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种田习武平天下 > 第八十二章 半扇肉

在巡捕局交割,全程都是由郝伯昭代为办理。

因为要仔细核对洪远明的身份,所以程序上有些繁琐,足足浪费三个小时,才盖下通红印章,宣布洪远明身份结案。

“七个工作日内,钱会直接打到郝首席你卡上,报个卡号。”

“这个。”郝伯昭将池桥松的银行卡递过去。

“那行,一切搞定了。”

“今日事多,改天请张局喝酒。”

“哪能让郝首席请客,我请,我请。”巡捕局张局长,客气说道,然后派人将郝伯昭送出巡捕局。

整个过程中,池桥松都默默跟在后面,当一个小跟班。

巡捕局也没有人在意他。

出了巡捕局,上了越野车,郝伯昭将银行卡递过来:“行了,等着打钱吧。”

“多谢老师,老师您把卡号给我一下,我回头……”

“说的什么话。”郝伯昭打断池桥松的话,“老师还在乎你这点钱吗,别开这个口,杀人的功劳给我就够了。”

领赏金是一方面。

击杀邪修同样有功劳,比不上正规军功,但也不是普通政绩可比。

未来郝伯昭想要更进一步,除了自身武道锐进,突破大师境之外。就只能靠慢慢攒功劳,一步步爬升。

池父在车后排,有些拘束的说道:“麻烦郝老师你辛苦一趟,而且杀人的麻烦也是郝老师你揽去了。”

郝伯昭闻言笑道:“老哥不用这么说,一点小麻烦而已,以后有这种事还来找我,白来的功劳谁不想要。”

池桥松说道:“老师,洪远明还有一把鬼头剑,我想留下。”

“那就留下,这是你的战利品。”

“多谢老师。”

领取赏金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结束。

郝伯昭将父子两人送到城门口,池桥松与池父骑上自行车回家,郝伯昭也开车返回讲武堂。

二月下旬的风吹在脸上依然寒冷,但父子两人的心里却都热腾腾的,足足十万块钱的赏金,解了家里盖房修路、承包山地的燃眉之急。

“那把剑值不少钱吧?”池父随口问道。

“嗯,我之前去市场上问过,天外陨铁打造的长剑,一二十万打底。”

此方世界的天外陨铁,并非普通的金属合金。

若是通过科学仪器分析,的确只是几种普通元素构成,但它对武道劲力的亲和力度,是仪器无法解释的。

故此价值非常高。

“你老师连鬼头剑都不贪心,是个好老师啊。”池父感慨。

池桥松沉默几秒,说道:“并非如此。”

“怎么讲?”

“洪远明身上不是有个钱包吗,里面的银行卡没密码,所以我就没动。”

“嗯,这我知道。”

“我看到郝老师把钱包扣下来了。”池桥松摇摇头。

当时检查尸身的时候,郝伯昭摸出钱包,翻开看到银行卡,就直接把钱包揣进裤兜。

“没密码,他要银行卡干什么?”

“改密码又不是难事……”

以郝伯昭的人脉,银行方面肯定有熟人,稍微改一下密码,银行卡里的钱就全出来了——很可能这些银行卡,都是不记名卡。

池父闻言,稍稍有些错愕:“啧……这卡里钱怕是不少。”

洪远明是武士境高手,赚钱能力很强,而且邪修手段狠毒,杀人越货不在话下,银行卡里自然钱不会少。

片刻后。

池父又严肃说道:“小松,这事你就当没看到。”

“我懂。”

“另外,回家之后,砍半扇老扒子送过去,感谢你老师。不管怎讲,我们领赏金还不沾麻烦,是你老师出力,不能不表示感谢。”

池桥松点头应道:“我懂。”

多大本事赚多大钱,池桥松现在暴露的本事,也就值十万赏金和一把鬼头剑,以及一串骨头手链和金项链。

银行卡的钱,还有击杀邪修的功劳,他不敢赚,那么给别人赚是应该的。

回到一道坎。

二叔、小姑父已经把田舍周边的血迹、痕迹,全都清扫一空。

老扒子皮也剥了下来,肉都被仔细切割好,准备买盐腌一下。现在已经快开春,家里没有冰箱存放,不腌制怕坏了。

池父说道:“匀一半出来,给小松送给他老师。”

“好。”

二叔和小姑父一起动手,将一半的老扒子肉匀出来,用油纸一块一块仔细包好,再放进蛇皮口袋里。

二叔还恶趣味的把一根长长的肉条,反复包扎几层,放在袋口位置:“这玩意大补,你老师肯定喜欢。”

小姑父笑问:“郝首席有五十吗?”

“五十四。”池桥松回道。

“那正是吃这个东西的时候。”

池父咳道:“别乱讲话,郝首席是武道高手。”

二叔反驳:“武道高手怎么了,武道高手不一定各方面都强,把这个豹鞭送过去,郝首席绝对高兴。”

“小松还小!”池父瞪眼。

二叔嘿嘿一笑,对池桥松说道:“也不算小孩子呢,小松,早点带个对象回家,你爸你妈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想抱孙子呢!”

池父骂道:“池修园你闭嘴,一天到晚胡扯八道。”

池桥松没有二叔想象中的害羞,只是淡淡笑道:“我现在以练武为重心,暂时还不需要考虑对象的事。”

小姑父竖起大拇指:“要不说小松能有出息,这自律就是比一般人强。”

忙忙碌碌,很快到了傍晚。

“我要去给老师送肉,爸、二叔、小姑父,你们在家小心点。”池桥松有些不放心,“洪远明能流窜过来,难保其他邪修也会,所以你们听到动静,就赶紧藏起来。”

“你路上也要小心。”

“晓得。”

重新回到县城。

街道上依然张贴着一张张通告,悬赏彭蠡四鬼这一帮子邪修,其中也依然存在鬼头剑洪远明的通缉令。

要么是没来得及撕,要么是混乱视听,让邪修摸不到头绪。

毕竟彭蠡四鬼能在彭蠡地区作恶这么多年,周边县市肯定布有眼线。得先把主干一网打尽,再慢慢顺藤摸瓜。

他骑着二八大杠,在天黑前赶到滨溪庄园。

老佣人许妈给他开门:“池少爷来了。”

师母正在沙发上织毛衣,见到池桥松,热情地站起来:“小池来啦,哎哟,来就来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

每趟登门,池桥松都会带点新鲜大棚蔬菜。

但是这一次带得最多,足足一大蛇皮口袋,装得满满登登。

“山上猎到的老扒子,我给老师送半扇过来,老师呢?”

“在楼上书房……你先去跟你老师聊天,晚上就在这吃饭。”师母笑嘻嘻的接下蛇皮口袋,喊来许妈一起拖着口袋进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