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零与祖 > 第20章:直面恐惧,证实成长

宁则在从地上爬起,晃了晃方才因冲击而昏沉的脑袋,正巧看到刀鬼赏金团六人一脸凝重的望向前方,而他顺着几人目光抬头看去,却见周围已是黑沙漫漫,十米开外,浑浊不清。

而于乱石碰撞的破碎中,烟雾之后交杂着一声声如龙般的喘息。

宁则在想起什么,立即向着白世方才所在的位置望去,正巧见到白世拨开烟尘,背着长匣阔步走到了他们身边。

“恩公,这是?”

“将火灭了,不要出声。”听闻白世的命令,几人立即抽柴熄火,动作相当干脆。随即白世默默地走到灰烬旁,拾起了赏金团还未食用的肉腿慢慢地向着远离几人的方向走去。

不知是白世手中烤肉香味的原因,雾中的喘息竟顺着白世行走的方向改变了位置。

而就在感知到喘息声停滞的那一刻,白世立即将那条足有二十斤重的肉腿投向了浓雾之中。

只听“呼”地一声,烟雾猛然扩散,其中响起了一阵阵撕咬抢夺地声音,旋即雾中探出一鞭形巨物猛然甩向白世。

千钧一发之际,白世定身向后一跃,未能被雾中之物得逞,而他身后几人定睛一看,那冲出烟尘欲攻击白世之物,竟是一条硕大的龙尾!

待那条龙尾重新抽回雾中之时,里面突然没了动静,这让除了白世以外的所有人方才悬着的心此刻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寂静,迷雾,黑暗,当这些元素交织到一起时,哪怕是身为队长的释一刀,此刻额头之上也冒出了些许冷汗。

而就在众人惊慌失措之时,脑海之中竟同时浮现了白世的声音:

“想活命的话,就将身上所有的食物堆到一起。”

听闻白世的话后,几人立即撕开随身行李,连同所带的三只钩牙尸体,一同堆在了刚才的灰烬之上。

而宁则在甚至连行李都没拆开,一整个扔到了食物堆上,还一边嘟哝道:“逃命原则第一条,如果在遇到高等级零祖的危急关头,一定要将身边所带的全部食物都奉献出来,并祈祷这些存粮能刚好填饱他们的肚子,另外如果不是对于自己无比重要的物品,也要全部扔掉,尽可能减少接下来逃命的身体的负重。”

则在此番举动看得赏金团几人一愣,没想到如此危机关头,这小子对每一步的盘算竟能如此清晰。

就在这时,只听白世大喊一声“后撤”,寂静的烟雾突然暴动散开,一只巨大的龙首冲破迷层,张开血盆大口欲咬向白世,却见其快速反应并单手钩起长匣刚好卡住龙口,顺势单掌顶住匣身,依靠着面前来物强劲的力量向后滑去。

在即将撞向方才布置的食堆的那一刻,白世立即定住身形,突然激发自身体内的零之能凝于掌心之中,硬是抵消了对方的力量而停了下来。

但就在白世彻底顿住身体之时,身侧烟雾也突然溃散,又是一头龙首冲出咬向白世。而于此千钧之际,白世突然拉出长匣布条,借着龙口紧咬着长匣的力量大力的向着后者用力一甩。两只龙首就这样轻易地因他而撞到一起,剧烈的疼痛也使得被白世“操纵”的龙口松开,让他得以抽出长匣后撤回到则在他们那边。

“先生!”

“无碍。”

白世抬起手臂示意他们几人退后,只见那两龙首似是互相带着仇恨一般撕咬了起来,待一番搏斗之后两首想起了什么晃了晃脑袋后带着凶煞的目光盯向众人。

它们探出迷层的脖颈带着硕大的头颅逐渐仰起,如同帝王一般俯视众人,旋即滚滚烟尘如同受到某种强大的力量立即四散而开,带着狂风向着众人袭来。

猛烈的冲击使得除白世之外的每一人皆被吹得后退,而释一刀左手拽着释星礼,右手紧抓宁则在,拼尽全身力气才得以在狂风之中稳住身形。

待暴风渐弱,他们终于得以放松,才将目光望向前方。

“这是?”

