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错了?????】

【啊啊啊啊啊啊泱姐不要走啊!】

【导演组有病吗?!现在分不出这个节目有谁才是看点?】

【泱姐是不是给你们脸了啊?诬陷不成,现在就来这一套?】

【我真的会笑,太有意思了节目组】

【太好了!!!苏泱泱滚出去!!!】

【我特么早就看这张脸看烦了!快给老子爬!】

【这就是恶有恶报,看看你们泱姐,现在出去了估计是只有被封杀的命了?苏泱泱的粉丝,你们还好吗?】

【这节目没有她,我看你们流量会跌成什么样!】

【好歹还有个影帝在,你们真以为苏泱泱代表了所有流量啊?太狂了吧?】

众人都处于震惊的状态之中。

苏灵脸上的慌乱立马收了收,大大松了口气。

解约!

看来是苏家那边有动作了!

肯定是父亲知道了,母亲那边也一定给了她支持!

这下看他们怎么收拾苏泱泱!

苏灵讥诮的抬头,往苏泱泱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苏泱泱则是全场最镇定的那个人,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个情况。

“退出可以。”苏泱泱点头,“我没意见。”

“别啊泱姐!”身后几人异口同声。

小何更是记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转头去看薄斯凛的方向。

薄斯凛只是盯着苏泱泱的侧脸,没有开腔。

【啊啊啊啊不要啊!!!泱姐!!!!!】

【泱姐要是退了,这节目我就不看了!】

【导演你是裹小脑了???】

【蒜了吧,真的蒜了吧】

刘导倒是松了口气。

本来以为,苏泱泱可能要闹上一场,没想到她倒是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反抗。

想来也是,她合同都压在苏家人那里,怎么会敢反抗?

“但是。”苏泱泱再次开口,“我账户上的点数,应该可以用完吧?”

“账户上的点数?你是指荒岛点?”

刘导皱起了眉头。

苏泱泱账户上还有八百多点,他当然是不希望苏泱泱按拿这些东西,来破坏这个游戏的平衡的。

不过她直接提出来,又是当着镜头的面,他要是不同意,岂不是显得非常不近人情?

这么一想,刘导也只能按下了拒绝的话。

“你想兑换什么东西?”他问。

“草药。”

“草药??”

“是,解暑的草药。”苏泱泱道,“一棵一个点的那种。”

众人:“!!!”

刘导张大了嘴,“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账户里还有八百多点,都要换成这种解暑的草药?!那是八百棵啊!”

“准确来说,是八百三十二棵。”苏泱泱凝视着他道,“而且兑换点的规矩,是玩家兑换之后必须在当天给出东西,不能以任何理由进行拖延。”

“你疯了吧!我们现在上哪里去给你找八百棵这种草药?!”

“那是你们的事。”苏泱泱道,“我只要求离开之前,我能得到这八百三十二棵草药。”

刘导:“……”

他瞬间脑门子冒汗。

这么大热的天,现在就是出动所有工作人员去挖草药,也得挖上个一天一夜!

解暑的草药昨天刚放下去一批,整个岛上能不能凑齐八百棵,都是个问号!

这不是存心为难吗?

刘导刚想说出这句话,抬头便对上了苏泱泱漆黑的眼。

他突然明白了。

不用问了。

这他妈就是存心为难!

【泱姐666啊,刚才搜帐篷的时候,泱姐是不是说了一句“这笔账之后再算”什么的?】

【泱姐这人能处,有账她真算啊哈哈哈哈哈!】

【总算是解气了】

【解什么气?泱姐不是照样要被赶出去吗?】

【给我看得气死了!!!啊啊啊啊!资本的力量就干不过了吗?】

“苏泱泱,这八百点,节目组给你兑换成钱可不可以?”刘导想了想,试探问,“金额好商量,你看这么大热天的,我们这些工作人员都很辛苦……”

【道德绑架?】

【导演玩得一手好舆论战啊】

【你们没必要阴谋论吧,确实工作人员很辛苦啊!】

“是辛苦。”苏泱泱点头,“难为你们集合在一起,去我帐篷里搜证。还辛辛苦苦大老远的从自己的营地赶过来主持公道,我心里都记得。”

刘导:“……”

【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主持公道】

【“我心里都记得”,别说刘导了,我都麻了!!!!】

【刘导的表情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严肃点,现在是该笑的时候吗?】

“现在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大概六个小时的时间。”苏泱泱看了一眼手机,“提示一下,如果现在不去,恐怕就晚了。”

刘导咬牙。

算她狠!

人都要滚蛋了,还要摆他们一道!

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号召所有工作人员跟他去挖草药。

“我们走!”刘导瞪了苏泱泱一眼,带上工作人员离开。

【还真去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泱姐能不能不走啊?我真的想看她留在这个节目里面!】

【快滚快滚!】

导演组的人匆匆离去。

他们一走,场地上顿时只剩下了苏灵和乔和风等人。

还有一些其他的嘉宾玩家。

众人也纷纷散去,这场闹剧算是告一段落了。

“泱姐,我们也先回营地里去休息吧?再商量一下之后怎么办。”小何道。

“对啊泱姐,你要是退赛了,我也退!”田甜坚定道,“我跟你一起走!”

“没必要。”苏泱泱道,“你们好好留着,把木屋造完,等我回来。”

啊?

回来?

泱姐还会回来?

苏泱泱没有多做解释。

她记忆中有留下关于苏家人的片段。

苏家人那边,迟早也是要回去解决的。

如果这一次能碰上,那就干净利落把他们一起网了,省得之后再作妖。

“姐姐怎么确定自己还回得来?”

苏灵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父亲可不喜欢你做这些抛头露面的事情。毕竟每一次,你只要在外面活动,准是给苏家惹上一身骂名。姐姐这次回去也好,父亲说了,你上回闯的祸还没有收拾干净呢,你是不是忘了?”

说着,苏灵故意看了一眼薄斯凛,捂嘴轻笑。

“上次你在夜店绑了三个男公关去酒店的事情,外头不是还闹着呢吗?”

小何“嗝”一声,瞬间瞪大了眼,差点没现场厥过去。

他立马去看薄斯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