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江月,是此次江南的都水司。”江月将自己的身份摆了出来,随后站起身来,将官印亮了出来,“请放心,此事我自会查清楚,若真如你所言,我定会给江南一个交代。”

苏泽眼睛瞪得老大,似不敢相信,“江月?昭华郡主?刚刚平定战乱的将军?”

江月颔首。

苏泽心生澎湃,他对江月多有崇拜,家中还有不少她行军打仗的英勇事迹,如今见到真人怎能不激动。

“既然是将军,那定会说话算数,苏某相信您!”

江月微微一笑,“你们此行便同我一起回江南吧,我会当着你们的面,将事情查清楚,只是我会让离行给你们易容,避免打草惊蛇。”

苏泽也明白这个道理,想到终于有人可以惩治江南那群贪官后,哪有不答应的,连忙着点头。

“还有便是你们到底抢了别人多少东西,折合成银子大概多少两?”

苏泽面上挂不住,将脸扭到一边,小心翼翼地伸出了三个手指,“咳咳……三……三千两……”

江月一听,一不注意被口水呛住,猛地咳嗽起来,“三千两?”

苏泽将江月的反应,更是羞愧,但还是点了点头。

“你们这是干了些大手笔啊!”江月不禁喃喃道,转头喊道,“明宇。”

明宇与江月早已培养出了默契,他黑着脸从房内拿出三千两的银票,递给苏泽,“给!”

“这是?”苏泽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月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给你半个月的时间,用这三千两赔偿给那些被你抢劫过的人,并亲自去给他们道歉。”

“男子汉大丈夫自该知道何事该为,何事不该为,这件事你走岔了路,到时不管他们如何对待你,你都应该认,这是你为自己做错的事应该承担的后果。”

苏泽并未反驳,他点了点头,此事他的确做错了。

见苏泽点头,江月继续,“这三千两并不是我给你的,只是根据你所说的话,你们落到这种地步与朝廷脱不了干系,这是朝廷替你们抹平的账。”

突然一转,江月语气严厉,“如若本官此行查出事实并非你所言,那么后果你自然也要担得起。”

苏泽听完,立刻举起手便朝天发誓,“我苏泽对天发誓,若有半句谎话,便让我活着诸事不宜,死后万事不顺。”

江月点了点头,“等这件事完结之后,便来江南,我让离行到城外接你。”

苏泽应了一声,便拿着这些银两出去了。

江月一直注视着苏泽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转角才收回目光。

经过刚刚的试探,江月对苏泽所说的话,已信了一半,至少其余二十万担粮食确实没有到达江南百姓的手上,但粮食怎么会凭空消失?

江月的手指不停地捻着自己的衣袖,脑子飞速转动着。

她心底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莫不是贪污?而且着贪污人员还不少,不然也不会全然被瞒了下来,京中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听见。

那这粮食到底是从哪里消失的?是从来没有运到过江南?还是被江南赈灾的官员收到了囊中?

“将军,李谷来了。”

突然明宇的声音出现在江月的耳边,江月回神,收起脸上的表情,说了句快请。

她本想身体好了点再去找李谷,却没想到李谷先来看望她了。

“江公子,你终于醒了,身体可还好?”

李谷见到江月醒来,满脸笑容,热情地快步朝走来,在这一天的相处中他已经从离行他们的口中知道眼前的这位恩人姓江。

“已经不碍事。”江月给了她一个善意的微笑,“李当家不必如此见外,我单名一个昭字,直接唤我阿昭即可,不知李当家事情可处理妥帖了?”

“那也行,既然如此,阿昭,你也别再当家当家地叫了,我比你年长,便托个大,直接叫我李哥吧。”李谷并不客气,很是随和,“大多处理好了,船也已修补好,今日便可出发。”

江月点了点头,两人便话了一些家常,只是江月明显感觉到李谷的心不在焉,见他面上有些踌躇,嘴角微微嗫动,似是有什么难以开口的事情。

“李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但说无妨。”

李谷见江月如此开口,握了握拳,下定决心,便不再扭捏,直接开口。

“阿昭,我只是不懂你为什么要放过那水匪头子?岂不是让他再去祸害其他人?”

李谷又担心江月误会他,又赶紧解释,“我并没有其他意思,我们这船人本就是你救的,自然如何处理这群水匪也该由你决定,我只是有点想不通。”

江月一听,原来是这件事,想来刚刚苏泽出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李谷。

她倒了一杯茶放在李谷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才慢慢开口,将苏泽的身份及遭遇说了出来。

当然江月也只是挑挑拣拣了一些说出来,像那些江南官员的事自然应该三缄其口。

李谷一听,瞬间了然,嘴上还感慨道,“原是如此,竟没想到那土匪头子竟是江南苏家绣坊的,不过天遭横祸,也怪不了他。”

知道理由后,李谷也就不纠结此事了,转而提到,“我们随时都可出发,不知阿昭需要前往何处,李个可送一程。”

听了离行的劝导,李谷也并未打算再继续前往丹阳县,准备打道回府,他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江月几人救了自己,自然应当先将江月几人送往目的地。

“既如此,那边先多谢李哥了,我们正打算前往江南。”

听江月回答,李谷赶忙劝道,“此处了万万去不的啊,阿昭,你也知道江南水患频发,像苏泽那样的人都落到了这样的田地,你这是作何想不开,要往那个地方去。”

额……江月不知该如何给李谷解释,总不能见一个人便告知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吧,况且刚刚她已告诉了李谷化名,这不明摆着打自己的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