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公主扛刀 > 12弥禾执剑

“鬼兵挡道!”

莲澈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喂,快逃,这些东西太多了,我们打不过。”莲澈冲弥禾喊到,可话音未落,却发现为时已晚。

一道灵屏从天而降,将鬼兵,莲澈和弥禾,尽数困在了灵屏内。

出不去了!

莲澈一咬牙,那就只能打了。

“破风,杀!”

莲澈眸色一沉,破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浩浩荡荡的鬼兵队伍,不过片刻,原本黑压压的一大片鬼兵便尽数倒下。

弥禾想,这破烂太子也挺强啊,这一剑过去就打倒了这么多,为什么还要逃呢?

“等我劈开灵屏,到时候你赶紧逃,这东西太多了,我没法时刻保护你!”

莲澈冲弥禾喊道,弥禾这才回过神来

“可你不是已经把他们打倒了嘛?”

弥禾问的一脸认真。

莲澈听的一头黑线。

果然是深宫长成的废物公主,竟然连南漓国的鬼兵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当初双祀和南漓的那场大战里,双祀是怎么赢的南漓。

“这东西根本就打不死,你赶紧找机会逃!”

果然,莲澈话音未落,那原本被破风打倒一片的鬼兵竟然又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朝弥禾和莲澈扑来。

“破风,裂!”

莲澈大喝一声。破风直直的劈向将他们包围着的灵屏。

只听“咔”的一声,灵屏碎裂。

只是让莲澈没想到的是,此时的弥禾早已被几只鬼兵死死的围住,而此时的他正在结另一个更强的灵印用来对付其余更多的鬼兵,根本没有余力去救弥禾,如果现在停下手来去救她,那么就只有一个结局,他被印法反噬,灵力尽失,弥禾仍旧逃不过被鬼兵撕碎的结局。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破风去帮她。

只是能不能帮到,就只能看弥禾自己了。

“破风,去!”

话音刚落,破风便飞出悬停在了弥禾面前。

“愣着干嘛,拿剑砍啊!”莲澈冲弥禾吼道。

而此时的弥禾早已被步步紧逼的鬼兵吓得浑身都在发抖。

“我我,,,我不敢啊。”弥禾哭着说。

莲澈此时也是心急如焚,却仍旧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救她。

只是手上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啊!”

终于,在一只鬼兵干枯的爪子就要碰到弥禾的皮肤时,弥禾握住了破风的剑柄,眼睛一闭,大喊一声,朝面前的鬼兵砍去。

破风通身一道白光闪过。

世界仿佛寂静了下来。

而此时,远在帝都皇城的银妃殿里,一个极其美艳的妇人,一口鲜血,吐在了华贵富丽的金蚕丝软榻上。

“铛”的一声,破风落地。

弥禾颤巍巍的睁开泪眼婆娑的双眼。

遍地都是鬼兵七零八落的躯干肢体。一同没了声响的,还有结印刚成的莲澈。

弥禾怔怔地看着周围四散的残肢,最后一丝不谙世事的光在她眼里熄灭。

“嘿,小丫头。”

在这及其安静的环境里,一道如同七八岁孩童的声音叫醒了久久未能回过神来的弥禾。

弥禾警惕的环顾四周,看了一圈,却还是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嘿,嘿,小丫头,在这呢,在这呢。”那声音再次响起,弥禾却仍旧没有找到那声音的主人。

“低头,低头,看下面,看下面。”弥禾顺着声音的提示,低头看去,才发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一个麻雀般大小的人性小东西在那里朝她使劲挥舞着胳膊。

“你是什么东西?”弥禾往后退了一步,极其警惕的问道。

“呀~你这小姑娘咋这么没有礼貌呢,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人,一个很厉害的人。”

“那你怎么长成这个样子?”弥禾退的更后了。

“哎,哎,你别走啊,我又不会伤害你。”那小人儿看弥禾越退越远,有点着急了。

“我可以教你怎么术法,教你怎么打架的。”那小人儿朝弥禾不停的挥舞着胳膊。

“你会教我术法?”

弥禾在听到术法二字停下了往后退的步子。

看着晕过去的莲澈,想起先前种种变故,她再也不想做一个什么都做不了,永远需要让人保护的废物公主,这样的想法从她出了双祀皇城,就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子里。

她迫切的想要变强!

“你这么小,怎么教我?”弥禾对他的话是极不信任。

“你摸一摸我,摸一摸我就可以长大了,长大了就可以教你了。”

弥禾小心翼翼的碰了碰这个麻雀大小的“人”

果然,如他所言,在弥禾摸完他之后,他就长大了。

只是长大的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弥禾本想,听他的声音,应该是个七八岁的孩童,可看着眼前这个身高只长到自己腰部的白胡子老头儿,她怎么都没法把这个长相跟声音联系起来。

“好了,你只要拜我为师,我就可以教你所有你想学的东西哦”那小老头冲弥禾眨了眨他那狡黠的小眼睛。

“不行,我已经有师傅了,不能再拜你为师。”一提到师傅二字,弥禾不自觉的看向了自己手腕上的灵镯。

“哎呀,双青那算你什么师傅呀,连师徒结都没有,那不算师傅的。”那老头儿冲弥禾摆了摆手。

“双青?你认识我师傅?”一听到双青二字,弥禾更加激动了。

“何止认识,他年轻时还经常向我求教呢。”老头说的一脸自豪。

“算了,管那么多干嘛,你只要叫我一声师傅,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哦。”对于弥禾这打破砂锅问到底又慢吞吞的性子,白胡子老头儿有点急躁。

“我想学剑,像他那样的巨剑。”弥禾眼神坚毅的看着老头儿。

“不不不,你不适合,你适合学刀。”

“老夫的天刀,无人能敌。”

“天刀?”

“你你是,,,你是茶馆里说书先生讲的鬼主天刀?”弥禾一下子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先生口中的鬼主貌比潘安,风流倜傥,天刀一出,神鬼难挡。

而眼前这老头……

“那是,我鬼主天刀还能有假?”一听弥禾听闻过他的名号,老头儿瞬间骄傲鼻孔朝天。

“可是,我已经有师傅了……”

“什么师傅,那是你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