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满月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是太安静了。

夜店这个时间点,应该是最为热闹的啊。

她心下警惕,伸手握紧了贴身的针灸包。

这时,几个夜店的保安赶了过来:“你就是苏满月吧,杨家的人在外面等着,跟我们走一趟!”

杨家?

苏满月微微一愣,看来是贝勒爷带人来复仇了?

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不过现在是法治社会,她说什么也算是正当防卫,而且杨慕西伤得又不重,应该没有大碍,不妨和他们走一趟,把话说清楚。

苏满月点了点头:“好,我跟你们走。”

夜店已经被杨家人情场了,二楼的大堂里,站着十几个高大威猛的保镖,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人,一身西装革履。

他侧身站着,正用一只手解开另一只手的扣子,脸色上隐隐有些不耐烦。

这时,电梯门开启,苏满月跟在一群保安身后,走了出来。

酒吧经理连忙擦着冷汗,对杨家带头的人说:“何叔,都说了,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我这边工作的陪酒小姐,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混进来的,但这一切和我们酒吧绝无关系啊!”

“人给你带来了,你随便发落,可别连累了我们酒吧!我们真的不知情啊!”

经理吓得说话声音里都带着颤抖,连连撇清关系,他招了招手,几个保安便把苏满月带到了何叔面前。

何叔是杨家的管事。

杨老夫人特派他来,说要把那个打伤她宝贝孙子的陪酒小姐就地正法。

杨老夫人的老家是在海城,只不过杨老爷早年就去了京城做生意,所以杨家最终是在京城独霸一方的。

如今杨慕西回海城来看望奶奶,这乖孙子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疼爱,居然就被一个区区陪酒小姐给打伤了?

杨老夫人气的不行,杨家是何等的狂妄,就算把这陪酒小姐先打个半死,再从去警察局,也不会有人敢多说一句闲话。

“你就是苏满月?”何叔仰着下巴,带着三分鄙夷,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毕竟是将死之人了,于她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嗯。”苏满月点了点头。

何叔显然有些惊讶,他们这么大的阵仗,摆明了就是要弄死苏满月,而在对方身上却看不出一丝恐惧。

呵,装吧!等会你就知道厉害了!

何叔抬起手,身边的保镖就将一根棍子放在他手上,他拎着棍子,向苏满月走过去。

“你知道打了贝勒爷,是什么样的后果吗?”男人的声音带着浅浅的杀气。

“我知道打人是要进派出所的。”苏满月口吻淡淡。

“没错,我是打了他,他也打了我,而且之前他还打了夜店里的那么多女人,我们可以一起,让警察来断案。”

苏满月知道杨慕西伤的不重,顶多就是脖子滑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一两天就能结疤了,算不得什么伤。

即便是进了派出所,若是普通人斗殴,也都是教育几句私了罢了。

但对方确实京城豪门圈的杨家啊。

杨家定然是不过是觉得面子过不去,所以才来找她算账了。

何叔脸上的神色有些异样,都这个地步了,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出言不逊?

就算是退一万步,他们杨家要打她,也不需要理由!

“既然你都知道他是谁,还敢动手?!”何叔似乎有些怒意。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就是要替那些被打的女人来教训他!再说了,他之前是不是也弄死过人?那他岂不是也应该偿命?”

苏满月听贺谦说起杨慕西的时候,也稍微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事迹。

“你!你胆子不小!”何叔显然是被激怒了,他对上苏满月清冽的双瞳,不知为何,久经战场的男人心底却生出一股莫命的异样的感觉。

他想起了杨老夫人的交代,来不及多想,挥起手中的棍子,朝着苏满月狠狠劈过去。

然而苏满月反应极为迅速,她微微一弯腰,往边上一躲,就让何叔直接扑了个空。

周围的打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是换做平常女人,早就吓得双腿一软了,这个苏满月,到底是何方圣神?!

何叔气不过,继续挥棍打去,苏满月一个猫腰,就从离她最近的打手手中夺走了一根棍子!

下一秒,另一个打手从背后偷袭过来,苏满月一个侧身,从怀中飞快射出一枚银针。

银针准确地落在打手的膝盖上,男人痛苦地喊了一声,就软软倒下,直接失去了战斗力。

何叔深吸一口气,这个女人,不简单!

“一起上!”

就算苏满月有点身法,这些杨家的保镖也都不是等闲之辈,苏满月没一会就有些体力不支了。

忽的,在苏满月走神的时候,一个木棍从天而降,眼看就要落在苏满月的后劲!

一声闷响!

苏满月一惊,已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而手持木棍的打手则是愣在了原地,吓得连连后退,他刚刚打到了路云霆身上!

何叔虽不知路云霆为何要出手帮忙,但还是微微弯腰,毕恭毕敬地说道:“路总,那个女人伤了二少爷,我们需要给杨家一个交代。”

路云霆沉默了半晌,没有急着开口,但周围的气压已经低了好几个度。

“我的人,打伤杨慕西,你想要什么交代?”

路云霆一开口,狂傲的气场顿时铺天盖地袭来,震慑整个大堂的人。

何叔语塞,脸上是掩盖不住的震惊。

这……这个女人,居然是路云霆的人?!

他想要什么交代?

他有胆子找路云霆要交代吗?

何叔的脑袋往后缩了缩,他在心底几番挣扎,最后还是赔着笑脸:“原来这位苏小姐,是路总的人……”

路云霆没有再听何叔说的话,他低下头,迅速撇了一眼苏满月,看到她一边脸颊上还有些浮肿,肩膀上也蹭破了一些皮。

他的女人,他都没舍得伤她!

“谁弄伤的?”路云霆问她,口吻里有说不出的凛冽。

苏满月脸上那个巴掌印是之前杨慕西打的,可能在包厢里灯光有些昏暗,当时路云霆没有看清楚,而她肩膀上的小伤是刚被那些打手伤了的。

杨慕西的这一巴掌,苏满月已经亲手还了回去,而那些打手,已经好几个都被苏满月但银针扎中穴位,痛的在地上嗷嗷叫唤……

苏满月摇了摇头,用眼神告诉路云霆,今天就到这里吧,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