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也一路往下牵连了,沈堪和陈芸燕都逃不过去,和沈堪同党的官员也都遭到了严查。而对沈皓月来说,她倒并不是很在意,这从小到大都将她踩在地上的长姐和继母固然不值得可怜,这个只将她当做利用工具的父亲也不值得她担心。

当初她被沈婉柔和陈芸燕折磨得要死不活的时候,沈堪也从没管过她。既然她们一家三口那么亲,那就让她们仨连坐去吧。

一报还一报,沈皓月的心里有一种和原主一起泄愤了的感觉。

就在沈皓月为自己的胜利而喜悦的时候,她再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世事无常。

沈堪因为沈婉柔的事情被彻查,结果还真被查出了罪行。他利用职权常年收受贿赂,结党营私,这些年往沈府里进了不少钱,加上他的女儿沈婉柔现在又犯下通敌叛国的大罪,江贺褚得知后大怒,直接下令将整个沈府上下一起打包发配边疆,只剩下狱中的沈婉柔,和躲在月华阁里瑟瑟发抖的沈皓月。

“不是吧?!沈堪竟然受贿,又结党营私?!”沈皓月带上了痛苦面具,“我这是什么命啊,沈府风光的时候我没风光过,沈府倒牌的时候我还要受牵连……”

沈皓月一边挠着脑袋,一边苦着一张脸,“明熙,你说江贺褚会不会迁怒于我啊?毕竟我也是沈府的人啊……”

夏明熙连忙安慰道:“一定不会的!皇上现在不是最喜欢你了吗?这几天他脸色的确有些不好,但一定是因为沈府的事情。你看,沈府就算是这样了,他也任由你呆在宫里,什么处罚也没有,那就是默认了不会牵连你,等他气消了,你就还和原来一样风光,对不对,皓月姐姐?!”

看着夏明熙充满希望的表情,沈皓月知道她很努力地在安慰自己,于是勉强地微笑着点了点头。

现在可是真悲催了,这个沈府的靠山一分钟都没用得上就倒了,现在自己又得罪了姬含烟,等过段时间姬含烟从皇后那出来,肯定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沈府落到这样的下场,若是姬含烟对自己动手,那胜算就大打折扣了啊……

“我的天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沈皓月懊恼地锤了锤脑袋。

半夜,沈皓月正为自己前途担忧而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红包群的提示音响起,这么大晚上的发私聊消息,不是007就是江云赋。

沈皓月迅速地打开了红包群。

北轼:【你还好吗?】

月牙儿:【不是很好……】

北轼:【江贺褚没把你怎么样吧。】

月牙儿:【暂时还没有。】

北轼:【现在他正在气头上都没有处罚你,那之后也不会的,最多让你自生自灭了。】

月牙儿:【你这个算安慰吗?如果算的话,那你下次还是别安慰了。】

沈皓月简直无语。

北轼:【你现在很难过吗?】

沈皓月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问题?

月牙儿:【不难过。这本身就是我导致的,他们落到这样的结局也算是我喜闻乐见的。但沈府倒得有点突然,我只是担心我自己的未来罢了。】

北轼:【不用担心,以后会更好的。】

看见江云赋发来的这句话,沈皓月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江云赋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就已经调查过沈皓月的家族了,沈皓月一直不受沈府待见,从小就被欺负的事情他也早就知道一二。在江云赋的视线里,这样的家族,这样的父母,不如不要。沈府倒了,未来的日子只会少些麻烦,而不会更差。

沈皓月思索了一下,竟然觉得也有道理。

月牙儿:【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沈府的牌子倒了,我以后在后宫里难免要被人欺负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尊贵的三皇子?】

北轼:【看来在你眼里我是从来不受人欺负了?】

月牙儿:【嘶……那我们可真是难兄难弟了。没关系!等你翻身做皇帝,然后拉着我共享荣华富贵,我们就再也不受人欺负了!】

说完,沈皓月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明明是她现在比较惨,怎么变成安慰江云赋了?

江云赋:【好。那为了你的荣华富贵,就先在后宫里保住小命吧。】

月牙儿:【那是当然!】

关掉聊天界面,沈皓月似乎觉得又充满了动力。一想到未来荣华富贵的生活,现在这点苦又算什么?等江云赋当上皇帝,自己就有花不完的钱,吃不完的美食,看不完的帅哥,啊!未来可期!

沈皓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放松地躺回床上。

“晚安,未来的富婆。”

第二天一大清早,沈皓月眼睛都还没睁开就被青栀的喊声吵醒。

“娘娘!娘娘快醒醒!皇上派人来搜查月华阁了!”

“什么?!”沈皓月脑袋“嗡”的一声,瞬间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搜查月华阁?为什么?!”

天啊,难不成她给沈婉柔甩锅的事情被发现了?

“奴婢也不知道。”青栀急得眼泪汪汪,看着她通红的眼眶,沈皓月还没来得及细问,门外的侍卫就闯了进来。

青栀虽然已经被吓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但还是一个健步冲到沈皓月面前将她护在身后。她死死地咬着牙,紧张地看着出现在月华阁里的这群侍卫。

沈皓月心里也一样紧张,但她观察着这些人的动作,就逐渐放心下来。沈皓月还记得当初搜查沈婉柔宫中的时候,那些人的动作有多么粗暴,那副气势凌人的样子在沈皓月面前这群人身上却完全看不到。

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事——至少不会是怀疑她给羽国传信。

半晌后,来搜查的人只将沈皓月宫中的所有银两收了起来,沈皓月见状,礼貌地问道:“请问诸位大人,如此大动干戈到底是为何?”

带头的那个侍卫行了个礼,答道:“皇上下令将沈府抄了家,命我们也将娘娘宫中的钱财一并收走。”

沈皓月和青栀对视了一眼,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个理由还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