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 > 054越想越气

“绾绾。”

赵兰心握住了魏婉芸的指尖,比起之前面对太夫人几人时候的气定神闲,此时的赵兰心有些手抖。

魏婉芸自然知道,是因为气得。

若不是因为她上一世已经见识过了魏耀宗的薄凉和冷漠,此时看到这封通篇数落了自己不知廉耻,没有教养的字眼,魏婉芸必然也会伤心难过的。

这天底下,哪有一个父亲这样说女儿的。

只不过是因为拒绝了四皇子,再加上德妃的迫害,他便将所有的火气和愤懑都发泄到了魏婉芸的头上。

数落了魏婉芸不知廉耻,跟外男同乘一骑,更骂她没脸没皮,不顾身份钻去灾民堆里过夜……

魏婉芸知道,阿娘虽然对魏耀宗彻底死心,但也没料到他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薄凉至此。

阿娘更多的是心疼她。

再联想起魏婉芸刚进门就扑进她怀里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赵兰心越发笃定魏婉芸是在魏耀宗那里受了委屈和欺负。

念及此,魏婉芸扬眉,对她展颜笑道:“阿娘,我真的没事的,回头跟您解释。”

闻言,赵兰心见她神色确实如常,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母女两人完全无视了主座上的太夫人。

这让太夫人格外恼火。

她抬手猛地一拍案几,拿出了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来。

“这是耀宗的亲笔信,总不能污蔑了她!赵兰心,你还要护着她吗?耀宗也说了,她这般性子,若不再加以管教,将来迟早要丢尽我魏家的颜面!”

话音才落,赵兰心眸色一沉,将要开口,却被魏婉芸反握住了她的手,并抢了先。

“祖母,我同府中下人同乘一车是事实,但一起出城救下灾民,也是事实。”

“当时情况紧急,为了救人才顾不得许多,那时候上千双眼睛盯着,连外人都不曾说半句不妥,反倒是我爹来指责我的不是。”

说着,魏婉芸垂下眸子,惋惜道:“既然我爹认为我这般做法不对,那回头四皇子赈灾回京,等论功行赏,这城外救人无数的功劳,我们也就不必要了。”

本来太夫人还要驳斥魏婉芸两句,可是听说有功劳可领,当即眼前一亮。

不过,下一瞬她想到魏婉芸竟然拒绝了四皇子,当下脸色又是一沉,“敢拒绝了四皇子,你倒是好大的脸面!”

魏耀宗并没有将德妃派人暗算他一事说出来。

因此,太夫人一想到没能结成这门亲事就肉疼得紧。

魏婉芸也确实是累了,实在不想同她们做口舌之争。

但偏偏王香莲还要在一旁火上浇油道:“就是呢,这多好的一门亲事,我们婉芸竟然都瞧不上,那可是皇子啊!若是成了,咱们魏家可都要挺起腰杆做人了,谁还敢看轻?”

沉默良久的魏婉宁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似的,阴阳怪气道:“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郎君才能入得了我们婉芸的眼呢。”

太夫人一听,越想越气。

见状,在赵兰心发火之前,魏婉芸已经展颜笑道:“王姨娘既然觉得可惜,让大姐姐嫁过去不就好了?”

魏婉芸故意将“姨娘”二字咬得极重。

闻言,魏婉宁面色一僵。

魏婉芸笑眯眯,故作遗憾道:“哎呀,我忘了,大姐姐是庶出,身份配不上的,瞧我这记性。”

王香莲:“……”

魏婉宁:“……”

赵兰心魏婉芸这母女俩的嘴,怎么一个比一个利索!

一句话呛得两人面红耳赤,半天开不了口。

最后还是太夫人看不下去,怒斥道:“魏婉宁,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姨娘和大姐姐!礼仪尊卑你是半点儿都没有,看来当真要给你请个夫子好好教导教导了!”

话音才落,却见魏婉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在太夫人被彻底气疯之前,她笑道:“哦,祖母还知道她是姨娘,我差点还以为祖母将她当做了我的母亲呢。”

言外之意,一个姨娘也敢对嫡女的婚事来指手画脚。

这一句话,打得王香莲的脸火辣辣的疼。

太夫人怒斥道:“就算她只是姨娘,那也是你的长辈。”

魏婉芸眨了眨眼皮子,尚未开口,赵兰心就已经拉着她的手站起身来。

“一个妾室给嫡女当长辈的话,以后母亲还是不要说了,免得贻笑大方。”

也知道她们没有别的事情,赵兰心连看都懒得看她们一眼,拉着魏婉芸就要走。

但魏婉芸脚下的步子却没动。

“阿娘。”

她眨了眨眼睛,又转头看了一眼几乎要被气晕过去的太夫人,然后笑眯眯道:“我记得,刚刚你那张字据上说,你的陪嫁若是自己愿意,才会拿出来,旁人动不得,是吗?”

话音才落,在场的几人哪里还顾得上置气,当即眼皮子都跟着跳了跳。

赵兰心自是了解女儿,一开口就知道魏婉芸打的什么主意。

福云楼地处京都最繁华的百福大街,原是京都数得上号的酒楼,每月进账不菲。

前几年,因着魏家的开支不小,在太夫人的软磨硬泡之下,她便拿了出来交由她们打理,里面的进账都用于府中开销。

只是酒楼越做越大,账上的收入却越来越少。

对于赵兰心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并不在意。

所以哪怕知道王香莲贪墨,她也是懒得搭理的。

如今既然魏婉芸提起,虽然不知道魏婉芸为何突然要这福云楼。

但赵兰心还是顺着她的话,笑着点头:“自然是的。”

魏婉芸故作委屈道:“阿娘,我上次路过福云楼的时候,里面的掌柜伙计都不认得我。”

赵兰心会心一笑,看着魏婉芸,话却是对着太夫人说的。

“那怎么行,那可是我给绾绾留下的嫁妆,改天娘就亲自叫那些管事过来认人。”

说着,她一转头,笑吟吟看向太夫人:“横竖这两年福云楼在妹妹手上也没经营出几两银子。”

“明日便让他们将账本送过来,日后,我另外再叫人送双倍的进账过来。”

太夫人本来是不大乐意的,但一听以后会有双倍进账,哪里还有不乐意的。

因着高兴,她刚刚被这对母女怼得差点儿心梗的怒气也淡去了几分。

王香莲原本要转圜的话才卡在喉头,就听太夫人闷声道:如此,你看着办吧便好。

话音才落,王香莲心口一窒,竟是直接晕了过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