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额头妖怪吃人啦!”

木叶丸被春野樱吓得扭头就跑,一个不小心,直接撞上了一个脸上满是鬼画符的雄壮家伙。

“哎呦!”

木叶丸捂着头跌倒在地。

“木叶的小鬼,走路都不知道看路吗?”

勘九郎一把抓住木叶丸的衣领,将其拽到了自己面前,脸上满是凶狠。

“放开我!放开我!”

“快放开木叶丸!”

鸣人连忙起身冲了上来,想要从勘九郎手中夺回木叶丸,却被手鞠一扇子敲了回去。

“哼!撞了人都不会道歉吗?”

“混蛋!你再不放开他,小心我饶不了你们!”

鸣人捂着肚子,刚要结印,却又被春野樱拦了下来。

“你才是笨蛋吧!木叶丸在他们手上,你还惹怒他们。”

“你还真是恶心。”

勘九郎握紧了手,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旁边的砂暴我爱罗:

“我最讨厌矮子了!尤其是岁数不大,却很狂妄的。”

“混蛋!”

鸣人想要冲上来,却被春野樱紧紧拦下:

“看你们的护额,应该不是木叶的忍者吧?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村子?”

“呵!木叶的忍者居然都不知道。”

勘九郎嗤鼻一笑,又将手中的木叶丸向上提了提。

“算了,我就先杀掉这个小鬼,再宰了你这个矮冬瓜!”

正在勘九郎准备动手的时候,一道寒光闪过。

“呲!”

一抹血光溅起,木叶丸噗通一声落在了地上,连忙爬回了鸣人身边。

旁边的大树上,佐助半坐半倚,脸上闪过一丝玩味:

“你们这些家伙,在别人的村子里乱搞,真是狂妄啊。

鸣人,给他们点教训吧。”

“多重影分身之术!”

鸣人二话不说,直接开干,转眼间两枚丸子已经成型:

“螺旋丸!”

“什么,这小鬼居然有这么强力的忍术!”

勘九郎刚要放出傀儡,鸣人已经近身,手中的丸子猛然砸下!

“嘭!”

沙土飞扬,一堵沙墙挡在了鸣人的面前,抵消掉了螺旋丸。

“我爱罗!”

勘九郎猛然扭头,眼中尽是不敢相信。

“没用的废物,退下!”

我爱罗冷声呵斥,抬腿走了出来:

“我是砂暴的我爱罗,你有资格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木叶忍者村,漩涡鸣人!”

“木叶忍者村,宇智波佐助!”

佐助从树上跳了下来,与鸣人并肩而立:

“要打一架吗?”

“又是送上门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凉介兴奋搓起了手,这种食物自己送上门的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二柱子,打,给我往死里打!”

“你们两个,有被我杀的资格。”

我爱罗目光蠢蠢欲动,身上的杀意逐渐沸腾。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街口传了过来:

“好热闹啊,一来就有好戏看。”

“这个护额,是岩忍村的人。”

春野樱默默走到鸣佐二人身后,小声提醒道。

未来的四代腿影黑土,迈着已经粗显规模的大长腿走了过来,眼中满是兴奋:

“你们要打吗?我可以当裁判。”

“岩忍村的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侧的墙上,三个身影突兀的现身,一白二黑,头上带着云忍村的护额。

三代雷影艾死在岩忍村的突袭中,他们自然不会对岩忍村有什么好脸色。

“卡鲁伊,你不要动手。万一我们的战斗引来村中上忍的插手,然后上忍战斗引来影级,四代雷影大人会将木叶拆了的。”

奥摩伊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说的却是杞人忧天的大话。

“你们两个,都安分点!”

萨姆伊翻了个白眼,胸前猛然一颤,即便是现在,也已经初显规模。

“各位,我们只是听到了动静,并无意插手这次战斗。”

“那你们呢?”

佐助扭过头看着另一侧,三名雾忍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这里,为首的正是双刀·鲆鲽的第三任主人,未来的六代水影长十郎。

“我们只是过来看看,看看。”

长十郎连忙挥动双手,示意自己不准备插手。

“砂忍,岩忍,云忍,雾忍,现在的木叶还真是热闹啊。”

佐助眼中流露出一丝火热,这就是自己获得最后力量的契机吗?

果然够盛大!

“影级盛会啊!”

凉介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胡同感慨道:

“七代火影,六代水影,五代风影,四代土影,云忍这边就差了点档次了,五代雷影居然没来,凭这仨歪瓜裂枣大冬瓜,有点失排面。”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萨姆伊是吃木瓜长大的吗?这冲击力可比木叶丸那臭小子的变化术大的多啊。”

“喂,你们到底打不打,这么多人在这呢。”

黑土看热闹不嫌事大,小长腿噔噔噔走进了包围圈:

“还是说,为了中忍选拔考试,都在藏着掖着?”

“中忍选拔考试?”

春野樱惊呼出声。

“你们木叶举办的考试,木叶的忍者居然不知道,真是笑话。”

黑妹卡鲁伊不屑的说道。

鸣人一听顿时不乐意了,挥舞着拳头叫嚣:

“喂,你个丑八怪,在说什么啊!”

“丑!八!怪!”

卡鲁伊被鸣人三个字直击心灵,怒火噌噌的往上彪,一把握住刀柄就要上前。

“你个矮冬瓜,我要砍死你!”

“卡鲁伊,冷静一点,我们可不是来陪小鬼做游戏的。”

萨姆伊一个眼神,卡鲁伊立刻就跟兔子一样怂了下来。

“战场上,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希望他们还有这个勇气。”

他们可是八尾杀人蜂奇拉比的弟子,对自己的实力那是相当自信。

“走了,勘九郎,手鞠。”

我爱罗转身离去,着重看了一眼鸣人和佐助,仿佛其他人都是空气一样。

“切,真是可恶的小鬼!”

勘九郎小声碎碎念,也不知道到底在说谁。

“哎呀,这就没热闹看了,真可惜。”

黑土调皮一笑,冲着佐助摆了摆手:

“小帅哥,考试中见啊,我是岩忍的黑土。”

“我们离开吧。”

长十郎冲着鸣佐几人歉意的笑了笑:

“抱歉,打扰到你们了。”

见众人纷纷离去,鸣人突然大声喊到:

“喂!记住本大爷的名字,漩涡鸣人,一定会将你们都打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