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声音走远后,顾不上周围的恶臭,火羽第一个出声询问:

“那是什么!为什么叫声这么奇怪,就像秦黎刚才杀死的那只丧尸,步伐叫声都和其它的丧尸不同”

虽然三江基地内也爆发过丧尸,只是很快就被扑灭了,虽然也是手忙脚乱,不过军人的军事素养平民肯定是比不了的,这就是为什么末世开始后,所有的团体全部荡然无存,只有军队屹立不倒的愿因!

而当时火羽带队剿灭丧尸的时候,大多数丧尸都是1级丧尸,所以找到了它们行动缓慢,智商极地,不能攀爬等弱点,很快的扑灭了基地内的丧尸。

“你想知道?!”

秦黎冷静的反问,他并不想现在就透露这些超前的信息,虽然这些信息以后会陆续的公布,不过现在这些可是他的依仗,被别人知道,很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末世里我想掌握更多的信息,现在看来丧尸以后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对敌人的无知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很强,我觉得你了解的比我多,比如进来时你说的噪音、热源、血液都是吸引丧尸的源头,这些都是我们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所以希望能教我这些生存的信息!”

以火羽对战丧尸后的看法,丧尸的队伍可能会异常的庞大,他也算是对丧尸的行为有些针对性的了解吧,所以才急切的询问!这对于丧尸的后期作战可是很重要的!

掌握信息需要的是经验和实战,这两样都是末世初期人类最缺少的,秦黎丰富的实战经验,只言片语中流露的都是可以挽救生命的信息。

秦黎侧着头观察那个丧尸离开的方向,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你和刘郡夫关系怎么?”

“大队长!嗯!还可以吧,你为什么这么问?”

秦黎没有回答,而是列出一丝笑意:

“活着跟我出去!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

这个火羽性格很耿直,也很忠诚,不畏惧危险,这在末世很难得,秦黎欣赏这种人,关键是他有着突破的天赋,不需要激活的自然突破,这个墙角看来他也是要挖的!

外面的刘郡夫不由得打了个喷嚏,他不停地揉着鼻子,身后的士兵急忙给他披上军用的迷彩大衣。

他看着远处的2号仓库,所有配备武器的士兵都在那个位置,他们围在出口的位置,上次派出的小队也是在那里进去的,只是最后从对讲机里传出的确是痛苦的哀嚎!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武器拿不出来,那就意味着所有的仓库都难以打开,那么这个军区的命运即将走向终点,三江基地所有的物资储备将在两天后用尽!

现在有收留了这么多的平民!

本来打算今晚强行攻进仓库,可是秦黎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也给他了希望。

2号仓库里面的丧尸却有两千,虽然这基地的士兵也有很多,因为手里所有的军火加起来才不到两百条枪,打开仓库强攻后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他无法替这些年轻的生命轻易的决定!

秦黎!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总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似的,也许是直觉吧,我刘郡夫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你的身上,你一定要成功!

“报告!”

王朝从吉普车上跳下,急匆匆的跑道刘郡夫的面前,刘郡夫没有看他,只是低声问了句: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凌晨出发的王朝,回到三江基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因为在外面没有看到秦黎的车队,担心刘郡夫已经见了秦黎,那么大队长的个性,自己再想收拾秦黎就很难了,所以脸都来不及洗就狂奔了过来,听到刘郡夫的话,他急忙敬礼回道:

“报告,大队长!调查清楚了,爆炸的原因就是子母导弹所为!爆炸的位置有着大量的平民,我接上他们耽误了一些时间”

真的是最新的轻型子母导弹!?这是华夏军内的高度机密武器,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唯一的一种解释就是机密泄露了!如果是真的这可是叛国罪:

“是谁干的?有没有调查清楚?”

“有!男性,21岁,是明月大学的大三在读大学生,名字叫做秦黎!”

“什么?秦黎!你确定?”

刘郡夫心里一惊,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确定,我甚至找来了他的女朋友,她可以作证!”

“王朝!”

沈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大队长,我有事情向您汇报,是关于我离队的事情!”

王朝知道,这沈芊很可能已经和秦黎是一伙了,所以他不能让沈芊出口:

“对不起!我正在和大队长讨论机要事务,沈主管有事情还是待会再说吧!”

沈芊不由的微笑:

“好!那我等王中队汇报完再过来!”

回想起武邱妍和秦黎的关系,她似乎猜到了王朝的用意。

“你!”

“好了!”

