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特?我刚刚是不是有割掉它的头?”杰克跟身边的几个下属说。

几人闻言俱都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它怎么还活着?刚刚流出的血呢?”杰克问。

对此,众人全都摇头。

“不知道。”

“没看到。”

“法克,我就不信了,这只小白鼠难道可以复生不成?”带着疑惑,杰克伸手抓起小白鼠,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直接让小白鼠开膛破肚,奄奄一息。

但他还是不肯放过,又狠狠地踩了一脚。

两米多高的大汉,重量全集中在一只小白鼠身上,让它连骨头都成了碎肉。

“这一次,它总该死透了吧?”杰克在心里想。

接着,他想要打开门出去,一拉把手,却发现大门根本打不开——九天公司的防盗安全门,一旦关闭从内部是无法打开的,门把手只是个摆设。

整个房间就像是囚笼一样。

唯一能够打开的方式,就是呼叫外面的人,或者直接联络主控计算机“太一”。

“法克,门好像被反锁了!”一个属下说着,转身就去开窗户,想要从那里离开。

因为表面上看,九天科技是没有防盗网的,只有玻璃窗。

但是,这个窗户一样无法打开,除非有操控权限。

并且,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跟没有玻璃一样,但实际上,这是足足一米厚的防弹玻璃钢!

“先离开。”杰克说着,拿起椅子就向窗户砸去。

然而,以他两百多斤壮汉的力气,却砸不开这个玻璃窗。

甚至,他拔出自己的手枪,对着玻璃射出子弹,都只能留下一个微小的裂痕,而完全没有办法打开。

一时间,众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该死,这边的一间普通房屋,怎么防卫力量都如此可怕?”杰克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一个下属突然尖叫道:“你们快看,那老鼠。”

随着声音,就见地面上已经成了肉饼的老鼠,周身血液逐渐向躯干赶移动,不一会儿就回到身躯,撑开了身体。

然后,它扭动着,像贞子一样挣扎着爬起来。

转过头,看向杰克等人……房间的窗帘突然被拉上,灯光骤然熄灭,阴森森的房间里,一只小白鼠在原地张牙舞爪,吱吱乱叫。

而一众大汉,却被吓得心砰砰直跳。

突然,小白鼠一跃跳起来。

“啊!”

监控里传来惨叫声,商羽有些无语的看向旁边的阳惜小学妹,说道:“你这么吓唬他们真的好吗?”

对此,阳惜笑笑,问:“有红灯吗?那样效果更好。”

商羽:“……”

而恒远,则开口说:“亏他们还是FBE特工,就这?看来他们不是被派来对付你的,而是被派来送死的,他们的长官估摸着是想要裁员但是又不想花钱。”

这番话,让商羽点头,说:“有道理。”

“对了,学长你什么都能研究,我出钱,你帮我研究一种植物行不行?”阳惜突然说。

“什么植物?”商羽询问。

“随便一种能够致幻的植物就可以,彼岸花、尸香魔芋啥的,都行。”阳惜一脸坏笑地说:“跟这种吃了你‘薛定谔基因药’的小白鼠放在一起,一定超级棒。”

商羽:“……”

姑娘,你过分了啊!

但他最终还是答应了,点头道:“行吧,我试试。”

阳惜只是腹黑,他的话,嗯,心黑。

“也不用你给钱,堵不如疏,我确实应该做一些陷阱,用来给以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进,保证他们一定会非常喜欢!”商羽笑道。

对此,阳惜笑笑,补充道:“吓疯了再给放出去,效果更好。”

身后听着的恒远:“……”

现在的年轻人啊!

……

另一边,大洋彼岸,舒灯渐渐发现,FBE的经费消耗,竟然变少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询问秘书。

闻言,秘书查了一下,说:“由于您既想要抓商羽,也想要探听‘宇宙之脑’计划,FBE进行了大规模裁员……”

舒灯:“???”

妈惹法克,自己有事要他们做,然后他们就裁员?

“咳咳,不是,是大规模派遣特工出去,然后……就相当于裁员了。”秘书说:“派出去的特工没有一个回来,全部失去了联系,现在很多特工一听说要去那边,直接就原地辞职不干了!”

舒灯瞬间傻眼。

“有那么离谱?”

“就那么离谱!”秘书说。

其实,一开始派人去抓商羽的事情,FBE那边并没有怎么上心,只是把一些原本就在坐冷板凳的刺头儿跟废物派了过去。

杰克就是其中典型。

什么都会,但就是没脑子,一直不受重用。

也不是什么能力多强的大佬,就被派过去送死,成功“裁员”。

不过,经费的大规模减少,却不是因为商羽,而是因为卫疆的“宇宙之脑”计划——那种前所未有的“亿年工程”,哪怕只是战忽,也不得不查。

而且,正好赶上了“星网”的节骨眼上,更是牵一发动全身。

因此他派遣了大量人员过去。

然后,经费的消耗就越来越少。

部门大规模“裁员”,人手都有些不够用了。

但一直到现在,“宇宙之脑”的核心资料,依旧是个谜团,一丁点都没有探知到。

“法克,妈惹法克,一群废物!”舒灯气得都化身成了“妈惹法克侠”。

这时,威瑞斯通讯的总裁兼董事长威廉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的朋友,我们不能再用以往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了!九天科技在很多方面,已经胜过,甚至可以说远远的超过我们。我们必须将他们当成大敌,以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

对此,舒灯皱眉,道:“所以呢?”

“你听说过华夏的一句话吗?”

“抱歉,我不懂中文。”

威廉:“……”

妈卖批,对牛弹琴了!

“他们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就算是狮子捕杀兔子,都会用尽全力。”威廉说:“我们对付九天科技,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绝!”

“你什么意思?”

“派出所有黑客,攻击包括九天科技自身在内的所有‘星网’用户,让他们全部瘫痪。我们不需要管‘星网’有多好用,只要让他们用不了,网络世界就还属于因特!”

……

另一边,阳惜跟商羽一起讨论了大半天,让恒远都为将来的敌人默哀后,才开口说道:“对了,差点忘了,我这次来是有个情报要告诉你一声。”

“什么情报?”

“他们狗急跳墙,要发起网络攻击了!”阳惜说:“这可不容小视,他们奈何不了星网,但是能攻击使用星网的用户。一旦所有连接星网的用户都无法正常运行,那么即便他们再不愿,也只能退回去使用原本的因特网络。”

此话一出,商羽立刻笑了,笑得很灿烂。

“网络攻击?好啊,我早就在等着他们了,听说做‘防火墙’很赚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