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说的一点也没错。”江昕冉不听他的,亦是气愤:“哥,你怎么能做这种混账事情?你让沐歌怎么想你?”

“你公布婚讯也不过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然后又退婚,宣布娶秦婉心。沐歌她得多伤心,他对你的情意难道你不清楚吗?”

“好啦好啦。”江世儒不耐烦:“都别说了,烦死了。又不是不娶沐歌,只不过是再缓一段时间。我今天也累了,都回去歇着吧!”

江昕冉深感不悦:“哥,这是你跟奶奶说话的态度吗?”

“你……”江老夫人指着江世儒气得脸色发紫,说不出话来。

“咳咳咳……”一口气没有喘匀,不由得急促地咳了起来。

“奶奶!”见状,江昕冉的心不禁一惊,忙拍着江老夫人的背,劝慰着,“奶奶,您先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

“哎呀。”江世儒呼了口气,又无奈又心烦,“好了好了,是我的不是,奶奶,我错了,您回去休息吧!”

江老夫人年过八旬,身子本就不好,被他一气,自然也没有力气在说话了。

纵然对江世儒的行为万分心痛,也没有再过多的责骂他,只能由着江昕冉与江世儒将她扶到房间休息。

将江老夫人扶到房间后,江世儒打算到书房继续整理账册上的事,却不想又被江昕冉叫了住。

“哥,你别走!”江昕冉冷着一张脸,声音中带满了怒气:“你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那个秦婉心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要娶她而背判沐歌?”

“不仅如此,你把这件事登到报纸上,搞得满城皆知。你让沐歌成为整个津城的笑柄,你究竟居心何在?”

“你懂什么!”江世儒极其暴躁,怒声大吼:“你们所有人都怪我,你们有人理解过我的苦衷吗?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钱庄,还不是为了江家?”

江昕冉不服气:“为了钱庄就可以背信弃义吗?能够解决的方法有很多种,你为什么要采取了这种联姻的方法?”

江世儒怒喝:“你以为我想吗?那个秦婉心我多看一眼我就觉得恶心,可我不得不去这么做。你以为我愿意背叛沐歌吗?因为我的心就不会痛吗?”

江昕冉亦是怒声吼着:“那你明明深爱沐歌,为什么还要做违背自己心的事?解决钱庄危机的方法与许多种,你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这么极端的一种?”

整个江公馆内,充满了江世儒与江昕冉这一对兄妹的争吵之声。

江世儒已身心俱疲,心中如一团乱麻,实在不想再与江昕冉争论,将头扭了过去,声音冷如寒冰,“都别说了,出去!”

“我不走!”江昕冉自然不会听他的话:“你不给我把话说清楚,我就不出去。难道你就真的是这么一个背信弃义的人?”

“住嘴!”江世儒气极,回头一个巴掌扇在江昕冉的脸上:“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这是你跟你哥哥说话的态度吗?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江家?”

江世儒从来没有打过江昕冉,这一次竟然为了一个理由打了她,江昕冉不禁错愕,捂着脸怔怔的矗立在原地。

沉默了几秒,呆呆开口:“哥,你打我……”

江世儒眼中满是阴狠与森冷,丝毫未见心软和后悔,“我打的就是你,你要再敢跟我顶嘴,信不信我再给你一巴掌?”

望着自家兄长这般暴戾的样子,江昕冉不禁觉得寒意入骨,他这个样子,是她前所未见过的,她不由得既心凉又害怕。

“哥,你变了,你从前从来都不会这样的,你今天竟然为了一个理由而打我。”

“这样的你,真的好可怕,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她说罢,便捂着脸跑出了书房。

“我也不知道我哥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他这个样子真的让我很害怕他。他今天打了我,不知道明天又会对我做什么?”江昕冉一边捂着脸,一边抽泣。

“唉。”楚沐歌亦觉阵阵心寒,眉头紧紧的锁住:“我回国的时候就觉得他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原以为他只是不想娶我了,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为了这事打你。”

江昕冉低声哭泣,“我现在不想回家,我也不想看到他,我只要多看到他一眼,我就会觉得害怕。”

楚沐歌吸了口气,心里也不禁涌起一阵难过,可此刻也只能对她相劝:“昕冉,他怎么对我,是我们之间的事,这与你没有关系,你也不要为了这件事和他吵架。”

“他打了你也可能是因为他一时的情绪失控,你是他从小宠到大的亲妹妹,他哪怕再生气,也不会伤害你的。”

“你还是不要和他置气了,为了我犯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