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木博士和小黄的诉说下,汞终于知道了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博士,你是说阿金那小子在假面男身上剥下来的粉末是属于道馆徽章的?”

大木博士点点头,“没错,经过我和空木的分析,确实是道馆徽章上面的神秘物质。这件事情我已经告诉联盟了,想必联盟应该已经做出反应了。”

汞沉思片刻, 吐露道:“既然能确定是道馆训练家就简单了。”

道馆训练家都有自己专精的属性,虽然上次与假面男碰撞时他使用的精灵很杂,但是毫无疑问,这些精灵是为了抓捕某只特定精灵后来才培训出来的。

他真正强大的信使鸟,还有最后从身体里释放出来的极寒,毫无疑问可以证明假面男最擅长的属性是……

冰!

“博士,城都地区的道馆训练家中, 有擅长冰这一种属性的吗?”

哪知道汞这句话刚说出口, 大木博士神色瞬间变换了几次, 有些阴郁的问道:“你确定是冰属性吗?”

“我和那个人战斗过,非常确定。”

“怎么会这样……”

“柳伯他……不、不会的,他那么谦逊有礼的人,不可能做出这些事情来……”大木博士有些不敢置信的摇头,表情很是凝重,他当然知道城都地区擅长冰属性的道馆训练家是谁。

心思细腻的汞马上抓住了大木口中的人名,问道:“博士,柳伯是……?”

此时因为体力消耗过多小憩的炎帝也睁开眼睛,冲着小黄眨了一下,示意她帮忙翻译,“这个少年说的没错,那个人确实是使用冰的好手,也是他用冰将我、水君还有雷公封印在时间的缝隙之中。”

在汞和炎帝对自己判断的坚信之下,大木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身子颓然的靠在冰冷的墙面苦笑道:“其实在知道假面男是道馆训练家的时候,我就想到过柳伯,也只有被称作「永久冰壁」的他才有那个实力击败你。”

“柳伯,卡吉镇的道馆训练家, 同时也是我年轻时代的好友……我非常清楚他对精灵的爱,所以一直不愿意去猜测。”

“而且他的身体也因为岁月的关系,只能借助轮椅行走,与你还有阿金所说的两米身高不符……但是我知道的啊,构造一个可以行动的躯体对他而言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我曾经就见过他的招数。”

“我只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曾经的好友,如今踏上了邪恶的道路罢了。”

汞能理解大木博士的心情,他也曾经猜错过坂木和阿桔的真实身份,固有的印象会带来错觉,人的私心总是偏向于熟悉的人。

但是当你排除掉一切不可能的情况,剩下的结果不管多难以置信,那都是事实。

柳伯,就是假面男!

气氛沉重之际,小黄弱弱地开口问道:“那个……大木博士,你刚刚说柳伯是卡吉镇的道馆训练家?”

“啊……卡吉镇位于城都地区的最北边,气候寒冷适合冰系精灵居住,所以当初柳伯才选择了卡吉镇作为自己的道馆所在地。为什么问这个, 小黄?”

“因为小银给我留下的信息是说自己去愤怒之湖了, 我刚刚看了下地图, 发现愤怒之湖就在卡吉镇旁边。”小黄举着手机, 上面闪烁的愤怒之湖地点,就在卡吉镇的正上方。

看到地图,汞的心猛地一沉,“博士,柳伯的消息就麻烦你通知联盟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

“你身体才刚刚复苏,没问题吗?”

他勉强扯出一副笑脸说道:“不行也得行,小银都深入对方老巢了,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置身事外呢。叉字蝠!”

叉字蝠刚想贴近,却被炎帝拦了下来,他俯下身子将自己的想法传输了出来,“少年,你的叉字蝠不适合长途跋涉。现在我们的目的都是一致的,来吧,让我送你一程!”

