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当社畜的那些年 > 第二十章:青青子衿(二)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苏小小带着气几口就消灭了那个糖人,也不管冥王苏瑜,自己就离开了糖人摊,“小伙子,还不快追?”卖糖的老人打趣道,冥王苏瑜一脸懵逼心想:我追她干什么,她能丢了不成。”但本着老板关爱员工的精神冥王苏瑜还是在付完钱后追了上去,顺道又给苏小小买了两串糖葫芦。

“现在的年轻人啊!”卖糖的老人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吆喝起来:“画糖人,各式各样的糖人!”

其实苏小小根本没有走远,她饿了,站在一个挂着‘童叟无欺’牌子的小吃店门口等着冥王苏瑜,她身上没有钱,还得靠冥王苏瑜这个金主呢。

“别生气了,你都把我吃了,我还给你带了糖葫芦呢,从白家兄弟,孟婆无华到你,我这个老板就是个提款机。”冥王苏瑜追上了苏小小把糖葫芦递给了她,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委屈。

“我没生气,就是想逗逗你,让你开心一点。”苏小小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并把另一串递给了冥王苏瑜:“刚才你就咬了一口糖人,我觉得你应该不爱吃甜的,你尝尝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冥王苏瑜半信半疑的咬了一口,白糖的香甜包裹着山楂的酸味在在口腔中迸发出奇异的滋味,他眼神一亮又咬了几口。苏小小一看冥王苏瑜这样,便知道他是喜欢的。

“没骗你吧,你别老窝在冥府,多来人间散散心,对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 在冥王苏瑜’她怎么这么能吃的目光中’苏小小拉着冥王苏瑜进了小吃店:“老板,来两碗肉馅混馄饨,都不放香菜!”

“好嘞!”

由于是夜市客人很多,等了一会才有了空位,因为没来得及收拾冥王苏瑜的眼神有些嫌弃,不肯坐下,苏小小知道他这是洁癖,只好抽出纸盒中的的餐巾纸仔细擦拭,等苏小小把桌子擦完冥王苏瑜才坐下,“擦擦手吧。”苏小小接过冥王苏瑜递过来的酒精湿巾和手帕开始净手,不一会香喷喷的馄饨就被端上桌来,散发着特殊的香味,皮薄馅多,晶莹剔透,汤色清澈鲜美。

苏小小用勺子盛了一口汤,真是鲜美无比,随后她又拿起桌上的陈醋往碗中倒了一勺,“我和你说,这混沌放陈醋才好吃呢。”

“你挺喜欢吃醋啊。”冥王苏瑜的话让苏小小一愣,“我从小就喜欢吃醋,家里人就打趣我不是东北人,是个山西人。但我可不爱吃那个醋哦。”

“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单纯的问一问。”冥王苏瑜见苏小小想到那种吃醋上去了急忙解释。

“我知道啊,原来你也知道这些,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苏小小咽下一个馄饨又继续加了一勺醋。

“你不会认为我真的跟不上时代吧,你别忘了,你来咱们冥,明日有限公司的那天我可是在打王者啊,公司的现代化还是我提出来的呢。”冥王苏瑜差点把冥府脱口而出,这要是真说了不得吓到人啊。

“也是,一会吃完东西,我们可以去游戏厅,在临江我可是游戏小能手。”

“好啊,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厉害!”

就这样苏小小和冥王苏瑜有说有笑的吃完了馄饨,还约着一起游戏PK一下,吃饱喝足,苏小小浑身十分惬意,连自己的嘴角沾了一点虾米碎末都不知道,坐在她对面的冥王苏瑜抽出一张餐巾纸伸向向她的嘴角,如玉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苏小小的耳垂,冥王苏瑜的亲密举动让苏小小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连耳垂都是红的,苏小小不自然的接过他手上的餐巾纸结结巴巴的说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母胎单身这么多年,苏小小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酥酥麻麻, 偏偏这时冥王苏瑜又用他那清澈的眸子盯着她。这一眼好似千年,苏小小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起了悸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弥漫在胸口,酸酸的,麻麻的,一时又说不上来。

“那个,咱们也给其他人带些吃的吧。”苏小小开始转移话题,可她的脸上还带着没有消下去的红晕,在灯光的映射下宛若红霞,也迷醉了冥王苏瑜的心神。

“可以,你去下单,我买单。”

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举动让两个人都闹了个大红脸,偏偏都还装糊涂。

“老板,结账,再打包30 份馄饨。”苏小小走到柜台前付款并再次点单,留冥王苏瑜在原地默默的注视着她。

“小姐,您得等一会儿,晚上人多,馄饨不够了,得再包。”

“没事,我们三个小时后来取。”

苏小小点完单就又回到了原位,没等他们两个走出小吃店,一位特殊的客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老板,一碗阳春面。”进来的这位客人身穿军装,却不是现在的军装,而是八路军的军装,并且他没有左腿,右手也缠着厚厚的绷带。

在他进来之后,没有人注意他,准确来说是除了苏小小和冥王苏瑜没人能看见他,因为他不是阳间之人,而是一个游魂。

在苏小小和冥王苏瑜的注视下,这位客人坐到了门口的角落里,看着来往的人流,双眼饱含热泪,口中喃喃的说道:真好啊,我的战友们,你们看见了吗?”

“你能变一碗阳春面给他吗?”苏小小知道这是盛世的奠基人回来看看自己的家乡,可活人根本看不见他,日新月异的发展将荒地变高楼,他想吃的阳春面也是吃不到了。

“没问题,这个简单。”冥王苏瑜的话音刚落桌子上就有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苏小小起身将面端到那位特殊的客人的桌子上:“爷爷,阳春面好了。”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