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木叶:从宇智波开始变革 > 046.鼬的思量(一)

“就是这里,接下来你将在这里执行任务。”

跟着队长卡卡西的步伐,鼬来到了暗部深处的一处房间,等到他真正迈入房间的瞬间,便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房间的墙壁挂满了监视器,而监视器中画面无疑就是宇智波族地。

画面中不仅有巡逻的警备队员,也有家族中妇女儿童,无疑都是他熟悉的面孔。

虽然早就知道了村子对族地的监视,但监视器的数量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明明都是村子里的忍者,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监视呢?

而且以高层的命令来看,从今天开始,自己也将成为监视宇智波的一员。

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开始浮现出团藏的面孔,那个久居黑暗当中的男人,是他为数不多难以看穿的忍者,对方比起三代火影更加可怕。

鼬的惊讶被卡卡西看在眼里,他也有些不明白高层的用意,但还是拍了拍鼬的肩膀。

“村子的高层怀疑九尾事件和宇智波有关,所以进行了二十四小时的监视,毕竟谁也不希望九尾事件再次发生…”

“我会好好执行任务的,那怕是监视自己的同胞。”鼬的开口中断了卡卡西的解释。

虽然对高层监视宇智波的行为颇为不满,但九尾事件中控制九尾的是写轮眼,却是不争的事实,也只有写轮眼能够如此轻易控制九尾。

作为那场灾难的亲身经历者,鼬很清楚九尾事件给村子带来多少痛苦。

而父亲所率领的警备部队,在那场灾难中并没有出动,选择了闭门不出,引发了村民的严重不满。

听了鼬的话后,座位上暗部偏过来脑袋,冷酷的说道:

“同胞是同胞,任务是任务。你的族人用写轮眼释放了九尾,这是无法反驳的事实,好好执行任务就是了,你这个新人。”

“不要将个人情绪带入任务当中。”

卡卡西狠狠地瞪了眼暗部忍者。

“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暗部脸色微变,接着一边离开房间,一边说道:“那么监视的任务就教给你了,暗部的新人。”

等到暗部离开后,卡卡西才对鼬解释道:“他的妹妹死在了九尾之夜,所以对宇智波有意见。”

“我知道了,”鼬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然后补充说道:“这个房间里一切,我也不会和族人提起,所以请你们放心。”

鼬所说的你们,自然不单单是指卡卡西一人,还有发布任务的高层。

族内虽然对村子监视有所猜测,但若是从他口中说出,恐怕会在村子和一族之间引起剧烈的动荡,说不定还会酝酿出的武装冲突。

几个小时后,卡卡西离开了这处房间。

鼬和另一位暗部忍者则是默默执行着监视宇智波族地的任务。

正如他们监视着宇智波族地一般,旁边名为‘绯流’的忍者,是团藏派遣过来,名为保护实则监视自己的根部忍者。

自己不会完全相信团藏所说的话语,团藏也不会真正的信任。

监视器上一成不变的画面总会让人有些枯燥,鼬不会真正监视着族人的一举一动,但也开始无聊的切换画面。

这些在族地大楼附近的监视器,虽然监视了城区内大部分的族地,但还是有所遗漏。

对于父亲这些天在族内组建的特别小队,他虽然一直有所耳闻,但从未真正见识过,对于内部成员的构成也一概不知,他们训练地点恐怕也在监视器覆盖的范围之外。

同样是死角的地点还有一族聚会的地点,南贺神社。

南贺神社附近覆盖的结界可以隔绝监视,也是为数不多的监视盲区。

就在这时,鼬注意到画面上的微微抖动,那是常人绝对不会注意到画面抖动,将播放速度放慢了十倍之后,鼬终于看清了画面上所表现的异样。

那是一道佩戴着面具的身影,从面具的孔洞中,勉强能够看到一枚猩红的眼睛。

那枚眼睛和几年前那场任务当中遇到神秘人的一模一样,他进入了族地内的南贺神社。

对方进入南贺神社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何拥有一枚写轮眼,他是不是九尾事件的罪魁祸首?疑问浮现在鼬的脑海当中。

但鼬的手指却并没有停下,将画面切换到其他的区域,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虽然怀疑对方就是九尾事件的罪魁祸首,但他也不打算像家族和村子透露对方的存在,对方明显是掌握了时空间能力的忍者,只要想逃就绝对没有人能够留下。

而在这种情况下贸然暴露对方存在,只会加剧村子和家族猜忌。

让事情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

……

距离加入暗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

除了监视和护卫的任务,也参加了几次小规模的演习,平静让鼬有些不适应。

“暗部总是执行暗杀任务的话,村子也会不太平啊,我们平静生活不恰好证明了村子正在处于和平当中。”

似乎看出了鼬的想法,卡卡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相处中,鼬也对于这位十二岁就成为上忍的上司有了新的看法,对方并不是传言中认为任务重要程度大于同伴的忍者,相反非常的关心同伴,认为同伴和任务一样重要。

不过卡卡西能够发出这样的感慨,是基于村子目前还处于安稳当中。

但他却是知道,村子和一族之间早就势同水火,一方是监视宇智波族地动向,进行打压和排挤,一方是秘密组建行动小队,伺机进行武装政变。

他和拥有同样想法的止水想要了解具体内容去阻止,却连会议也无法参加。

现在的族会上讨论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参加不了核心的会议。

“想要知道族内计划的话,就拿暗部的情报作为交换吧。”

这是父亲的原话,父亲和那些族内的上忍已经不信任他和止水,但对于一族即将发动武装政变的猜测,鼬也越发的笃定。

没有加入暗部的自己,以及觉醒了万花筒的止水哥帮助,一族政变不可能成功。

一族和高层之间存在较大实力差距,即便侥幸政变胜利,也让村子千疮百孔。

这是他和止水哥共识,但突然出现的特殊小队却让他开始有些不确定起来,毕竟就他在族内部分忍者那听到传言,他的父亲似乎掌握了利用自然能量的方式。

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