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未希,我要杀了你!”瘫坐在地上的比莉感到羞愤难当,一头艳丽的金发混乱地团在一起,像是金丝般的鸟窝。

朱未希慢条斯理地舀其一勺米饭,面无表情:“哟,会说中文了?”

她是在拍摄公式照的现场见过比莉的,作为节目唯一的国际练习生,她因拥有一口流利的中文,被节目组招来当作噱头。

此刻看来,这个米国女人倒真是又当又立,没什么实力就算了,学了中文来捞钱,面上又瞧不起中国人。

把比莉推醒的人,是杨柳溪。

此刻正倔了眸子,抿着嘴站在比莉身旁一言不发。

她的神情平淡如水,没有故作无辜,也没有强行解释,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凭空冒出一股茶味。

朱未希却是懒得追究,站起身来要去盛一碗汤。

她旁若无人地从比莉和杨柳溪身旁经过,好似短暂性失明。

比莉看着自己被无视,再次气急败坏,但碍于对朱未希的“华国功夫”的恐惧,又抽回了想要拽回朱未希的手。

朱未希刚走了不到十米,却听见身后传来不甘心的怒吼:

“你们中文就是不够优美,你们中国的文化都是故弄玄虚,我让你教我中国功夫,是你的荣幸!”

少女端着餐盘转过了身。

见朱未希沉默不语,比莉顿感有些心虚,但面上却变本加厉:“你们中文就是最简单低智的语言,我轻轻松松就能学会,而你们,却从小学到大都学不会英语!”

说着,她真情实感地为自己的语言天赋而骄傲,挺直了胸脯。

“你在说什么啊,中文明明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一旁吃着饭的路歌忍无可忍,放下筷子就怼了过去。

周围围观的练习生们听到自己的国家被辱没,也纷纷感到不爽,也都跟着反驳道。

“什么啊,瞧不起中文,还学中文,什么人啊。”

“歪果仁素质这么差的吗……不愧是米国人。”

……

比莉听着周遭对自己的数落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的怒火也是愈烧愈旺。

她几是不假思索,又疯狂地抓住了身旁的杨柳溪。

杨柳溪被她的手劲拽得生疼,但是对上朱未希投过来的眼神,又压不下心头的心虚。

她皱着眉头想要挣脱,却听见比莉高高在上的声音:“我能轻而易举地学会中文,但是你们中国人却学不会英语。”

“除非我身边这个刚才推醒了我的中国人,能和我用英语流利地对话,否则你们就承认,中文是个低智商的语言。”

比莉看着神色迷茫的杨柳溪和面无表情的朱未希,不禁有些得意,想到刚才朱未希虽然听懂了她的话,但是却并未说英语,心中对于她们英语水平的猜测更是笃定。

所有人听到比莉的超高分贝的言语,目光都聚集过来。

她们气愤于比莉的不讲理,此刻更是希望被抓着的杨柳溪能够打脸这个辱没华国的歪果仁。

毕竟,刚才这个歪果仁挑事被痛扁,是杨柳溪非要做这个好人把她推醒的。

杨柳溪见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心中平白多了一分焦躁。

额头的汗珠滚滚落下,她故作愧疚地低下了头:“我英语不好。”

在场的练习生们都有些失望,但也明白不怪杨柳溪,是对方的要求太无理。

气氛陷入了焦灼。

比莉的得意之色愈发显现,几是掩饰不住。

朱未希却端着餐盘,一步步走来。

面对五官深邃的西方面孔,少女的步伐独有东方美人的风情,一步步走得摇曳生姿,脚步生莲。

精致的五官凝在巴掌大的脸蛋上,淡漠的凤眸里尽显对对方的鄙视,浑身的气场搭配她惊艳绝伦的风姿,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艳压了西方面孔。

比莉的眼里不由得蕴了一丝嫉妒,她向来看不起东方面孔,觉得她们五官平平,没有西方立体。

但此刻,她竟无法否认眼前这位少女的美丽。

“我和你比。”平淡如水的语气,透着漫不经心,“但是前提是,你得先和我对话成功,我才认为你具有挑衅我的资格。”

“毕竟我认为,你会中文,是我们的语言博大精深;而我们中有人不会英文,只是因为她们和你一样,看不起英语而已。”朱未希挑了挑眉,三言两语就将对方无理的逻辑推了回去。

正在吃饭的魏如雪却焦急地站起,她有些担忧地拉住朱未希。

“阿希,我们之前不是没去过华国以外的位面吗……”她小声地俯在少女的耳畔提醒到。

少女只是淡淡地拂下拉着膀臂的手,安抚地拍拍挚友的脑袋:"没事的。"

比莉听完,竟有点喜上眉梢:“当然可以,不就是用中文和你对话吗。”

此语一出,周遭围观的练习生们都有些失望地叹着气。

“诶,比中文比莉根本不在怕的,朱未希这波是失策了。”

“只能寄希望于朱未希英语好了……要不然这一城是扳不回来了。”

“但是朱未希说得没错啊,不会英语根本不丢人,比莉会中文是因为中文博大精深,又不是我们逼她学的,现在非来和我们比也太强盗逻辑了。”

……

朱未希看着比莉的脸上写满了势在必得,平静无波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狡黠。

“那就开始吧。”

“Soy su pad

e。”开口,却不是中文。

比莉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她握紧了拳头,想要质疑。

却看见朱未希持续性地口吐莲花,并未停止输出。

“Je suis vot

e pè

e。”

“这是西班牙语。”

“Eu sou seu pai。”

“这是葡萄牙语。”

……

少女嘴里不同版本的语言冒得根本停不下来,比莉的神色逐渐难堪。

她不禁捏着拳头就想阻止朱未希,示意朱未希停下来。

朱未希却像是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最后,瞥见比莉气到发疯的神色,她的嘴角弯起一丝不屑的弧度——

“I'm you

fathe

.”

“这是英语。”

“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