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点点头,扬了扬拳头,奶声奶气的说:“等他回来,我要先把他打一顿再问他为啥不回来。”

杨氏用手抹了抹眼泪,他要是能回来那就是天大的喜事儿,她想怎么打都成,作为父亲,他确实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最怕的是,他回不来了。

目前看来,十有**了。

到了中午,杨氏在做午饭,她准备煮点儿野菜疙瘩汤,再给吴老爹炖点儿鸡蛋,给他补补。

丫丫和小宝闻着味都很馋,他们有好久没吃过鸡蛋了,但都懂事儿的没说,因为他们知道要给阿爷补身体。

见杨氏给吴老爹炖鸡蛋羹,俩人就立马跑到旁边牵马吃草,他俩和阿爷就吃不下去,总是想给他俩吃。

所以到吴老爹吃东西时,俩小家伙就会懂事儿的跑开。

苏锦儿在旁边挖野菜,说是挖野菜其实是躲着扒拉储物戒,准备改善伙食。

拿了两只野兔,几个苹果,苏锦儿仔细看了看,这两只野兔居然还是一公一母,可惜她这储物戒只能保持刚放进去的状态,不然她就能收获一窝兔子了。

苏锦儿拎着兔子回去时,俩孩子瞪大眼睛,围着她兴奋的说:“阿娘阿娘,哪儿来的兔子?”

“阿娘,我想抱抱可以吗?”

丫丫看着白色的那只兔子,两眼放光,伸手就想去抱。

苏锦儿没拒绝,“你抱好了,千万别让它跑了,晚上炖肉。”

丫丫抱着兔子还没玩儿够,就听到苏锦儿这话,不高兴的说:“阿娘,你好残忍,兔子好可爱,我们为什么要吃它?”

呵!居然说她残忍!

她还不是为了她们?

苏锦儿板着脸说:“我好残忍?那我做好了你别吃,看着我吃,我们今天吃烤肉。”

丫丫瞬间改口,“不残忍!”

话刚说完口水流下来了,看的苏锦儿差点儿没出声儿,这丫头真是个活宝。

杨氏笑呵呵的问:“闺女,你这是在哪儿弄的兔子啊?好肥啊!”

苏锦儿眼睛也不眨的撒谎,“我刚在山沟里挖野菜看见的,就把它们给抓回来了,阿娘,晚上我们吃烤兔肉吧!”

实不相瞒,她也馋了。

虽然说逃荒天天有野菜疙瘩汤吃已经很不错了,但时间久了肚子里的馋虫还是会泛滥的。

杨氏接过她手里那只兔子,用绳子将它五花大绑,好像生怕它窜出去逃跑似的,绑好后放到板车里面。

丫丫将手里那只也扔上去,大声的吼着,“阿爷,我交给你个艰苦的任务,看好我的兔子,我今晚要吃烤肉。”

兔子没绑,扔上去就跑了,直接就从板车里跳下去了。

杨氏又急又气,连忙扑过去将兔子按住,用绳子把它绑住,这才板着脸教训丫丫,“你这是让你阿爷给你看兔子?要不是我,兔子毛都没你的份儿。”

丫丫将手背在身后,跑到杨氏身边去抱他的腿,讨好的笑,“阿奶真厉害,我最喜欢阿奶了,阿奶不要生丫丫的气嘛!丫丫就是忘记了才扔上去的。”

杨氏没好气的戳她脑门儿,“你个鬼丫头,真是欠了你的,快跟你阿娘去吃饭,吃完好赶路。”

苏锦儿将苹果在衣襟蹭蹭,过去递给坐在板车上的吴老爹,“阿爹,吃个野果子,可甜了。”

她拿的是绿色的苹果,味道没红色的那么好,但也不差。

吴老爹笑的眼睛眯成缝儿,摆摆手说:“你快吃,爹都吃饱了,浪费这东西干啥?”

苏锦儿直接塞进他手里,说:“你快吃,我都吃过了,特别甜,这几天我拿去给阿娘她们吃。”

俩孩子吃的特别开心,就跟小仓鼠似的吃到脸颊鼓起来了,汁水沾的满脸都是,连核都啃,吃的干干净净还要舔手指。

小宝非常开心的对苏锦儿说:“阿娘,这个野果子好甜,小宝以前都没有吃过,叫啥名字啊?”

苏锦儿笑了摸摸他的头说:“你都说是野果子了,还问阿娘它叫啥名字,阿娘也不知道啊!”

她知道名字,但她不能说,吴老爹和杨氏都没见过,她说出来会显得很奇怪。

吃完午饭,她们继续赶路。

但还没走多远就开始刮风,乌云密布,树枝疯狂摇晃,风里带的沙子迷的人睁不开眼睛。

丫丫着急的大喊,“阿爷,你看好我的兔子别被刮走了,晚上我还要吃烤兔肉呢!”

吴老爹忙着护他们的东西,没好气的回答,“护着护着,护的好好的呢!啥飞走也不能把你的宝贝兔子飞走。”

苏锦儿着急的说:“阿爹阿娘,前面有块石头,我们过去避避,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几人跑到大石头后面躲着,杨氏看着乌云密布天又喜又忧,喜的是这老天爷终于要下雨了,忧的是他们要咋办呢?

荒郊野外的,也没处躲。

米面被雨淋了,还咋吃啊?

杨氏着急的走来走去,嘴里不断的在念叨,“我的老天爷哎!早不下雨晚不下你偏偏这时下,我们可咋办呢?”

吴老爹从板车上下来,着急的对杨氏说:“你能不能别转悠了,快去砍些树枝回来把板车盖着,等雨来了就晚了。”

已经开始打雷了,看样子是真的要下雨了。

杨氏如梦初醒,着急忙慌的拿着刀跑去砍树枝。

苏锦儿也很着急,吴老爹的伤口还没好,碰了雨水会发炎,而且这雨不知道要下多久,她们总不能一直淋着雨吧?

嘱咐吴老爹带着小宝和丫丫在这里躲好,千万别乱跑,自己绕到石头后面去翻看储物戒,从里面拿出一块儿油布扯回去。

丫丫看苏锦儿回来,好奇的跑过去摸她扯回来的油布,转头对吴老爹说:“阿爷,你快过来看,这是不是油布?”

在村里每家每户都备的有,怕丰收的季节下雨,淋湿粮食。

吴老爹走过去用手摸了摸,发现真的是油布,激动的问:“闺女,这是哪儿来的油布啊?”

苏锦儿笑着回答:“捡来的啊!总不能是我凭空给变出来的吧?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

“应该是别人搭棚子时没弄好被风吹走了,我给捡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