“嘿,多谢了。”在炎帝的帮助下,汞急速向愤怒之湖前进。

「小银,可千万别出事啊!」

……

虽然汞一直在祈祷,但是当他来到愤怒之湖时见到的却是一片被冰封的湖泊,大量暴鲤龙形成的冰雕显得格外震撼人心。

高处的冰柱上站立着一个人影,正在对着下方说着什么,听到汞来的动静冷笑道:“哼,又有碍事的来了……”

“汞大哥,你没事了?!快救救小银,他被假面男打倒沉在湖底了!”

此时的汞终于发现底下的人不是小银,而是阿金。

只不过阿金的话还没说完,柳伯就指挥着信使鸟凝结出一块巨大的冰柱将他砸进了湖底,“妨碍我的人都要消灭……接下来就是你了。”

汞怒视着柳伯,咬牙道:“炎帝,去保护那两个孩子。我来对付他!”

柳伯没有理会救人的炎帝,指挥着戴鲁比、阿利多斯、鬼斯、信使鸟回到自己身前,不屑地说道:“呵呵……你拿什么保护。忘了上一次被我冰封的事情了吗?”

“上次是我大意了,这一次不一样,我可是做好准备的!大家,上吧!”汞从口袋里取出六条头带扔给自己的精灵。

“气势头带?这种看运气的道具有什么用,别笑死人了!”

“运气?那你就来试试看好了!”

虚吾伊德、叉字蝠、尼多王、阿柏怪、耿鬼、毒刺水母一齐将头带绑好,站在汞的身前死死盯着柳伯手下的精灵。

但是他们都知道,真正有威胁的精灵不是明面上看到的这四只,而是隐藏在假面男身躯里的另一只,柳伯的真正王牌!

“尼多王,大晴天!”

“哼……无聊的招式。信使鸟,抢回来!”

信使鸟狞笑一声就准备施展出冰雹,但是他得意的笑容还没展开,却发现对方的耿鬼对他竖起了中指。

怒火中烧的信使鸟心想,区区手下败将凭什么敢挑衅我,势头一转,本应该施展的冰雹招式转变成暴风雪吹了过去。

“耿鬼,做得不错。接下来靠你们了,虚吾伊德还有毒刺水母。”

虚吾伊德和毒刺水母对视一眼,前者展开一道光墙削弱暴风雪的威力,然后毒刺水母周身闪烁出莹莹的绿光将整个队伍囊括在内,暴风雪无功而返。

但是还没结束,精灵的数量就是汞目前最大的优势。

柳伯顾忌自己会暴露身份,所以使用的精灵里只有信使鸟是他擅长的属性,其余的三只精灵与信使鸟相比水平就次了许多。

“虚吾伊德,拦住信使鸟!其余的按计划来,优先解决掉另外三只!”

看见尼多王、毒刺水母拦住了戴鲁比,阿柏怪和叉字蝠对上了阿利多斯,耿鬼独自对战鬼斯,隐藏在假面背后的柳伯眉头一皱,这与上一次的战斗没有什么区别,他不相信汞什么都没改变就敢和他第二次交手。

很快汞的精灵就击败了柳伯放在明面上的四只精灵,有些喘气的将柳伯包围。

不过面对如此境地,柳伯抚摸着怀里的小山猪,没有任何不安。

因为不管对方有什么后手,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去吧,让他再见识一次你的力量吧。”

小山猪拱了下柳伯的下巴,一直眯着的眼睛睁开了一道缝隙,小小的身躯却猛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势,足以将一切生命冻结的绝对零度再次朝着汞那边释放!

这一次汞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面对突然骤降的气温并没有感到讶异,反而让自己的精灵迎着风雪冲了上去!

最先被冰冻的是被克制的尼多王和叉字蝠,但是他们也用自己的身躯为后面的精灵挡下了不少威力,紧接着由耐力优秀的虚吾伊德和毒刺水母顶上,一步步逼近柳伯。

因为全力释放绝对零度的关系,柳伯所在的假面男身躯暂时停止了动作。但是他注意到逐渐被冰层包裹的虚吾伊德和毒刺水母,以及处在队伍最后的阿柏怪和耿鬼,这个距离不足以对方贴近。

“哼……不得不夸奖一下你,除了上次被那个叫阿金的小子偷袭,正面作战你还是第一个离我最近的年轻人。”

“但也到此为止了,再一次变成冰雕吧!”

