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镇。

北荒的一处山间小镇,全镇人口加起来也就几万人。

镇里的街道上各色各样的小贩们在沿街叫卖,茶馆、客栈、当铺等商家的生意也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镇虽小但也尽显小镇之“繁华”。

“走吧,沿着街道转悠转悠,顺道找个客栈等待与他们会合。”君天向着路人打听了打听对着说道。

梨花镇是君天和萧紫月定下会合的地方,为了掩人耳目,萧紫月也是煞费苦心。

君天一行四人在街道上缓步慢行的走着,沿道也就顾天和君天二人时常左顾右盼,时而驻足时而飞奔,对市井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

白凡和韩若冰倒是淡然无比,显然二人的眼界见识要比君天他们高很多,顾天出生在穷乡僻壤,自幼贫苦。

而君天“一睡”便是十二年,整个少年时期算是没有了,一睁眼就进入了青年,这也是君天一生的遗憾。

一溜烟,君天二人就跑的不见人影了。

……

“白凡……若冰,来这”顾天在一家客栈门口向着远处的二人招手叫喊。

“顾天在那呢,走过去。”白凡注意到前方招手的顾天说道。

“你俩跑的真快,君天师兄呢”韩若冰嘿笑着问道。

“君天师兄先进入里边定房间去了,让我在这等你们二人,”顾天回应道。

“四方客栈,走”白凡抬头看了下客栈的名字,随即三人一同走了进去。

客栈二层的一房间内。

“本来想定两间房的,结果只剩这最后一间了,好在毕竟大,正好四张床,大家凑合一晚,按照约定明日午时他们就到了。”君天给三人解释道

“好”

“没问题”

三人对于这个住处倒是无所谓,反正也就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

客栈一楼是供客人吃饭的地方,此时君天四人正坐在一起等待店家上菜。

“你们听说了吗,青山山脉前段时间有异象发生,据说还有雷劫降世,整整持续了三天异象才消失!”

“何止是青山山脉,咱们大荒域各地奇山怪地都出现了异动。”

“是啊,据说西荒、东荒、南荒的一些禁地、奇山都有不同的异象降世”

“嗯,这么大的动静,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一楼用饭的人皆在相互议论,谈论着各地的异象奇事,君天他们第一次下山,对于这等消息宗门肯定知道,但是不会宣传给众普通弟子知道。

君天四人边吃边静静的听着旁人的谈论。

不多时,客栈进来一位衣衫褴褛的老道人,走到一张桌子前,点了一盘素菜,一碗白米饭坐了下来,似乎也在听着旁人的你言我语。

不一会坐在另一边的君天四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老道,倒不是觉得对方有多么特殊,只是被对方桌子上的酒葫芦吸引了。

巴掌大的绿色小葫芦,倒了一碗酒又一碗酒,足足倒了十几碗,好似永远也倒不完,不用猜也知道,此葫芦绝对是一件空间异宝。

用完饭后的老道士放在桌子上一块下品灵石,起身道:“大劫将至,危机并存,是福不是祸是祸亦是福。”

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四周人们的议论声,纷纷看向说话的老道,静等老道下文,然后……然后就只看到老道留下沧桑背影而去。

客栈一楼内陷入短暂的沉默后,又恢复了常态,显然人们对这种人、事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君天却在思考老道留下的话语,直觉告诉他此老道并不简单,忽然间君天起身离开了客栈追了出去。

白凡三人对视一眼皆没有跟出去。

“前辈请留步……”看着即将远去的老道,君天边追边高声叫喊。

老道人似乎早已猜到什么一样,嘴角微微上翘一下,转过身看着追上来的年轻人,上下打量一番后,心中默默点了点头道:“敢问这位施主有何指教。”

“前辈严重了,指教可不敢当,我是想问问前辈刚刚在客栈里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君天非常谦逊的道。

“不管贫道说的是真是假,是何意思,施主当下最应该做的是提升自己的修为,只有修为境界足够的高,才有资格关心其他的事情。”老道不悲不喜的声音响起。

“小子知道了,多谢前辈指点”君天躬身回应。

“潜水不藏龙,海阔凭鱼跃,帝者之下皆蝼蚁!”老道人看了一眼躬身的君天,留下这最后一句话,转身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君天抬起头想请教老道人尊称时,发现早已没有了身影,心里不断重复着老道人所说的话语,眼中的神色从开始的茫然变的越来越坚定,精气神都随着此时的心境产生了蜕变,沉默良久后君天朝着客栈方向走去。

……

“师兄,怎么了这是,得什么好处了?”看着回来的君天面带笑意,韩若冰问道。

“呵呵,哪有那么多好处,我刚刚只是想追出去问问那位老道人一些事情而已。”紧接着君天把老道人和他的对话都讲了出来。

“嗯,前辈说的挺对,倘若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还谈什么其他,到时候就算大劫来临也只有等死的份。”白凡喝了一口酒道。

