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劫云之上,紫雷汹涌,下一刻,再度降落了数道天雷,威能比之第一道天雷有过之无不及。

浩瀚天威压身,仓颉平淡如常的神色终是有了变化。

只见他神色凝重,抬起右手, 调动体内灵气,在面前虚空刻下了一条条神秘玄奥的条纹。

纵观天地众生,在仓颉未出言道明这四个字何意时,除却仓颉,还有一人知晓。

后方。

徐生看着仓颉刻下的文字,侥是以他的心性, 亦是忍不住神情一凛。

以文窥道!

这便是仓颉所刻画出来的文字。

与此同时。

仓颉目光炯炯,脸色苍白虚弱, 似乎刻画出这四个字, 对他的消耗很大。

“以!”

“文!”

“窥!

“道!”

面对近在迟尺的天雷,仓颉眼眸没有丝毫胆怯,一个一个字的从他口中道出。

此言一出。

众生心头为之一颤。

以羸弱之躯,直面天穹,窥探大道……

这需要何等决心和勇气?又需要何等气魄?

却说圣人……

悄然无声降临人族大地的老子和元始,身形纷纷一滞,面向了史皇氏部落方向,仓颉的身上。

哪怕他们为圣人,亦是被仓颉此言给惊动,无比震撼。

“人族此子,心比天高!”

这是老子说的,亦是对仓颉做出的评价。

不光是他们,须弥山准提接引,金鳌岛通天,混沌娲皇天女娲, 尽皆是纷纷心生动容。

东方四圣还好, 虽是震动,却也没有过多的举动。

可向来哀天怨地, 眼红东方人杰辈出的西方二圣,圣识直接落到了仓颉的身上,直勾勾的盯着仓颉,丝毫不掩饰内心所想。

此子与西方有缘啊!

“嗯?”

感受到自身被窥视,仓颉眉头一皱,寻着圣识望向西方,冷声道:“如此窥视他人,是否太过于无礼了些?”

之后,他大手一挥,先前被造出的文字尽数显现周身,抵御了圣识的窥视,眸中不加掩饰的嘲讽,似是在警示,又似在威胁。

“胆子也太大了吧?”

暗中注视着这方天地的大能们,纷纷暗暗咂舌。

如此行径,无疑是在挑衅圣威。

圣人至高无上,岂容受辱?

果不其然。

须弥山, 金顶。

“坚子尔敢如此羞辱圣人!”

准提和接引气的脸色铁青, 平日里在那几位师兄师姐那里受气也就算了。

东方圣人不是实力比他们强,就是俩俩结对, 打又打不过,除了低头还能怎样?

这就算了。

可仓颉怎么敢的呀!

准圣巅峰又如何?

不成圣终是蝼蚁。

圣人不可辱!

看着气焰嚣张的仓颉,西方二圣心底升起了杀意。

“仓颉坚子还在渡劫,此刻不宜出手,若是有命活下来,你我再亲临人族。”准提冷冷道。

接引心底虽不满仓颉,可对仓颉出手?以徐生护犊子的性子,怎么可能任由他们出手?可对徐生出手?截教那位怕是第一个不答应。

所以对于准提的话,接引没有作答。

史皇氏部落。

徐生亦是看向了西方方向,对于仓颉的举动没有觉得任何不妥,如此肆无忌惮的窥视他人,圣人又如何?人族的身后亦是有圣人靠山。

若换做是他,说不得直接打了过去。

却说仓颉刻下‘以文窥道’之后,四个文字闪耀着璀璨夺目的金色光芒,向着天降紫雷而去。

轰!

两者刚一碰撞,顷刻间,天地动荡,一道道轰鸣之声响彻天地,令众生震撼,摄人心神。

感受着其气息,身陷其中的徐生清晰感受到其中的利害和可怕之处。

四个文字不断的散发玄奥之息,与那天雷相互抵御,丝毫不落于下风。

“好强!”

这时众生此刻的念头。

他们在心底暗自比对,若是换做自己,能否做到如仓颉这般?

不由得,他们心底开始与仓颉做对比,越比对越沮丧,越沮丧越比对。

一旁。

徐生看着抵御了天雷的仓颉,心底也很是诧异。

不过他也知晓,仓颉之所以可以展现出如此之惊人的实力,与‘以文窥道’这四个字初显有着莫大关系。

感受到了天威越来越强,‘以文窥道’这四个文字威势逐渐被压制。

“可惜了。”

任由仓颉将周身文字尽数打出,却依旧无法破其天降紫雷。

轰!

仓颉连连后退,好在徐生及时出手将他接住,刚停下来,他嘴角溢出了两抹鲜血。

“可以了。”徐生突然道。

闻言,仓颉看向了徐生,脸上却很是倔强。

“先知,我……”

还没有说完,徐生直接给打断了,呵斥道:“人族生你育你,可是让你来逞一时之能?”

仓颉张了张口,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

见状,徐生语气稍缓,低语道:“人族而今顶尖强者寥寥无几,唯有活着,才更能帮助人族。”

“若人族强者个个如你这般,只因不想连累我,便选择以命相博,那人族如今的鼎盛不过是一时,终究是外强中干。”

听着徐生的教诲,仓颉如同犯了错的小孩子一般,低声细语:“先知教训的是,仓颉知错了。”

如此。

徐生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一代准圣巅峰的人族文祖,岂能因为任性陨落在此?

他这番话,不仅是在说给仓颉听,亦是在说给亿万众人族听。

如仓颉这般想法之人,肯定是有不少,人族自强不息是不错,却也不是要活活去送死。

明知不敌,却依旧不接受他的援助?

若是不得已也就罢了,可若是逞一时之能,那就太过愚蠢了。

徐生掌心摊开,一柄灵剑出现在了手上,紧接着,一道道可怕的气机萦绕在他四周,脚底凝现了一座黑色莲台。

十二品灭世黑莲!

下一刻。

徐生直接冲天而起,气势如虹,他将灵剑撇在腰间,紧接着,猛的一剑拔出。

嗤!

瞬间,爆发出了一道惊人的剑气,剑气如虹,萦绕着无尽剑意,使得天地为之变色,最终没入了紫雷之中。

刹那间。

在无数散发金光的文字配合下,紫雷犹如青丝落剑,一分为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