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杀上诸天万界 > 第五十六章 潇洒一剑

次日,生死台上无比热闹,整个观众席上坐无缺席,但凡有个空位,也都立马被占。

没办法,谁叫今天是龙榜之争最后一场,也是最精彩,最激动人心的赛事,个人排名赛!

龙榜龙榜,龙榜的意义精髓全都融在这场排名赛中,自然值得期待,自然值得观看。

生死台上,五个区域已经合五为一,九十七名队伍排名前二十的修士傲然挺立,准备参加这场意义重大的排名赛!

六个裁判站在他们面前,看着这群天之骄子,他们的心里也很欣慰,因为这些人,将要代表着他们整个幽州!

“肃静!”

总裁判向前走了一步,整个场面瞬间沉寂起来。

“因此次排名赛参赛人数为九十七人,不好分配区域,所以经我等商议,将不服组两人单独空出,直接晋级!”总裁判沉声道,站立在生死台上的林天嘴角微微上扬,和他猜想的不错。

话音刚落,场面当即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卧槽,还能这样?这异血魔王和大燕枭女的运气也忒好了,直接晋级啊,这可是龙榜之争有史以来从没有发生过的事!”

“有道理是又道理,不过这样的话,会不会不太公平,毕竟大家都是一路打上来的,直接晋级的话大家都会有想法!”

“没错,谁特么不是刀剑舔血进的前二十,凭什么他们两人就能坐享其成?”

“凭什么,你觉得异血魔王和大燕枭女的实力差了?”

“……”

“肃静!”

总裁判加持真元猛地一喝,场面又安静下来。

“不服组以两人一组,一路杀到前二十,我想在众的各位都是有目共睹,二人一组是个先例,杀到前二十也是一个先例,况我等分析过,林天与庄清梦二人已有晋级实力,此番晋级,公平公正公开!”

“下面我将宣布此次比赛各区域人员,至于不服组二人,在第一场比赛后就可直接参与第二场的对决!”

随总裁判话落,林天和庄清梦就被总裁判送到台下,整块生死台也在移动,没多久就分做五个区域,每个区域上都有十九人!

“第一轮,逐鹿群雄开始,每个区域混战,照跌落生死台的顺序排名次,最后台上的两人,将晋级下一轮!”

总裁判大喝一声,各区域间瞬间被各种术法覆盖,整座生死台犹如放鞭炮一般,各种术法的声音不绝于耳!

生死台下,林天看了庄清梦一眼,后者微微点头,随即两人缓缓地消失在生死台场内。

没过多久,场内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摊子,摊子犹如一座迷你的小木屋一般,其下有四个轮子,摊子前面的墙上面写满了很多选手的名字,而且写上了输赢赔率,在这墙上,有两个孔,一个上面标志着灵石数,一个标志着牌子!

这时,林天和庄清梦出现在了场中。

林天突然对着一群看着摊子一脸懵的修士们说道,“移动赌坊,小本经营,诚信可靠,不服组强烈推荐,有喜欢的修士就买他们赢啊,当然,买我不服组成员第一场赢,通通十倍赔率,买我组不服组成员第一场输,通通两倍赔率,不管输赢大家都有钱赚,权当我们不服组送给大家的福利,大家快来下注啊!”

“另外所有的修士我们都标注了输赢赔率,欢迎大家前来下注,不服组推荐的摊子,出了问题不服组全权负责!”

林天话音刚落,当即就冲过来一群人。

“老子要买不服组输,他娘的,这纯属送钱啊,不买白不买,来个两千灵石的!”一人朝着灵石窗口内扔进了一个储物戒,另一个窗口中立即飞出一个木牌!

“搞快点,拿着你的牌子等结果去,老子也买不服组输,虽然我喜爱大燕枭女,但我更爱灵石啊!”

众人:“……”

一群人见生意火爆,立马掏着腰包往这里跑,一时间,除了生死台上的战斗,这里竟然更加火爆!

城主府,光幕前,一众人满脸黑线的看着这一幕!

“这家伙真不消停。”黑袍男子看着林天吆喝的场景,满脸黑线的笑了起来。

“这会不会对我们的生意有影响?”一个紫袍老者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问道。

要知道,幽州城内的赌坊可不少,林天这一手,确确实实是在抢饭碗!

“老七,格局小了,这臭小子这一手搞得很妙,而这小子必然要前往登仙阙,他只能赚一时的灵石,而等他走后,我们复盘他这种做法,那将是受益终生啊,也就是说,他现在正在无偿提供他的技术啊!”黑袍男子嘿嘿笑道,两眼冒着精光,在场之人闻言也是双眼一亮,死死的盯着林天!

