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仙路纵火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泣血,常无安

地幽谷,虚空一颤,天空阁坐落于空,有着一股神秘之感。

泣血轻抚琴弦,两根火链,一同撞击,音波屏障,直接碎裂,琴弦绷断,音波杀阵消除。

琴音戛然而止,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李源脚步一踏,落入天空阁楼,阁楼是清一紫色木质结构,神识一扫之下,这些树木,有着灵气丝缕,想来建造这座阁楼,取材不凡。

颜色紫中清淡,整座阁楼,进入一观,是一块清雅之地。

进入阁楼内部,一道帘布遮挡,朦胧视线,可以看到内部摆设,简单如常。

一张茶几,相对而坐,茶水煮沸,清香四溢,茶壶旁边,有着一个香炉鼎,香炉内,淡淡清香飘出,充盈整座阁楼。

天空阁,阁楼内部,可以用清香淡雅来形容,这样的一个修炼之地,绝对不适合心性杀戮之人。

以音波凝结为阵,李源大概知晓,这地幽谷中的大当家,是一位心性纯雅之人。

进入阁楼内,眼中所见一切布置,李源更加确定,此人心性素朴淡雅,有着极强隐世之心。

继续走入阁楼,帘布之内,可以看到一道虚影,正是地幽谷大当家,泣血。

“贫道多有得罪,还望道友见谅,以音波凝结杀阵,道友阵法造诣之高,贫道佩服。”李源抱拳。

一番试探斗法,没有打生打死之意,简单切磋,对彼此,都是一种尊重,点到为止。

“道友,谬赞,楚地修真界,火道一途术法断绝千年,道友有着如此之能,可谓是惊天之才。”泣血双手按住断裂的琴弦,应答一声。

泣血开始起身,走出相迎,李源眼前,是一位青年,俊美如玉,眼含星辰,浩远深邃,鼻梁坚挺,面容洁白,一身青衣,更加衬托这位地幽谷大当家素雅气质,超然脱尘。

不论如何看,泣血,名不副实,十足是一位恬淡隐士。

常年在天空阁修炼,泣血整个人,活像一位凡间帝王甲胄贵公子,山间隐士之感。

李源储物袋中,玉简感应,愈发强烈,这人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泣血一挥衣袖坐下,开始煮茶,一手扬起,道:“道友,请坐。”

“他们在何处?”李源没有坐,开门见山,前来天空阁,没有闲情雅致,喝茶论道。

泣血一手扬起茶壶,嘴角笑了起来,道:“在下怎么都没有想到,道友第一个问题,竟是如此?”

“哦?!那贫道该如何问?”李源直视,杀意暗敛。

泣血依旧一副自在之样,手持茶壶,朝着茶杯,茶水汩汩而流,倒入茶杯中。

他将茶水推向在前对立位置,正色道:“道友,难道第一个问题,不该问,你是不是他?”

“有意思。”李源直接坐下,话已至此,看来没有动手的必要。

“那么,你是不是他?”李源并未取端茶,直勾勾看向眼前这位淡雅的修士。

“是他又如何?不是他又如何?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尝试与世无争,可到头来,终究于事无补,你们还是找来了。”泣血抿了一口茶,有些无奈。

随后,泣血再次补充道:“堂堂俪阳宗,终究还是不想放过我。”

李源心底大震,当下取出一枚玉简,只见玉简面对泣血,砰然炸裂,玉简中,原先常无安的画像,瞬间破碎,不复存在。

“你是他!黄师兄等人在何处?”李源急促询问,担忧俪阳宗四人的安危。

一番交谈,玉简破碎,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眼前此人,地幽谷,大当家,泣血,就是俪阳宗弟子,常无安。

李源坐立不安,这让他有些意外,泣血,并没有否认,话有所指,已经看出他的身份。

浑身一震,幻化符幻化而去,李源露出本来面目,抱拳说道:“我是该称呼你为泣血道友,还是常师兄?”

泣血一手扬起,轻笑起来:“还是称呼道友吧,我已不是俪阳宗的弟子。”

“什么?!”李源整个人一惊,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李源欲言又止。

泣血大致看出李源所想,于是道:“他们三人无事,你自可放心,狎刀,你推断不错,确实是那位女修的。”

“敢问道友,如何称呼?”泣血看向李源。

“俪阳宗,枯木峰,枯阳座下,外门弟子,李源。”李源回道。

“李源,你内心定有很多疑惑,我只能简单告知你一二,俪阳宗得到的信息,并不是我传。”泣血这样道来。

“我辈修士,若是别人想要杀你,你该如何?宗门要杀你,你又该如何?”说到这时,泣血喝上一口茶,有些悲恸,继续道:“世间苦海,凡人都想修仙,可凡人怎知,修真世界的人心算计,尔虞我诈,凡人只知修仙得长生,可不知道的是,踏足修真一途,有的时候,还没有凡人活得命长。”