面对柳伯自信满满的话语,汞露出微笑,“不好意思……这一次是我赢了!耿鬼!”

随着汞的一声厉喝,柳伯惊讶的发现刚刚在队伍最末尾的耿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影子已经从地底突袭了上来!

但是他并没有慌张,只是看着耿鬼身子上蔓延的冰面冷笑道:“无谓的挣扎,离我越近受到的寒气也越重,哪怕有气势头带,耿鬼的体力也撑不住的!”

“就是要他撑不住!耿鬼,同命!”

“什么……!”听到这声指令的时候,柳伯心下一惊,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气势头带只是一个诱饵,让他误以为汞是真的想将运气赌在这个道具上,但其实这只是让他放松警惕的动作,真正的目标其实是他怀里的小山猪!

变成冰块的耿鬼从空中坠落了下来,但与此同时,柳伯怀里的小山猪也同时闭上了眼睛。

失去了释放者,绝对零度招式停了下来,气温也在大晴天的照射下逐渐回暖。

汞收回已经倒下的六只精灵,往柳伯身边走去,他的肩上还有第七只没有登场的圆丝蛛在,“将军了。”

就在汞志得意满的准备上前揭开柳伯的面具,彻底确认他的身份时,炎帝背着阿金和小银破开结冰的湖面一把将他叼起往远处跑去。

“哼……跑得倒是挺快。”

假面男的内部,柳伯放下手中的精灵球冷笑道:“要是你登场的话,我的身份可就暴露了,豹佳(拉普拉斯)。”

“不过这小子我有预感会和小蓝一样是个祸患,必须除掉他。信使鸟,体力恢复了没有?”

听到柳伯的话,倒在一旁的信使鸟挣扎着站起身子飞到他面前点了点头。

瞧见信使鸟伤痕累累的模样,柳伯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哼……算了,先回卡吉镇恢复一下。”

……

汞并没有质问炎帝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在接近柳伯的时候就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

对方太镇静了,就好像在等待他靠近一样。

“他还有第六只……”听到汞的自语,炎帝低吼一声表示同意。他在柳伯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机,如果再迟一会儿,可能他和汞都有可能走不掉。

“幸好这次没暴露出我们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不然他恐怕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这种实力……我用上全部精灵才勉强换掉他的那只小山猪,如果还有第六只……”

“永久冰壁,果然恐怖。”

之前也说过,精灵的实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和大木博士同时代的人坚持培育训练到现在,这种时间资本的积累已经不是汞独自一人可以解决的。

必须转换思路,汞拿出手机拨通了小蓝的电话,“是我,你那边怎么样了?”

“很不好,有人一直在盯着我。”小蓝的声音有些低沉,她刚回到城都得知汞清醒的消息,可还没等她高兴,就发觉有人在暗中盯梢。

“他的目的我多少有些眉目,之前我在缘朱市查到的消息。铃铛塔与烧焦塔分别对应了两只传说中的精灵,其中之一是凤王,而另一只就是之前苏芳岛出现的精灵,洛奇亚。”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对方不光想要操控凤王,还想要得到洛奇亚。这两只精灵特殊的地方我还在调查,但是我不能再出现在明面上了。接下来我会将他们的视线引走,剩下的事情需要你去做。”

“你说。”

“洛奇亚在150年前的巢穴被烧毁后,最后定居的地点在漩涡列岛,我希望你赶在他之前收服。”

汞有些明白小蓝的意思了,如果柳伯的计划中必须要拥有这两只传说中的精灵,那么只要他提前收服,不管柳伯又怎样的谋划都无济于事。

“明白了,我马上就去。”

“还有,千万要保护好小黄,她的帽子……不好,我得走了,有机会在跟你说!”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嘈杂的声音,小蓝的位置似乎被发现了,他捏着手机注视向远方,心里有些担心。

炎帝扭头看了一眼背上的汞,然后默默调整了方向,向漩涡列岛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