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先生还是不回来吗?”

“嗯,工作有些忙。”

秦绯悠悠地下楼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些。

吕姨着急道:“这都一个星期了,老是住在酒店可怎么好,小少爷昨天就嚷嚷着要爸爸了,还好夫人在。”

岑于看到美丽的女人走下来。

“我先走了。”

老大可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应付夫人。

“站住。”

秦绯下楼。

“岑助理好不容易来一趟,要不然喝杯茶再走?”

岑于吓得直冒汗,“不敢不敢,夫人,我有事情先走了。”

“站住!”

秦绯拔高了声音。

“你们周总......”

“先生有些忙,过段时间......”

秦绯对这些不大感兴趣,还是耐心地听完了他后面絮絮叨叨的那些话。

“他回不回来我无所谓,可这栋房子又没有我的名字,你让他出个价,房子分我一半或者我要了。”

岑于瞪大眼睛,心跳都漏了一拍。

可是看看小夫人,这又不是像是在开玩笑。

秦绯嗤笑:“这很可笑吗......还是我说得不像是真的呢?”

岑于有些手足无措,看着眼前的小夫人,比起当初稚嫩漂亮黏着先生的模样,如今真得出落成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女强人的模样,利落决绝。

要是先生听了这些话,会有什么反应。

岑于恭敬道:“夫人您多虑了,这栋别墅在当初结婚的时候,先生就已经转入了您的名下。”

秦绯点点头。

好吧,在这一方面,周行宵真得大方。

“要是没事,夫人,我就先走了。”

好吓人,他们夫妻两个闹别扭,偏偏要拉着他。

刚刚小夫人的话,还是不要跟先生说了。

秦绯坐在客厅里,沉默了很久。

她一直以为,能遇到周行宵这样的人,她应该庆幸。

刚刚接到了京城大学校庆的邀请。

秦绯心里讥笑道,当初她为了去看望重病的周行宵,放下了自己快要完成的学业,差点儿闹到连毕业证都快拿不上的地步。

后悔么,她不后悔。

可是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未必会再一次堵上自己的前途去喜欢一个人。

那时候她和他的事情刚刚定了下来,总会有人告诉她,她未来会是他的新娘。

当时他应征又回了部队,去执行任务的时候重伤昏迷不醒。

她作为他的未婚妻,是他家人的第一栏,也是外界唯一一个得知这个消息的。

当时寒冬烈日,秦绯拿了请假条就跑出了京大,背着一个包一个人踏上了去西北的航班。

她到现在还能感受到当时她有多着急,恨不得时间能过得慢一些。

一下飞机以后,就有人带着她去找他。

他伤得很重,甚至什么药都喂不了,甚至都不能离开西北。

将近一米九的个子,瘦成了一把骨头。

秦绯就这么守在他身边,守了三天三夜。

他吃不了东西,只能靠输营养液。

西北真的很冷,小姑娘冻得浑身发抖。

秦绯那时候晚上就靠在他的身边睡觉,靠得他紧紧的,说来可笑,她那时候真的想过如果他死了的话,那么她肯定也不会继续活。

就着满天星星,小姑娘会给他唱歌:

我的眼泪可在簌簌地流

才不想看你温柔的眼神

就像个小蔷薇般低垂脑袋

想触及那朵朵花瓣

岸边满是象征爱的苔绿色

我们两人的脸颊渐渐地靠在一起

因为我喜欢你

有一天晚上秦绯在煮面条,可锅怎么也沸腾不了,她又不能现在叫人,肚子饿得厉害,几天积攒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远在他乡,形单影只。

可是这时候一只大手覆在她脑袋上,又是无奈又是虚弱又是温柔。

“哭什么?没出息。”

那时候风吹散了他的头发,瘦得棱角分明的脸庞线条紧绷,苍白孱弱。

秦绯大哭,扑到他的怀里只知道哭。

“别哭。”

周行宵看着哭得快要心碎的她,干涩的嘴唇缓慢开口:“傻不傻?”

“我还以为你要死了。”

当天晚上,他的下属给他擦洗身体,几个当兵的小伙也是高兴地过了头,打趣红着脸跑出去的秦绯。

老大娶了这么漂亮的小媳妇,大家都很高兴。

这媳妇还在上学,听到老大出事了,立即就过来了,看来对老大也是真心的。

“小嫂子别走呀,平时都是你给老大擦得,现在嫂子害羞什么啊!”

啊啊啊啊,她好想飞回京城去。

“老大,你都不知道你昏迷的时候小嫂子到底有多着急,什么都亲力亲为,而且每天晚上还非要跟你躺在一张床上。”

几个人的声音夹杂着笑声,就这样飞入了秦绯的耳朵里。

好想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平时在周行宵面前,几个人都不敢这么说话的,也是沾了秦绯的光。

周行宵的同事,汤凛也特意赶过来问候。

“哎哟,你这么一昏迷,可真是让人家小姑娘担心得厉害啊。”

未婚妻特意赶来的事情,整个军营里面都知道了。

“哈哈,见到你未婚妻以后,整个军营的女兵心都快要碎了一地哈哈哈。”

谁不羡慕上校有这么好的未婚妻。

但是秦绯可心烦,这男人走到哪里都众星捧月的。

汤凛也见过秦绯,看见他们说话以后,就自己乖乖地出去。

“行哥,以后准备摆多少酒啊,我们这些兄弟可都要去的。”

多少也不够。

秦绯门外晃悠溜达。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她才被男人拉了回去。

“等着急了?”

“没有。”

男人眉眼带笑,苍白的容颜更添了几分奇异的瑰丽,看着她赌气像是一个小仓鼠一样,又可爱又漂亮。

二十岁的小姑娘,生动地不像个凡人。

“以后不会了。”

秦绯吸一吸鼻子,她才不相信呢。

以后他只会越来越忙。

秦绯只能跟着周行宵住在他一个人的营帐里面。

本来这里面都是直接打地铺的,从他醒来以后,让人搬来了一张单人床。

秦绯脸红了又红,难道两个人又要睡在一张床上了吗?

其实上次两个人的见面还是在伦敦。

“快睡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