只见一头巨大的双首怪龙张开双翼遮天蔽日,使本就身处黑暗的乱石岗更显黑暗。

宁则在望着其翼上两片如同“盅”字的红黑花纹,此零祖的名字也呼之欲出:“这是——盅龙!!”

黑沙泊自古以来生活着多种多样的零祖,其中一种龙形零祖极为特殊,他们自幼实力便可达到归仪之级,不过一旦步入洪荒钧字之境,便会进入瓶颈期,若想突破,则必须吞噬同族才可转化为自身零之能冲破障碍,继而化生一首为次首,原先本首为主首,提升至洪荒古字。

不过那之后吞噬独首的幼龙将不会再助他们突破至暝荒,必须要两只相同首目的盅龙再历经殊死搏斗,一旦其中一只吞噬掉另一只的主首,便可再上一阶,依此类推。

更有传说当两只实力抵达暝荒六巽的八首盅龙相遇,将会是整个黑沙泊乃至周围地区的灾难,而一旦其中一只获得第九首,乾坤降世,可引浩劫!

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纵使失去主首的盅龙会以最强的次首替之而存活下来确保它们的种族不会衰落,但对于宁则在而言,于这黑沙泊所见的也就最多五首。

眼前盅龙虽仅有双首,此刻的实力却已是与白世相当,但就算感知到对方实力不凡,它也不敢枉然再发起进攻,而是借方才威压欲震慑对方片刻,自己开始享用起白世刚刚命令众人布置好的食堆。

见对方狼吞虎咽的模样,宁则在自顾自地咽了咽口水,要知道,自打离开浮世间,他可是一口干粮都没吃到,见这盅龙逐渐将食物一扫而空,只能憋着怒意,无法发作。

“忍不住,就上去揍它。”宁则在闻声望向白世,见他正侧身看着他。

“我...可是我连一只至上级的牙王都对付不了...”再次想起先生之前说过的话,宁则在只能紧握拳头,却始终没有向着盅龙迈出步伐的勇气。

“这苍茫人世之中,恐惧,是实力不足的最大体现。则在,你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那小小的至上,真的不想试一下吗?哪怕此行是带着你哥哥的希望?”

“哥哥!”望着盅龙撕破他的行李,则在才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在床上迷糊之间,似是看到了哥哥的背影,好像在翻动着第二天要携带的行李,而这也就意味着,宁则存在他的行李中放了一些东西。

只听“啪”地一声,宁则在居然毫不犹豫地冲向盅龙,甚至拔出了腰间的匕首。

他突然的举动就连释一刀都惊讶了起来,这之前还在至上级零祖身下险些丧命的少年竟转眼间敢冲向实力抵达洪荒巅峰的盅龙,这种勇气,究竟从何而来?

而就在则在冲向盅龙的那一刻,白世右手作势口中念咒,隐秘地将一道天伤星牌弹入了则在的体内,随即使其瞬间感到一股刚烈的力量于心脏中爆发并向着四肢大脑快速蔓延。进而促使他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在感受到一丝微弱杀意之后,一只龙首只是微微抬眼一瞧,见来者并非那个黑袍之人,立即甩动鞭尾向着则在抽打而去。

而则在不但没有躲闪之意,反而抬起胳膊护住头部准备硬抗此击,但终究人与零祖之间力量悬殊,则在此举的结果也不言而喻。

不过,在被击飞十几米远后,则在即刻利用匕首刺入土地,借着阻力使身体停滞下来,但刚刚被击中的右臂已是遍布红肿,裸露在外的皮肤也因碰撞满是伤痕。

见到这一幕释一刀等人再一次感到惊讶至极,面对洪荒等级零祖的这一扫尾,就算是他们挨着一下都要在床上躺着个七八天,不曾想这一看起来涉世未深的少年居然能抗下如此千斤之击。

