇到。

轩辕吞寒转头,怪异的笑了笑:“你很希望遇见他们?”

他笑的吓人,宁娴羽小声说:“倒也不希望,就是好奇。”

轩辕吞寒说:“人在一个地方困太久,你觉得会变成什么?”

宁娴羽想了想,要是她在一个法阵里困太久,想尽各种办法都出不去,很可能会很厌烦,时间再长一点,她肯定会疯。

这般一想,她开始祈祷千万别遇到人,谁知道会遇见什么妖魔鬼怪?

“请问……”

正想着呢,一个女人突然从树后冒出来,柔柔弱弱的问:“请问,你们是来闯阵的吗?”

这女人长得很漂亮,一身白衣,长发飘飘,头上插着一根古香古色的簪子,看起来素雅又温婉。

宁娴羽却跟见了鬼一样,猛然跳到轩辕吞寒身后。

大白天的,还真见了鬼了。

轩辕吞寒嫌弃的转头看看她,听到她在跟系统疯狂的喊着鬼字,只觉得聒噪的很。

但他没有甩开她的胳膊,还把胳膊微微抬起,刚好完全挡住她。

“你是何人?”

那女子突然跑过来,跪下就哭:“前辈,小女子是东岸苍云洲一个小小的散修,早些年来此处闯阵,本想看看我家爹娘的下落,谁曾想进来便出不去了。”

“前辈,小女子只想问,现在外面是何年月,小女子困在此处多久了?”

轩辕吞寒冷冷的说:“如今是天曜七万九千零八十三年。”

那女子算了算,怔愣道:“竟已经过了五十年吗?”

她又哭又笑:“我只当在此地过了几年而已,却不曾想外界已经过了五十年?”

她捂着脸痛苦的说:“我爹娘修为不高,如今怕是早就作古了。”

她哭的实在是惨,而且还哭的很好听,宁娴羽都忍不住探头来看。

【这也太惨了吧,在法阵里困了五十年,这石碑有什么好看的?】

她觉得为了了解一些事情的缘由而在法阵里白白浪费几十年的光景,简直太不划算了。

甚至为此丢了性命,那就更是难以理解。

系统说:【有的人也许为了找到亲人挚友或者是爱人,为此冒险,也很正常。】

【也许吧。】

宁娴羽想着,大魔头这种级别的来一趟倒是容易,一个小小的法阵而已,困不住他。

那女人哭的梨花带雨,轩辕吞寒却是看都没多看一眼,带着人就走。

宁娴羽赶紧跟上,还绕开了那个女子。

但女子赶紧跟上来,哭着求道:“前辈,请让小女子跟着您走吧,小女子实在是受不了一个人孤独的在法阵中游走了。”

漫长的岁月中,只有一个人到处游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实在是太可怕了。

回想来的时候,圩年笑着说易天凌在法阵里困了快一个月,是因为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事,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圩年不在意的残忍。

系统说她想太多:【对于修士来说,孤独是常态,他们闭关修炼的时候常常是几十年上百年,这都很正常。】

宁娴羽想着,可能确实是自己太土包子,不适应。

而轩辕吞寒没答应但也没把人赶走,那女子就真的一直跟在后面了。

她跟的很小心,不会太接近,但也不会被落下。

看他们休息,她也会休息,还会问他们是哪个仙门的。

宁娴羽一开始很怕她,总觉得她是女鬼,现在看她这样,就觉得她可能不是鬼,胆子也大多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遇见过其他人吗?”

女子摇头又点头:“之前遇见过,他想抢我的东西,我跑了,之后就是再遇见你们了。”

遇见人的几率这么低,他们竟然一进来就遇见了,这可真是缘分。

女子看着她笑了笑:“妹妹叫什么名字,我叫白玉荷,爹娘更喜欢叫我莲花……”

“噗!”

宁娴羽刚巧在喝果汁,听见这话直接就喷了。

白,莲花?

“莲花,姑娘?”

她眨眨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莲花笑了笑:“是,你叫我莲花就好,听着亲切。”

宁娴羽低头想了想:“我觉得叫白姑娘就挺好。”

叫什么白莲花,她实在是叫不出来。

系统也在哈哈大笑:【竟然被你遇见了白莲花,哈哈哈,恭喜你。】

轩辕吞寒正在查看四周,听见这话很疑惑。

白莲花这名字清新雅致,有什么好笑的?

白莲花从善如流,说叫什么都好,态度可说是极其卑微。

她还拿出来一个玉瓶,恭敬的送上:“前辈,这是晚辈在这里采集的甘露,可以缓解疲劳,还能清正凝神,要迷路的时候喝一点,往往能看的更清明。”

她把玉瓶递给轩辕吞寒,还低着头,一个不敢看他的模样。

宁娴羽想着,好像从来没见大魔头吃过喝过什么,他能接吗?

结果,大魔头只是看了看白莲花,竟然伸手把瓶子接过来,然后塞进了储物袋里。

我去,大魔头竟然接了?

而且,他竟然没翻白眼也没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