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三界铺子 > 第七十二章 死不了

徐丽镇小心翼翼地接过符纸,三人没有再去看望慧慧,而是径直下了楼。

“怎么样了?”看见三人出现,亲戚们停止了闲话都围了上来。

“慧慧已经睡过去了,应该没事了。”徐丽镇强扯了出一丝笑容。

亲戚们听见徐丽镇这样说,心里也略微放心了下来。虽然看见徐丽镇神色不是很自然,但也只以为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

这时,许老四也凑了过来:“还是张大师厉害啊,上去这才多一会儿就看好了慧慧这丫头,丽镇和桂娇带她去了多少医院,看了多少大夫都没看好。”

“是啊是啊”

亲戚们也跟着附和。

张书忠情绪却不是很高,自己虽然让他们一家人安宁了,但是徐丽镇死去的丈母娘的事情他却无能为力:“没没没,慧慧本就不是生病了,去看医生自然解决不了,况且这事我也没完全解决。”

众人听见张书忠这话,都一脸疑惑,没完全解决是什么意思?

但大家又不知道怎么张口,一众人就在楼梯口沉默了十来秒。

“大家别站着了,”徐丽镇抢先打破沉默,让众人空出位置,请张书忠坐下,“姐,帮张大师倒杯茶。”

徐丽镇呼唤着徐丽玲帮忙招呼张书忠。

“哎。”闻言,徐丽玲轻车熟路的倒热茶去了。

这时,紫儿靠了过来,程勇这才有时间看看紫儿。

紫儿双手捧着冒着热气的茶杯,脸上有些窘迫,想来刚才没少被自己亲戚盘问。

“慧慧怎么样了?张爷爷怎么说没法完全解决?”看见程勇看着自己,紫儿更是有些不好意思,忙找话说道。

一众亲戚在这,程勇也不好紧盯着紫儿,略显慌乱但小声的说:“慧慧应该没什么事了,但……”

程勇把整个事情细声告诉了紫儿,同时徐丽玲已经把茶端来了。

紫儿听完也是面露难色,作为仙界之人她更是知道 ,人间如今能沟通阴界的人少之又少,能改变阴间状况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不过这既然是程勇哥哥家里的事情,紫儿决定帮一下。

“哥哥,你知道舅舅丈母娘叫什么名字吗?”心中有了打算,紫儿问道。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你问这个干嘛?”听见紫儿这般问,程勇有些疑惑。

紫儿并未解释,反而又直接说道:“那哥哥一会儿去问一下。”

“好。”程勇只能答应。

其实就算紫儿不说,程勇也是要问舅舅的,他心中也有了计划。

“张大师,您就是小勇师父吧,我是小勇妈妈。”徐丽玲笑盈盈地把茶递给张书忠。

“哦,你好你好。”张书忠一听是程勇的妈妈,忙站起身把茶接过。

徐丽玲见张书忠这个态度,笑的更是灿烂了:“我家小勇让您操心了,听说您前段时间发烧发的很严重,现在没事了吧?”

徐丽玲本想和张书忠套套近乎,便把程勇前段时间对她的说辞说了出来。

“噗!”

张书忠刚喝了一口茶,一听这话全喷了出来。

张书忠有些怨恨的看了看程勇,程勇听见自己母亲说出这话也是始料不及,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自己师父。

“没事,现在好多了,死不了。”张书忠咬牙切齿有些做作的说。

徐丽玲有些不明就里,自己就这么一问,小勇师父怎么有些阴阳怪气的。

程勇忙出来打圆场:“妈,让我师父喝口茶先歇一歇。”

…………

“好了,我就先回去了,记住把符贴在大门正中。”

张书忠在万众瞩目下饮完了那一杯茶,事情既然已经有了一个了结,他也准备回去了。

“哎,好,张大师,您这收费……”徐丽镇也没多留张书忠,不过事情解决了,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毕竟把自己女儿慧慧看好了,钱自然要给的。

徐丽镇有些局促的看着张书忠,不知道张书忠会说多少,他虽然没请过这类师傅,但也听过收费都不低。

之前家中还有些积蓄,但被儿子败的差不多了,女儿又生了这怪病,大小医院跑着又花费不少,现在已经开始负债了。

张书忠看了看徐丽镇,又看了看程勇,摆摆手说:“不用,你是小勇舅舅,再说这件事我也没彻底解决,怎么好收你钱呢。”

说完就疾步往外走。

“哎,张大……”徐丽镇追过去,还想给些钱意思意思。

毕竟让自己女儿摆脱了厄境。

“舅舅,算了,没事的。”王勇这时也赶忙走上去劝着徐丽镇,徐丽镇这才作罢。

一众人目送着张书忠上车后离开,程勇和紫儿没有跟着一起回去,先前就和张书忠说过了一会儿他们自己回周村。

程勇看见这一幕才了然,怪不得刚才没有看见张清清这个长舌妇,原来一直在车上啊。

原来在程勇三人上楼后,程勇家的亲戚们便围在紫儿身边评头论足,问东问西的,没一个人去关注她。张清清自觉被无视了,便一个人坐回车里,也果不其然,没人注意到她的离开。

送走了张书忠和张清清,亲戚们这才问了事情到底解决的怎么样了,徐丽镇说了张书忠怎么安定慧慧,并卜卦算出是慧慧已故外婆来诉苦的经过,不过没有说她外婆在阴间受人欺负的事没办法解决,好在亲戚也没往那处深想,听见将来没事了也就放下心来。

和亲戚们解释完,徐丽镇便拿出梯子准备把符贴好。

亲戚们见慧慧没事了,便又开始把话题转到程勇和紫儿身上来,程勇不堪其扰,便借口说帮舅舅扶梯子逃了出来,全然不顾紫儿哀怨哀求的眼神。

“舅舅,舅妈和志平呢?”和徐丽镇一起把梯子扶正后,程勇问道。

今天到舅舅家后,就一直没看见舅妈和表弟,之前一直没机会问,现在才有时间问。

“唉,志平今天正好要去换眼球,你舅妈就带他去医院了。”听见程勇的问话,徐丽镇情绪更是低落。

这几年,他家过得特别不顺,先是儿子大了竟叛逆的败起家来,和别人玩耍时更是不小心把一个眼珠扎破了,现在又出了这事。

听见舅舅这样说,王勇心中又有了一个想法,不过现在还是先知道慧慧外婆名字打紧。

“舅舅,慧慧外婆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