“是啊,我决定以后更加刻苦的修炼,争取早日化圣,希望有一天能走出大荒域看看。”顾天听后也是备受鼓舞,话语中对未来也充满了信心。

“哈哈哈,对,不管怎么样先走出大荒域看看再说”韩若冰倒是什么时候都挺乐观的。

“嗯,走出大荒域有点远,不如先谈谈大荒域内,你们谁对大荒域内比较了解,比如有哪些大的势力、出名的禁地、适合历练的地方等等。”君天看向三人问道。

君天一时之间想到了很多,想要快速提升修为需要海量的修炼资源和绝佳的修炼环境,走出去经历磨难坎坷,夺取到造化机缘才有可能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

“大荒域内的大势力我倒是知道一点,西荒缥缈宫,南荒幽冥殿,东荒青山派,而北荒却有点不同,由几个大势力共同把控”白凡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其中缥缈宫控制着一座连绵数万里的山脉,名为缥缈山脉,而缥缈宫大本营所在之地是整个缥缈山脉最大的一座山峰,被其第一任宫主命名为缥缈峰,宫殿命名为缥缈宫,这就是它的由来。”

“听说,缥缈宫清一色的女弟子,一个男人也没有。”这时白若冰接话道。

听到这话的三人都齐齐看向了白若冰,本来一本正经的介绍,却让大家产生了丝丝的非分之想。

“继续继续……我没什么意思”感受三人的目光,韩若冰嘿嘿笑道。

“接下来就是南荒的幽冥殿了,这个势力甚是神秘和恐怖,据说他们从不出南荒,而去过南荒的人又从来没人见过幽冥殿,所以关于幽冥殿的信息很少很少。”白凡说起幽冥殿,神情中带着一股向往的味道。

“那这南荒都有什么特别的吗?”君天问道。

白凡想了一下说道:“嗯,要说大荒域内的禁地,南荒是最多的,危险程度也是最高的,当然我也只是听说没去过,希望咱们将来有机会去亲身体验一下那种刺激。”

“一定有,天才出我辈,我辈出天才,你看眼下不就有四位天才嘛”白若冰一副我确实是天才的样子,手舞足蹈道。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白凡边笑边说,君天和顾天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东荒青山派就我来说吧,青山派和青山山脉哪个名字先出现的我不知道,但是青山山脉应该是大荒域最大的山脉,整个东荒被青山山脉包围,由东向北一直延伸到北荒一半地域。”白若冰头发一甩一本正经的讲述了起来。

“青山派建立在东荒青山山脉腹地,而青山学院总院则建立在东荒最中央位置,在咱们北荒和西荒都有分院,唯独南荒没有建立学院。”

“青山派是大荒域最大的门派,而青山学院则是大荒域唯一的学院,经过无数载的发展青山派和青山学院在大荒域的地位是越来越稳固,这一点任何势力都望尘莫及。”

“那这么说来青山学院的弟子遍布大荒域了吧”君天想了想问道。

“对,青山学院的底蕴不是其他势力能够比拟的,培养出来的人杰、奇才比比皆是,好多都会选择留在学院,大荒域除了南荒,其他地方的圣境大人物多数都和青山学院以及青山派有一定的关系”白凡在一旁补充道。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北荒好像最弱呢,咱们宗门都排不上号。”君天邹着眉头好似自言道。

白凡看出了君天心中的疑虑,想了想才道:“其实很久以前白山宗是北荒最大的宗门,那个时候青山派和青山学院都还没有创立,后来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动荡,白山宗才慢慢的走向衰落的,但是其底蕴还是在的,要不我也不会拜入白山宗了。”

“胖子,这等密辛你都知道?”韩若冰显然比较吃惊。顾天则是始终在一旁听着,没有吭声。

“这也不算秘密,活的够久的老怪物大多都知道点情况,这个也是我无意之中碰到族内长辈再一起谈及听到的。”白凡解释道。

君天倒是没有出声,不过心里却是嘀咕道:“难道这就是师尊带我来白山宗的原因,到底这白山宗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其实君天不知道的是,白山宗所谓的秘密就是他取走的两样东西,一件是镇宗之宝,另一件是白山宗开山祖师当年的立宗之本。

更加不知道的是,老道人所说的大劫将至也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距离现在的君天还很遥远。

“店家结账”君天招手示意,几人吃的已经差不多了,决定出去走走。

“半价,在我店住宿的客官,用饭通通半价”走来结账的店家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一脸长寿之相。

“我看几位小哥应该是第一次来梨花镇吧?”

听到店家的问话,四人点头回应。

“那你们可来巧了,本镇一年一次的花灯会正好在今晚举行,参与花灯会的年轻人居多,几位小哥若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玩玩,说不定就会有什么艳遇呢”老店家微笑着对四人讲解了一番。

“师兄怎么样,咱们看看去?”白若冰一脸灿烂的表情看向君天问道。

“走,反正他们明天才到,也许真的有艳遇呢”

“哈哈哈”

听了君天的话四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随后一同走出了客栈。

望着四人离开的背影,老店家的脸上露出了追忆般的笑容,静立片刻后转身嘀咕道:“还是年轻人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