而宁则在并没有因此停下动作,反而大喝一声之后再一次向盅龙冲了过去,可就在盅龙见他距离不到十米正欲伸出巨爪碾碎来者之时,突然瞬移到宁则在身前的白世定住了则在的身体,也打消了盅龙进攻的念头。

“先...先生,行李里面,有...哥哥给我的东西...”则在的声音沙哑,显然是刚刚那一击让他受到了不小的内伤。

看到则在这般模样,白世回首向着盅龙径直走去。

宁则在看着白世孤独的背影,却道不出卡在嗓子眼里的话,只见白世卸下身后长匣,向着自己扔了过来。

“这是...”则在接过长匣爱,疑惑地看向远去的白世。

“那行李之中并没有你哥哥留下的东西,但这个,是你哥哥给我的。

待日后你独自一人陷入危急关头之时,再打开它吧。”

白世说罢,便双脚一蹬跃上盅龙背部。

在感知到背后压力之时,盅龙两首扭到身后,立即向着白世扑咬而去。

而白世那边身影一动,快速向两龙首下颚踢出两脚,旋即在它们合嘴仰头之时抓住鼻前龙角向下一压,刚好将其两首按至身侧。

“吃饱了吧?要不,我陪你们——好好玩儿玩儿!”

面对此人如此嚣张气势,两龙首立即挣扎脱开束缚,对着白世大吼一声,竟张开双翼带着他飞向天空。

见到这一幕,释一刀一行只觉白世遇到危险而大喊道:“恩公,你快跳下来,我们接着你!”

谁知白世并未有所动作,而是稳立于龙身之上,凝望远方。

与此同时,他的声音再次于众人的脑海中浮现:“除了这家伙之外,周围还有些其他不干净的东西,你们尽可能撑住。过不了多久,自会有人前来相助,各位,后会有期!”

他们就这样看着白世被盅龙带离此处,向着黑沙泊深处远去而自感无能为力,但又因白世刚才所言皆提起武器,绷紧神经。

宁则在背上长匣,看着将自己护在身后的刀鬼赏金团,百感交集。

似乎是感知到盅龙与白世的气息彻底消失,乱石岗周围产生了骚动,两只至上级钩牙王带着两支总计四十余头家族成员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内,俗话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虽说这群钩牙不敢妄想在盅龙与白世什么贪图什么便宜,但此时此刻它们潜伏周围耐心的等待显然是迎来了不小的收获。

见这些不速之客不带一丝畏惧地向着他们包围过来,众人只能默默祈祷白世方才所说的救援可以快些赶来。

“哥,你说我们,是不是...”这是释星礼第一次跟随来到这黑沙泊中,但经过这一天的折腾,若能活着回去,她绝对会发誓再也不去参与关于这里的一切委托。

“别怕,有哥在呢!”释一刀此时也倍感无奈,只能口头上安慰自己的妹妹。

看着逐渐靠近的钩牙,释一刀心中已是做出决定,提起钢刀走向前方:“兄弟们,一会儿我们拖住它们,让我妹妹和则在小兄弟先撤可好?”

四人闻声也提到走到前面:“怎么不行,我们这次委托能跟着大哥出来干,自然已在心中拟好了生死状。则在老弟,如果你真的是皇甫金昇的朋友,我们的棺材就交给你布置了!”

看着身前五个视死如归的勇士,则在立即坚定目光,将刚刚捡起的碎布条在手臂处快速包扎好,走向前去:

“不,先生说过,恐惧,是实力不足的最大体现。我是不会退缩的,至少我要证明,至上级的零祖,不是不能敌!”

见到对方有所动作,使得钩牙群顿时兴奋了起来,尽数加快速度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而就在则在他们向着钩牙群大喊冲去之时,身后突然响起马蹄踏地之音,一把赤金巨刃越过众人头顶,直取敌人性命!

“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