李源闻言沉默,端起茶杯,抿上一口茶,略有甘苦。

“一个修真宗门,内藏猛虎,师门弃如敝履,李源,你该如何?你可知俪阳宗,为何没有内门弟子,只有外门弟子?”泣血问向李源。

李源摇了摇头:“宗门之事,我知之甚少,不得而知。”

“我看得出,当我说起俪阳宗的事,你比他们三位都很淡定,想来你已经有了发现。”泣血意有所指。

李源顿时放下茶杯,阁楼内部气氛,凝结如冰。

“因为俪阳宗内门弟子,有修道天赋者,早已殒命,沦为宗门的牺牲品!”泣血道出惊天之秘。

李源强自镇定,俪阳宗发生的事,历历在目,张麟叛出,现如今又在地幽谷,遇到曾经的俪阳宗弟子常无安。

“说下去。”李源喝口茶,压压惊。

“俪阳宗宗老,为了突破元婴,百年来,不断蚕食内门弟子,吸取弟子灵气精华,以供己用,宗门内内门弟子,都将是他的补品,修为高者,灵气精华多一些,修为低者自然少一些,一旦到达筑基期的弟子,一个不存,李源,难道你还不知道俪阳宗是怎样一个宗门?”泣血眼中有了怒意。

“我该如何信你?”李源与之对视,内心震惊,如海浪开始翻滚。

泣血这时,再次笑了起来,道:“我果然没有猜测,你比他们三人,都聪明得多。”

“俪阳宗宗老,不仅如此,就连三位峰主,都是他操控的傀儡。”泣血再次爆出惊天骇闻。

“你胡说八道!”李源拍案而起,怒意滋生。

“在下本为俪阳宗内门弟子,要不是师兄为了救我,我早已沦为宗老灵气精华,我没有胡说,华云天、王石烈、枯阳,无论是谁先突破结丹期,宗老都会将其一颗金丹窃取,师兄当年告知我,这门手法叫:窃丹聚婴!”

“简而言之,修士要想结婴,难度极大,俪阳宗宗老,选取最为霸道的手段,源源不断的灵气精华,凝结为假丹,后而初步凝结金丹,继而三丹结婴!”

泣血娓娓道出,闭目追忆,当年俪阳宗发生的一切,如今提及,难以忘却。

这也是他为何身心素雅修炼之地,只为祛除当年的阴影。

当年内门弟子师兄弟五人,最后一位师兄舍身救下常无安,才有了如今的泣血。

黑袍青年脸面汗水滚滚,泣血的话,犹如晴天霹雳。

俪阳宗的事,李源内心早有防备,可没有想到,这便是事情的真相。

真相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将李源的认知,四分五裂。

泣血淡定如常,李源的反应,都看在眼中,事到如今,先有三人一道寻来,如今更有李源再入地幽谷,俪阳宗的一切,如实道出,没有隐瞒的必要。

天玄森中,百里流云曾言俪阳宗宗老,有着三丹结婴之法,尤为霸道,没有想到,这样三丹结婴,不止霸道,更为残忍。

天空阁内,两人一同对坐,李源稳了稳心神,按照常无安所言,张麟告知线索,俪阳宗遭遇黑雾,可信度,十有**。

俪阳宗宗老窃取内门弟子灵气精华,以供修炼,一旦发现宗门内门弟子,修为提升至筑基期,会将灵气精华,一同摄取,以供修炼。

如今自己修为已经到达筑基期,一旦返回俪阳宗,将会是一场生死危机。

可是俪阳宗,枯阳师尊一直照拂,他不可能一声不吭,离宗而去。

“照你所言,那么俪阳宗玉简,外出弟子寻觅到一块下等福地,发现灵脉,一切都是子虚乌有?”李源低吟一声。

泣血此时,背负双手,站起身,点了点头:“当年的漏网之鱼,俪阳宗宗老,定然不会放过我,这样的消息,定是那位宗老,悄然传出。”

“我早已叛出俪阳宗多年,发现下等福地,通知俪阳宗,我岂不是自寻死路?”

李源思绪电闪,一时间,厘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泣血一身青衣,双鬓一缕发丝,一道飘摇,很显然,是隐匿自身本来面目,遮盖面容。

“在下悉数告知你想要知道的事,李源,接下来你该如何抉择?”泣血悄然问道。

李源举起茶杯,一口饮尽,轻蔑一笑:“常师兄,姬瑶的狎刀出现,并不是偶然,这一切,看来都是你有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