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真人从天而降,用莲花救活了哪吒,哪吒也因祸得福变得更加强大,连海的国王都不敢与他正面对抗,陈塘关的百姓也终于过上了不被国王侵扰,平安幸福的日子。”

孟南絮讲完后终于松了口气,这下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没想到——

“哇——”

下面哭的更惨了。

孟南絮:???

哪吒不都活了吗?怎么还哭?可不可以按套路出一下牌!

甜甜一把抱住她身边的西装小正太:“呜呜呜,哪吒的故事结束了,我明天要听什么啊?”

运动装的小胖子眼角还挂着几滴眼泪:“妈妈那么笨,一定没记住这个故事,我明天要怎么听第二遍?”

等候区里的小胖妈:???我看你是欠打!

连傲娇的小正太也叹了口气:“不知道爸爸你不能把这个姐姐请到我家给我讲故事。”

他们后面的孟商陆和微生柏表示:不可以!

两只小反派对视一眼,近水楼台先得月,今天回去就让小姑/小婶婶再讲一个!

直播间的弹幕上也都是各种舍不得。

【呜呜呜,我和小朋友一模一样,好舍不得小孟姐姐啊】

【幸亏我聪明,刚刚录屏了】

【楼上求资源!】

【求资源 2】

【不光小朋友,连我都舍不得了好吗,这个姐姐是写儿童故事的吗?我还有机会再听她讲故事吗?】

【求求小孟姐姐开个直播间吧,我们真的好想听故事!】

【我真的一点也搜不到小孟姐姐的信息,难道她在文学界没有名气吗?】

刚刚缓过来的孟南絮粉丝:……

我们要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呢?

【我是说也许,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这个姐姐的主页和讲故事无关?】

孟南絮的粉丝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试探的小脚脚。

【不可能!姐姐是儿童文学界的瑰宝,怎么可能不干这个呢?】

【不可能!姐姐这么会讲故事,我要死死把她焊在这个舞台上!】

【不可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要代表文学创作把她抢过来!】

【我没看错吧,刚刚那个是……联邦文学协会的会长?】

【就是他!我点进去看了,不是高仿号,是经过主脑“方舟”认证的!】

【大叔威武!替我们留住姐姐!】

孟南絮的粉丝:……

陪小孙子一起看比赛的黎澜:???

她一把拿过智脑,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输入:【融奕!孟小姐是我们古文化研究所的代言人!你越界了!】

【我靠,是黎澜教授!】

【……大佬打架啊!】

【所以大佬为什么都在这个小小的直播间里?】

陪女儿看二儿子比赛的联邦文学协会会长融奕:……

你在开什么玩笑?古文化研究所?这分明是个搞儿童文学的天才啊!

“爸,黎澜阿姨说的是真的”,融奕的大儿子,融理之的亲哥,星宿科普区第一直播“来处来”叹了气,说出了真相,“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美食区第一主播吗,就是她。”

融奕:……

“人才可以挖啊!她又不是非做美食不可!”融奕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他开始给小儿子拨通讯。

“理之啊,你给爸爸要一下你后面那个选手的通讯号,对,我很看好……”

而弹幕此时终于有人说出了真相。

【星宿美食第一主播,别不信,自己去看看】

【搞什么文学!美食才是YYDS!谁也别想夺走我们姐姐!】

【天哪天哪,你们没有自己的故事主播吗?干嘛要来抢我们美食区的主播!】

弹幕乱成一团,负责人眼花缭乱,他吃瓜之余终于想起了还在比赛的事实,于是直接禁言,要求符合条件的星网账户开始投票。

毫无疑问,孟南絮的票数高的可怕。

而在现场,所有的小朋友都将手里的小花花放到了属于孟南絮的篮子里。

微生柏感慨:“还说要来帮小婶……帮你小姑,看来根本用不着。”

孟商陆挺胸抬头,虽然还是绷着一张小脸,但一点也不难看出他的自豪。

他的小姑最棒了!

看看周围失落的小崽崽们,微生柏的优越感也油然而生:“我们回去还能让你小姑给我们讲故事。”

孟商陆看看他,眼带笑意:“是给我讲,关你什么事?”

连澡都不愿意和他一起洗,还听什么故事?没门!

微生柏在和他“打了一架”后也彻底敞开了:“那是我未来的小婶婶,我为什么不能听?”

他拿肩膀撞了撞孟商陆:“别那么小气嘛,我这不是没把你认出来,今天回去我们就一起洗!”

他秀气的小脸上挤眉弄眼,看起来又可爱又搞笑。

孟商陆没理他,自顾自的回到了座位,一会儿还有两场呢,既然当了评委,那就要做好这件事。

见孟商陆没理他,微生柏只好跟在他后面不停说好话,各位的识时务。

而在微生柏看不到的地方,孟商陆的唇角翘了翘。

真好啊,像现在这样。

-------------------------------------

孟南絮受宠若惊的带着一篮子花走了出来,门口的两个帅哥都向前走了几步。

微生墨微微蹙眉,这家伙怎么回事?

将篮子交给满脸崇拜的红马甲,孟南絮直接走到了微生墨身边,笑盈盈道:“怎么样?”

她骄傲的模样像极了一只炫耀羽毛的小鸟,微生墨笑了笑,摸摸她的鬓角,替她将散落的头发拨回耳后。

“非常棒,你很厉害。”

能让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微生墨这样称赞,孟南絮别提多得意了,但她还是装模作样的谦虚了两下:“哪里哪里,一般般啦!”

“一般般?这种水平怎么能说一般般!”融理之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您就是儿童文学界的新星!”

两人都看向了走过来的年轻男人,他有着一头红色的头发,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炽烈而热情。

孟南絮摇摇头:“谬赞了,这个故事是从我祖先那时候流传下来的,并不是我的原创。”

融理之闻言一愣:“你是哪里人?”

他融家是传承已久的书香门第,祖上几代都致力于文学工作,他爷爷和他父亲为了搜集更为齐全的资料,甚至亲身到过联邦的每一颗经济星,怎么可能会错过这种等级的故事?

在心中向原身母亲的家族道了个歉,孟南絮淡定道:“我来自多蓝星,但我母亲的来历我却不太清楚,这些故事都是她以前将给我听的。”

孟家是一个有秘密的家族,希望他们不介意自己的秘密再多一个。

融理之却迅速抓住了重点,他激动道:“些?您的意思是还有其他故事吗?”

孟南絮点点头。

即使是在另一个时空,她也希望能让故乡的故事永远流传下去。

融理之得到她的肯定,快高兴坏了!小妹果然是个好运娃娃,要不是为了给她搜集新故事,他很可能就错过这个绝世大宝藏了!

激动到手舞足蹈的融理之想要上前握手以表示感谢,但却被她身边那个冷冰冰的男人给吓退了。

在微生墨那清冷若寒霜冰雪的气质下,融理之终于慢慢恢复了平静,他保持了一个合适的距离,极为真诚的恳求道:“我可以留你一个通讯号吗?”

他这话一出口,那个帅到让他都羡慕嫉妒恨的冰山大帅哥唰唰往他这里飞眼刀。

融理之:……

不,大哥你冷静一点!我不想被冻死啊!

他赶忙找补:“我爸爸是联邦文学协会会长融奕,他也看了刚刚的直播,这个通讯号是帮我爸要的。”

孟南絮有点犹豫,她讲故事只是一时兴起,并不打算正真将他发展成什么事业。

倒是微生墨斩钉截铁道:“给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