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星辰唇色有些苍白。

难道这就是妈对那个女人的报复吗?

小的时候,他听过最多的故事就是爸妈和那个女人的事情,妈也不止一次说过自己与爸曾经是同学,互相爱慕,但却因为那个女人的插足,而被迫分居两地。

小阮星辰忍不住地在心里想着,那个女人为什么会那么坏,但等长大了,他又有了别的想法。

比如——爸为什么这么不坚定?

明明最早认识爸的人是妈、和爸在一起的人也是妈,为什么最后被爸娶回家的人却是妈的亲姐姐呢?他连自己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吗?

还是说他爱的从来都只有那个女人?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在那个女人没死的时候,就和妈纠缠,然后生下了自己和姐姐呢?

难道他不知道妈会因此被人骂成小三,自己和姐姐也会被当成私生子吗?

阮星辰的心里有太多疑惑了,但他却怎么也想不通,就像他不知道妈为什么会这么执着,非爸不嫁一样,难道这就是爱情?

他靠在墙上,半晌没有一动。

另一边,阮冉正在和阮母一笔一笔地算着账,直到深夜,她们才将账目完全整理出来。

原身在阮家的十八年里,一共花了四万三千一百二十三元,创造收益五百余万,可以说是纯纯大冤种了!

连阮冉都不敢想十八年花费四万多是什么概念,原身又受了多少苦!

阮母看着账目,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五百多万啊!

说给就全给阮冉了?一分都不给自己留?

她在心里恨得牙根痒痒!

姓阮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为什么非要赶阮冉走?难不成他不知道阮冉一走,家里会直接赔上几百万吗!

蠢货!

“小姨。”

阮冉罕见地叫了她一声姨,然后轻声问:“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舒服吗?”

阮母死死地握着拳头,说:“许是吹了凉风有些冷了,你不用担心。”

小贱人!

小贱人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想起小时候的事,然后报复自己呢!

阮母的拳握得更紧,心道,想起来又怎么样?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谁又有证据?谁会相信我打过你?

呵!

你只会被人当做是神经病罢了!

“小姨明早就把钱转给你,你早些睡,”阮母说。

阮冉点头:“小姨也早点睡,今天也累的很了,是吧?”

四目相对,阮母的眼里闪过火光,但阮冉的眼睛却一如既往地平和。

如此,两人才堪堪分离。

正如阮母所说,第二天刚一亮,阮冉的手机就接到了转账短信,她看着账户上的几个零,忍不住勾了下唇角。

她也不耽搁,直将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拎了起来,然后走下了楼。

经过昨晚那一遭,一家人几乎算是撕破了脸皮,就连阮母都收起了母慈子孝的戏码,没来相送,阮冉也不觉意外,一个人将行李箱拎到门口。

未想,她刚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头顶乱发的人。

阮冉愣了一下。

阮星辰大步走过来,从阮冉手里抢过行李箱。

“不用,”阮冉连忙拒绝:“我自己拿的动。”

“你都没有行李箱高,拿个屁,”说完,阮星辰一把就将行李箱拽了过来。

阮冉:“……”

等等。

谁没有行李箱高?

我?

她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勉强到她臀部的行李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阮星辰,你真的瞎的,别否认。

“你怎么起这么早?”

阮冉看了阮星辰几眼,忍不住问。

在她的印象里,阮星辰可不是习惯早睡早起的人,特别是现在放暑假,不需要上学,他几乎每天都下午起床,哪有早起的时候!

“别想太多,”阮星辰白她一眼:“我只是睡不着而已。”

“哦。”

阮冉说完,就不吭声了。

“订酒店了吗?”阮星辰也不看她,自顾自地问:“准备在哪里租房子?”

“在横店附近订了旅店,”阮冉说:“没租房子呢。”

“横店?”

阮星辰看了她一眼:“不会是又接到戏了吧?”

“嗯,”阮冉也没否认。

“真的?”

阮星辰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阮冉一眼,真想问问那些导演,他们是不是瞎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别告诉我又是演女主小时候。”

就阮冉这么个小菜鸡,都能演小女主了,难怪影视界会进入寒冬!

“不是。”

阮星辰嗤了一声,正要说“我早就猜到了”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阮冉的声音。

“这回演的是女主。”

阮星辰:“……”

阮星辰:“!!!”

“女主?!”他的眼睛微微瞪圆,不可置信地问:“真的?真是女主?”

“骗你做什么?”

阮星辰:“……”

靠!这帮人都瞎了吧!

他有心想讽刺几句,但一想到阮冉以后就一个人住了,到底还是没忍心说她。

这样也好。

只要阮冉能一直拍戏,她就可以养活自己了,免得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这样想着,阮星辰便道:“那你可好好拍,到时候大火了,我就有一个当明星的亲戚了,你可得多接济我。”

“哦。”

阮星辰看她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忍不住拳头一紧,但一想到她只有一个人了,他又压下了火气,带着阮冉坐上了车。

一路疾行,终于到了阮冉订的旅店了。

“阮冉,”阮星辰皱眉问:“你手里有多少钱?”

阮冉一脸戒备地看向他:“你想作甚?”

阮星辰:“……”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还能抢你的钱不成?”阮星辰气道:“我没那么没品!”

“哦。”

“哦个屁!”阮星辰呸了一声:“我是说你为什么要住这么个破地方,你是穷死鬼脱胎吗?你看看住在这里的人,几乎都是群演,你住这儿,不觉得掉价?”

他没有控制音量,话音落下,不少人都看向了他。

阮星辰见别人在看自己,也有些气,就道:“艹!你们都看个鸡儿呢!”

阮冉:“……”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有爆粗口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