“嗯,暂且先这样,我们去看看比赛去。”林天回头对着庄清梦笑道,随即走向五号区域,他已经打听到,赵长歌此时就在五号区域!

“林天,我们不服组输赢都赔钱,你确定我们能赚?”庄清梦皱着眉头,眼里满是疑惑。

“相信我,什么是生财之道,我可是颇有研究,你就等着收钱吧!”林天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无尽的灵石已经落在他的口袋一般。

至于跟庄清梦说明原由,算了,林天是不抱希望了,主要是林天怕头疼!

来到五号区域,此时战场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赵长歌一人一剑矗立于生死台中央,宛如一尊战神一般,无人敢靠近,这副霸气的模样,瞬间吸粉无数!

“潇洒一剑,真特么帅!”

“这才是真男人,比起什么赵振山那样阴柔的公子哥,不知道要好看上多少倍!”

赵振山:“……”

“长歌哥哥,我要和你秉烛夜谈,你秉烛,我并你好不好啊!”

“长歌哥哥,看看奴家,奴家芳年十八,还是个闺中娃,一看见长歌哥哥就忍不住哗啦哗啦!”

“长歌弟弟,她们都是虚的,只有我,我能给你很多法宝灵石,况且我的家里还有一处藏剑室,你愿意跟我去看看吗?”

“呕!我呸,你这骚婆子,只怕不是藏剑室,而是藏贱室吧!”

“你个赤荤兽女人,你说得是你自己吧!”

“……”

“哎,这哥们在的地方就是能引起骚动,不像我,只能引起震动!”林天拔了拔额头的头发,无奈的笑道。

“你?”庄清梦瞪了林天一眼。

“怎么,我不帅吗?”

“没看出来!”

林天:“……”

和这个钢铁直女,大燕枭女,果然无法畅所欲言的聊天啊,没办法,她总能把你堵死!

在五号区域的生死台上,除了赵长歌,还有一个人,他此时已经双拳布满鲜血,正打得不亦乐乎,哪怕别人不去招惹他,他也像一条猎狗一般冲上去过两招,直至把对方打下擂台!

此人,就是古天行!

自从天行组和风凝组一战之后,古天行的形象就跌落谷底,不少人都是谈之色变,对他那心狠手辣,为所欲为的作风无不怒火中烧,但碍于对方的强大实力,也很少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谈论!

古天行的恶名,此时是这次龙榜之争之最!

赵长歌听到这些女修的虎狼之词,不知为何,嘴角隐晦的抽了抽,这一幕,恰好被林天看到,林天不由得一笑,看来这赵长歌,被那年老女修折磨得不轻啊!

林天本想见见赵长歌出手的,可那些修士就是没人去找赵长歌的麻烦,哪怕是古天行也如此,林天不由得疑惑的起来。

“怎么大家都不去和赵长歌过两招,潇洒一剑的英姿啊,我老早就想见识见识了。”林天一脸的失望,照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估计是不太可能看到赵长歌动手了!

“他们要是上去那才有鬼。”庄清梦说道。

“怎么说?”

“赵长歌很少出剑的,据说见过他出剑的只有寥寥数人,而且大多已经死了,一般情况下,赵长歌都是用身法或者武技对敌,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很强!”庄清梦目光炯炯的看着赵长歌,眼里陡然迸发出一股战意!

台上的赵长歌似有感应,往庄清梦这里看过来,笑道:“原来是大燕枭女和异血魔王啊,怎么,你们两人逛到这里了?”

“终有一天,我要和你一战!”庄清梦看着赵长歌,一身的战意喷薄而发!

“好,我等你!”赵长歌很干脆的答道,没有一丝做作,林天欣赏的就是他这一点!

干脆、利索、真诚!

“长歌大哥啊,有个年老的修士托我给你问个好,她问你最近想她没有。”林天看着赵长歌,突然戏谑的问道。

果然,赵长歌闻言面色一疆,陡然变得不自在起来,看向林天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戒备!

“哈哈,逗你玩的,天穹拍卖会,我们见过!”林天看赵长歌的囧样,也止住了逗他的心思。

“无事无事。”

赵长歌急忙回了句,眼神间却是有些不信,林天不由得一阵好笑,这家伙感情是给搞出心理阴影了。

“异血魔王?再过不久,你就得成残血魔王了,哦不,是残血废物,哈哈,一个纳灵境三重的残血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