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可能后院只是一个投影,根本到达不了。

接着刘长生便走向了两间厢房。

两间厢房都是坐北朝南,估计和古人的风水有关系。

所以房间的布局都很有讲究。

刘长生来到西边头一间。

刚一进去,引入眼帘的都是红色,红色的盆,红色的床,床上的铺盖也都是红色。

脸梳妆台的上面,也都是红色的梳子,红色的胭脂盒。

最耀眼的就是挂着的一件红色的长裙。

上面绣着各种精致的花纹和图案,是用金线穿插起来的。

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个裙子和画像中那个女人穿着的一模一样!”

苏雨站在旁边,惊讶道。

刘长生点头。

确实,看来这个裙子和这个迷雾有联系。

刚才那个频频出现的红色身影似乎也穿着同样的裙子。

刘长生刚想上去检查一下裙子到底有什么异常。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裙子上面突然渗出了水滴,像是被人拧出来的。

“滴答滴答!”

就这么滴落在地板上。

但是,地板上分明没有任何痕迹。

这一切都是欺骗视觉所形成的。

刘长生想要尝试触摸裙子。

就在此时,裙子无风自起,化成一道虹光,速度极快。

刘长生伸手想要把裙子抓住,但还是慢了一步。

裙子直接飘到了外面。

刘长生脚步一闪,拉着苏雨就往外跑。

因为他有预感,这个裙子和这个困境之间必然有联系。

“唰!”

裙子在空中摇摆,从厢房中飞到了大厅,停到了画像面前。

又向刘长生两人所在的方向扭动了一下。

那模样,就像是在等刘长生。

刘长生顿了一下,就看到裙子继续往外飞。

“嗖!”

刘长生顺着轨迹跟了上来,已经来到大厅。

接着,就看到裙子快速的飞向了门口的那一口古井。

就在刘长生以为裙子要飞下去的时候。

“噗!”

裙子没入井口的一瞬间,井口上面的纹路亮了起来。

发出金光,发出一声刺耳的音爆声,击打在裙子上。

裙子直接倒飞而出,这时候,裙子里面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影子。

浑身白腻,长发飘飘,即便看不清,但是光是轮廓,也能看出来是个美人。

那女人看了客厅中的刘长生一眼,眼神缥缈。

嘴里像是在说着什么,看起来像是在求助。

刘长生不懂女人要做什么。

裙子里的身影做完这一切之后,直接倒飞而出。

摔在了地面上,不在挪动。

刘长生拉着苏雨的手来到了裙子旁边。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吗?”

刘长生转过头去问道。

“没啊,我就看见裙子往井里飞,然后又出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雨摇头。

刘长生想要抓起裙子,看看细节。

然而,刚触碰到裙子,裙子就变成了一堆粉尘,消失的无影无踪。

刘长生有些茫然,看了一眼旁边的水井。

难道和这个井有关系。

不会又是贞子姐姐吧?

刘长生心中有些疑惑。

偏头往井中探去。

里面乌漆嘛黑一片,刘长生皱眉。

“你的具象化可以使用了吗?”

“嗯。”

苏雨疑惑地看着刘长生,不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

“能搞个东西出来,我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额......你说的是无人机嘛,太复杂了,我虽然看到过,但是记不住细节,弄出来的可能也没办法起飞!”

苏雨摇头。

“不用!”刘长生思索了片刻,原来苏雨只能具象出自己比较了解的东西,“你继续弄个发光体,然后在上面弄一根绳子就行。”

“我试试!”

苏雨说着,闭目开始冥想起来,在她的脑海中很快出现了一个灯的形状。

“嘭!”

白色的烟雾出现,一个画着猫头的白炽灯出现在她的手中,上面接着一根粉红色的绳子。

一看就是苏雨的风格。

“给,怎么样,形状设计的不错吧!”

苏雨自豪的说着,把灯交给了刘长生。

“哇塞,真棒!”

刘长生不知道怎么夸对方,只能敷衍道。

“呵!”

收到敷衍回答的苏雨翻了一下白眼。

刘长生把这个造型相当卡哇伊的灯缓缓放下,放入井中。

直接使用精神力延展在灯上。

“噌!”

灯泡顺着井壁往下,一阵摩擦之后,并没有收到任何的损伤。

可见,其质量不错。

可是,刘长生惊讶的发现自己附着的精神力,不知什么时候。

刚一下去,就消失不见。

刘长生皱眉,看来这井果然有古怪。

没办法,刘长生只能伸着头往下看。

因为这个井似乎对精神力有着隔绝的作用。

灯泡缓缓往下,很快出现了水面。

“不行啊,下面是水,灯泡下不去!”

这可把刘长生难住了。

趴在井边,伸着头,想着主意。

就在刘长生冥思苦想之际,水面开始翻涌。

“咕噜咕噜!”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冒泡。

刘长生盯着里面,想要瞧得仔细。

“咕咚咕咚!”

很快,水面出现了一些黑色的条形状物体。

细长,黝黑,一缕一缕的。

但是,距离太远,刘长生有些看不清楚。

于是,他把精神力附着在眼睛上。

顿时,眼睛中有白色的亮光闪出。

“这是......头发!”

刘长生惊讶道。

还真是贞子姐姐。

那头发不知过了多久,竟然还没有被腐蚀。

想来应该是泡在水中,没有被分解。

但是已经变成一缕一缕的缠绕起来,看起来像是麻绳一样。

刘长生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

越来越多的头发冒出来,这些头发沿着井壁。

开始慢慢向上攀爬。

“咦!”

苏雨这时候也过来,刚瞅一眼,就看到了头发像是生长的植物一样,开始往上攀爬,顿时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看着刘长生趴在井边上,看的那么仔细。

准是变态没跑了。

转眼间,头发越来越多,像是杂草一样,似是要把整个井洞填满。

刘长生缩了一下头。

但是,他并不担心。

猜的不错的话,这个东西应该是被困在里面的。

如果能出来,它早就出来了。

还用等到现在吗?

果不其然,头发结成一个黑柱子,对着外面钻来。

不过,就在靠近井口的一瞬间。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