刘郡夫打断剑拔弩张的两人,皱眉看了眼王朝,这小子怎么今天这么不冷静!然后对着沈芊说道:

“你的事情不着急,我先听完王朝的汇报!”

他心里暗想,沈芊是和秦黎一起来的,这听到秦黎不利的消息突然就出现了,难道她也有问题?

“大队长!我要说的和王中队说的是一个事情!”

接着沈芊就把陈洛英越级传递命令,让沈芊去寻找被困在三江市的子母导弹!然后安排李昕内应,企图在沈芊完成任务后灭口。

秦黎的出现化解了危机,并且利用子母弹阻挡了三万只尸潮,变相的保住了基地和这1万多名幸存者!

片刻后刘郡夫面色更加的阴沉,王朝则是呆若木鸡,没想到他处心积虑想到的打压秦黎的办法,却被顷刻间被击破。

如果那个上面来的陈洛英真的做了这些事,刘郡夫肯定不能容忍,这秦黎破坏了陈洛英的计划,那么就变相的站在了刘郡夫一边,那么自己和武邱妍!

想到这里他心里的妒火不禁烧的更加旺盛,眼看自己的计划流产,他不由得挣扎道:

“大队长!那秦黎至少也是个不忠不义的人,他抛下了同学女友。。。”

刘郡夫抬手制止了王朝的发言,他现在心中正烦躁不已,陈洛英是石城来的,那么就是说是他们干的!哼!这种大手笔估计也只有那个家族的人能干的出来。

不过这个秦黎究竟是什么人,是正是邪是善是恶?自己自诩也是有些见识的却看不透这个秦黎!

“报告!大队长!”

正在刘郡夫思考的时候,卫兵焦急的跑了过来!

“什么事”

被打断思路后有些不快,脸上不禁带着威严,把过来汇报的士兵吓的一愣!

“怎么?没听到我说话吗?”

“是!报告大队长,营区那边的幸存者不知道怎么了,忽然之间就聚集在一起,然后向着仓库这边冲过来,估计至少有7千人!”

几人听完都是大惊失色!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刘郡夫震惊的问道,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即使门口放行的速度再快,这些幸存者也不可能超过七千,火羽同秦黎进去千,报告的数据只有三千。

“报告是。。。”

士兵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王朝。

本来想表现一番,本想让刘郡夫夸赞他英武果断,此刻王朝也是一脸骇然,他咬着牙:

“大队长!是我带进来的,这些人都是我检查过的,应该没有问题啊,为什么突然就!”

“笨蛋!”

“我为什么打乱顺序让他们进来?就是担心乱世的时候这些平民勾结起义造反,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普通的百姓还是流民!”

流民是会造反的啊!本就怀着一颗不安定的心,稍加引到煽动他们就会起哄骚乱,刘郡夫恼怒的看着王朝,这个一直想自己面前表现的下属!

“刘大队!现在是不是先组织让场地内的官兵先躲起来,我们有武器可以暂时举手仓库!”

沈芊首先开口,关键的时刻能像她这样处变不惊的人不多,尤其还是一个女人!

“王朝,让所有的官兵进入办公楼,你负责组织。。。”

承建之出办公楼的作用就是按照两级作用而建,平时办公、战时工事,只是刘郡夫说道一半就停住了。。。。。

“大。。大队长!我。。。”

看着已经六神无主的王朝,刘郡夫心里不禁哑然,这就是平时吹牛皮战时掉链子的标杆!

他心里不住的摇头叹息,他可是把王朝自己当做心腹培养的,刘郡夫是真的没想到王朝会是这么付不起的阿斗!

“沈芊!你能胜任吗?”

刘郡夫转身看向身后带着眼睛的年轻女孩,她可是有着管理南部军区实力的人啊!

“是!保证完成任务!”

说着她和士兵上车离开,沈芊的任务是组织所有基地内的士兵进入办公楼,并且在增员到达前,守住那里不能有丝毫的差错,这就是军令!

“大队长!”

武邱妍也跟着走了过来!身后是秦黎带回来的接近五百名幸存者!

“武邱妍!我虽然没有资格再命令你,不过作为你的老上级,这次要厚着脸皮再指挥你一次了!”

“大队长你下命令吧!”

刘郡夫不禁一声自嘲,自己戎马一声,现在能排上用场的居然只剩一个后勤官,一个退伍的老兵,而且两个还都是女孩,他没有任何的偏见,只是此刻觉得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