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成为反派世子之后 > 057 【将军剑】

“月灵,你是江家剑冢的传人,可曾见过这种景象?”

面对此种怪异景象,严无鹭淡淡出声发问。

而被问及的江月灵见状,也是微微一愣。

倒也并不是她不知晓,只是……这种情况太过少见。

几乎说得上是百年难得一见,更何况,认主的还是如【将军剑】这种的顶级宝剑!

江月灵一时间微微惊住,迟迟未有作答。

倒是站在一旁的铁面,用他那沙哑低沉的声音开口回答道——

“禀世子,这是无主的【将军剑】,同时遇见了两名及两名以上可以作为它的持有者的候选人,而且难分伯仲。”

铁面说着说着,也是即刻明白了这其中究竟代表着什么含义。

他心下微微一惊……

“多名拥有资格的候选者吗?”严无鹭淡淡发言归纳,其中语气阴晴难测。

在场三人都心中明白——

【将军剑】乃是沙场杀伐之剑,这种杀气凝重的阳刚之剑,极少会认主女性。

也就意味着……真正让【将军剑】难以抉择的,是铁面与严无鹭二人。

想明白了这层含义,铁面作为严无鹭的护卫,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抢夺自家主子的风头?

来不及多说什么。

铁面没有丝毫犹豫,径直快步向着剑冢之外走去。

他想要退出这场竞争之中。

只不过……

在铁面选择了退出、并踏出离开的那一步时,原本犹豫不决的【将军剑】,便是突然选定了自己的持有者。

寒光凌冽的剑身,急速飞行,径直插在了铁面离开步伐的身前。

铁面有些愣住……

他的本意是想将这剑冢中最顶级的宝剑,让给世子殿下严无鹭的。

只是他忘记了,身为一位将军,有时候知进退,是与自身能力同等重要的一点。

在铁面主动选择了退出的那一刻,他就是最为符合【将军剑】持有者的条件。

一时之间,其余二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铁面身上。

江玠曾跟他们提到过,这柄【将军剑】,是剑冢之内近百年来出世的最为强大的一柄宝剑。

而现在,最好、最强的【将军剑】选择了一个藉藉无名的护卫,而让那光鲜亮丽、风采夺目的主子们、去挑选其余次等的宝剑。

这样,即便不为外人所知,又如何能让主子不生嫌隙呢?

铁面默默吞咽了一口唾沫,突然,他脑内灵光一现……

铁面径直取出【将军剑】,双手而呈,高举过头顶。

他几步来到了严无鹭的面前,半跪而下,沙哑着嗓子开口道——

“铁面,恭喜世子喜获【将军剑】!”

纵使【将军剑】认主的是铁面,但只要众人看见得是世子严无鹭佩戴【将军剑】出去,那自然也就会以为是严无鹭获得了这柄最强之剑的认可。

静静看着眼前人双手供来的宝剑。

严无鹭眼神冷淡。

剑冢之内的气氛,也仿佛在这一刻降低至了一个极点……

终于,严无鹭眼神微动,他伸出一手缓缓接过了【将军剑】。

眼前的铁面似乎在那一瞬间如释重负,暗暗长呼了一口气。

但严无鹭心里知道,这柄【将军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自己。

“呵。”

严无鹭轻笑一声。

他觉得,反正叶长天已经没有主角光环了,那么,他剩余的那些机缘气运,自己也没必要全部去强取豪夺了。

本来,这东西也是属于他的。

“铁面,此剑,赏给你了。”

严无鹭说着,原本仰手而拿的【将军剑】在他手中翻了一圈,放回了双手呈举的铁面手中。

铁面原本还有些不敢置信,他不敢将双手收回……

他本来还想开口再劝谏几句。

而严无鹭,则是径直转身,缓步走向那一处原本存放着最尊贵之宝剑的阶梯高台——

“以天下之大,宝剑何其之多。”

“【将军剑】,是一柄暴力征伐之剑,但是,也会受制于人,它并不适合我。”

“……当初,明末大乱,一代名将尉迟卫,即便是手握【将军剑】,也最终因失去了明皇的信任,而死在了内乱之中。”

“……居于幕后,统摄群英。我会成为决定敌人生死、统御【将军剑】乃至更多名剑的霸主。”

严无鹭自信说着。

他已经是来到了那处高台,这里有一宝座,似是铸剑之座。

严无鹭转身,锦衣微动,径直坐下。

他静静地看向台下双手呈剑的铁面,一时间光芒普照、霸气外露,恍若人间帝王。

“……收下此剑,铁面。”

“……然后,带上此剑,去为我征伐。”

话语淡然而有力,似乎响彻回荡于剑冢之内。

铁面也是在这一刻,猛然回想起了那日路边河畔之谈……他突然发现,眼前之人,胸怀天下、藏有大志。

“铁面,必以世子马首是瞻!”铁面话语有些激动。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严无鹭的话语,还是其他的缘故,他觉得世子严无鹭好像有圣光笼罩着一般。

让旁人看着,只觉得对方仿若是天选之子,仿若是被神所眷顾的人间之子……

江月灵也是同样愣住。

若不是心中保有对夫郎的爱意,否则,她甚至都会觉得眼前是一志向逐鹿天下的野心家。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剑冢动摇。

无数柄组成剑冢的宝剑出鞘,纷纷落于地面、竖插于地,如同剑雨一般。

就连铁面手中的【将军剑】,也是在此刻再次剑身震动起来,腾飞而起、插于地面。

一时间仿若万军跪拜。

江月灵与铁面都愣住了,纵使都是江家之人,但他们还从来未有听说过剑冢会出现这种情况……

众剑逐渐停下,剑冢寂静无声。

剑冢之顶,机关齿轮转动。

有暗格打开。

在暗格还未完全打开时,一柄通体淡金色的长剑,便是径直冲破了暗格隔层,恍若急不可耐,直接竖插在严无鹭身前……

眼前剑长三尺三寸,通体呈现淡金之色,铸造工艺精妙绝伦,与【将军剑】如出一人之手。

在剑身靠近剑柄的末端,还刻有两字——“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