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剑道崛起 > 第26章 落幕

待郑福说完后,许安然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说来也是,在这个刀道盛行的时代,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

“老家伙说的真没错,我与这个时代显得太格格不入了。”许安然唉声叹气道。

前不久在青天武馆跟李大白宗师对战的时候,那位宗师就曾提到过许安然身上那种与这个时代相当违和的感觉。

就好像是一只来到了陆地的鸟类。虽然它张开着翅膀,藐视群兽,显得十分高傲,但骨子里是对这茫茫大地的畏惧和害怕,以及一种从灵魂深处散发的孤独。

“只有乘风而起的鸟儿才能飞向远方。你若是想再进一步,就必须改变自己,从出世之人转变为入世之人。”

这是李大白宗师在与许安然对战后,给予许安然的劝告。

所以也就从那时起,许安然不再端着自己,而是更多地回归到少年这一身份。先前被复兴剑道所带来的压抑和紧张感也逐渐散去。

这让许安然的行动更为自由和潇洒。也因此,他最后选择了来到百宝阁,为给冷家解围献上了自己的一份力。

“或许,这便是我能挥出击败萧锡那一剑的原因吧。因为足够的释然,才能做到最完美的挥剑。”

许安然不禁在心中细细点评自己之前的各种表现,对自己那一招剑二尤为满意。

而就在许安然复盘战局时,郑福那道令人厌烦的声音再度响起在耳旁。

“不知阁下身出何门?怎的,如此年轻的年纪就有了这么高深的修为?”

郑福思索许久以后,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话题。

这不但关系到他日后的行动,也对百宝阁本部的计划有着巨大的影响。

“如果他真的是来自于隐世万年不现的剑道宗门。那么他此刻的现身又意味着什么呢?

是剑道中诞生了一位顶级强者,还是说那位压制剑道万年的至尊已经······”

无穷无尽的想法涌入郑福的脑海,一时间难以辨别真相。

这一切都需要许安然的回答来作为最后的依据。

不过,也正如郑福所预料的那样,许安然的回答没有带来半点信息。

只听,许安然打着哈欠,用满不在意的声音答道:“都说了,我不过是个演戏剧的戏角。哪有什么宗门可言?”

“哦?那不知,阁下是在哪个戏班子唱戏演剧啊?我郑某近日正想找个戏班子来给冷家老太祝寿呢。”郑福笑呵呵道。

“你想知道?”

许安然挑眉一笑,显出几分不屑。

郑福视而不见,继续追问:“甚想了解一番,阁下可否告知?”

“告诉你倒也无妨······”

许安然收剑回鞘,然后又似笑非笑道:“但我有一问,想问问你郑大当家。如果你能回答我的话,我就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如何?”

“这是笔不错的买卖,郑某自当接受。”郑福回道。

于是,许安然转身正视郑福,并且视线继续向他身后延伸。

郑福先是一疑,接着猛然醒悟。

他身后有的,只是躺着不知生死的郑武。

就当他不知道许安然要把视线放在郑武身上时,许安然开口了。

他道:“我真的很好奇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面对我这个打断你亲弟弟腿的人,你还能这么冷静?甚至还想了解我的一切,并跟我做一笔买卖?难道在你的心里,亲人的生死安危就这么的不重要吗?

还是说,对你而言,躺着的那位根本算不上是你的亲人?”

许安然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无穷无尽的疑惑。

他是真的不明白和不理解。

但这份不明白和不理解却是对郑福最大的羞辱和讽刺。

他的脸庞渐渐僵在原地,本就虚伪的笑容此刻更加虚假。

狰狞,愤怒出现在了他的眉间和额头。

那种如同火山喷发一样的情绪在他胸膛处酝酿,似乎下一息就会对着许安然爆发而出。

许安然也在这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一根根迅速立起的寒毛在提醒他,眼前的那位笑面人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吃人老虎。

而且是与被他克制的萧锡完全不同,郑福所带来的危机感更加致命。

可是,这份让许安然浑身不适的危机感并没有持续多久。

随着郑福脸上的表情再度恢复平时的微笑,一切似乎都像是许安然的感受到的幻觉。

火山从喷发,老虎尚未伤人。

此时,郑福出言道:“这完全是两码事。吾弟所受的伤,我自然会向阁下讨个交代。但这并不影响我跟阁下的买卖。与任何人做合适的买卖一向是我们百宝阁的传统。”

“呵,你们可真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商人。也难怪连你这分部都装修的如此豪华。”许安然看着破碎的墙壁嗤笑道。

郑福却道:“商人有什么不好?我们既没偷也没抢,凭自己本事挣到钱,难道还不能花了吗?”

“是吗?凭自己本事挣到的?那为何今日萧城主和张夫子会齐聚于此?又为何你们三人成包夹之势对冷家穷追猛打?若这都算是凭自己本事,那未免太过可笑了吧。”

许安然讥笑连连,并同时向前走了几步,让此时还有点晕头晕脑的陆离站在他身后。

郑福笑而不答,反问道:“说到这里,我又有点好奇阁下和冷家的关系了。是因为阁下的宗门与冷家有着常年往来呢?还是阁下个人与冷家有着不小的联系呢?我记得不止是今天,就连前不久在宣城近郊处救了冷家小姐的人也是阁下吧?”

“萍水相逢,一场缘。更多的是对你们一群所谓的宗师,欺负人家老弱病残的不满意······”

“而且,本还以为他会是个令人期待的对手,但没想到······哎······”

许安然说后,身形微微一颤。接着无力地抬起头,从破碎的墙壁中看向夜空。

那里繁星闪耀,那里一片漆暗。

“呵呵,没意思。”

许安然的心里没有了战胜萧锡的喜悦,只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于是,他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眼神恍惚的陆离走出了百宝阁的大厅。并且没有丝毫停顿地朝着某处赶去。

无一人阻拦,也无一人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