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诡神,从刽子手开始 > 第50章 斩杀降头师

民俗事物调查局,大院!

曹平在缓缓打着拳,拳只三势,顶角、踏蹄、运皮……渐渐地,一丝丝雷音开始从他的身体里迸发出来,融入这三势拳法之中。

17号禁地的“龙”,暂时奈何不得,计划搁浅,在离开之后,曹平指着天发誓,自己身体半点毛病都没有,但在董也强烈要求之下,还是去军医院进行了全身体检。

按照老专家说的,半点毛病都没有,壮得像头牛。

练武之人,耐操,抗造。

更何况,曹平掌握断魂手的天赋,能够调动全身的精血,区区脑梗,血气一激也就痊愈了。

一套“牛魔大力拳”配合着“虎豹雷音”练完,曹平并没有再继续,而是闭目沉思,吸收消化。

满脑子都是肌肉的武者,只会夜以继日,用粗笨的法子来打熬**,进度缓慢,粗鄙不堪。

高智商的武者,能够归纳总结,举一反三,再配合鬼神游戏角色的模拟推演,事半功倍,实力“噌噌噌”往上涨。

缓缓睁开眼,曹平嘀咕道:“我距离所谓的‘打破虚空、可以见神’还有很长的距离啊!只能通过血气感知到大的器官、经脉,毛细血管还是很难看清楚的……更不要说穴位了……”

什么是神。

丹经中的“神”,拳法中的“神”,绝对不是天上那些虚无缥缈的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之类的,而是身体之中的许许多多敏感细微的穴位,这些穴位敏感点主宰着人身体的运行,就好像掌管天地万物的神灵。

打破虚空,可以见神。

也就是人的修炼敏感程度,到了最高境界洞悉入微,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每一个细微的穴位敏感,清楚地知道这些穴位有什么功用,在身体内发挥着什么作用。

武道修行,一步一个脚印,没有捷径可走。

曹平收起了功夫,打开手机,查看一遍国内外的新闻。

国内虽有小灾,但大体还算稳定,而国外的话,这就不好多说了,人口少也是有原因的,爱作死。

但好在游戏还只是前期,即便作死也闹不出大灾大难。

国际上的事咱也管不了,也就是看个热闹。

八小时倒计时结束,玩游戏才是正事。

正好董也、公孙姒、关心关怀都在,他打了声招呼,准备将新手村BOSS给推了。

【…………】

【你仗着高超的武艺深入蒋家老宅,此地你来过数次,也战死过数次。蒋家以贩卖福寿膏起家,打手无数,但也经不住你这般无休止地刷怪。】

【他们出高价从徽山府请了一批武林好手前来,今日,你落入天罗地网。】

【可你毕竟是得到了关圣帝君的真传,这些江湖绿林人士哪里是你的对手,你轻松杀穿了看家护院的护卫,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艹!”

江南沿海某个学校的宿舍里,少年将手机摔在了床上,他的手机屏幕上划过一道文案。

【你被刽子手斩首……你已死亡!】

曹平这边,根本没在意一个玩家在游戏里死于自己的刀下,实力稳步上升的他轻轻松松推进,终于,在今天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蒋家终于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他们成功请出了隐藏在深宅大院里修炼的南洋佬降头师。】

降头师是流行于南洋的职业。

降头师因修炼方向不同,又划分出药降、飞头降、鬼降、血咒、爱情降等等。

但无一例外,这些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与诅咒有关。

南洋最盛行的,便是阴毒诅咒类。因为诅咒可以杀人于无形,且见效快,过程阴毒,令被诅咒者在痛苦中死去。

明确了阳城小BOSS是个降头师,曹平自然细细分析过降头师这种职业的危险性,做好了万全的计划。

【这是一个穿着普通、相貌也平平的中年男人,他早已经在暗中窥视你许久,此人一出现在视野里,在第一时间便对你下了鬼降。】

【你已被恶鬼缠身!】

【你的金钟罩虽然抵挡住了恶鬼的袭击,但却被其连破九层,剩下一层也是岌岌可危。】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深谙此道的你没理睬恶鬼的攻击,不与召唤生物浪费时间和精力,直接提刀向南洋佬杀去。】

【你一刀斩去,如同斩杀其他人那样对着脑袋便是剁。】

【果然,在你预料之中,这个南洋降头师不仅擅长鬼降,也懂飞头降,你这致命的一刀对他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南洋佬成功对你下了血咒。】

【恶鬼也破开了金钟罩……】

【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你的嘴角微微一扬,这斩首的一刀瞬间变招,劈开了南洋佬的胸膛,显然,这个南洋佬低估了你的实力和应变能力。】

【南洋佬在死亡前对你下了恶毒的诅咒。】

【你因为被恶鬼缠身、身中血咒……战斗力大幅度的下降。】

【“砰砰”,好几声枪响,这种来自海外的科技造物送你回了复活地。】

【你已死亡】

“咕噜……”

先干半壶浊酒,然后嗑下了一粒头孢(大力丸),手里拎着大刀,虽然身体因为身中血咒而有些许异样,但略一感知就知道并没有大的问题。

他扭头一看,缠身的恶鬼从虚空之中显露了出来。

头发冒着绿色的火焰,高达一丈,像火焰一样燃烧。他的五官扭曲,狰狞而恐怖。

“夜叉鬼!”

曹平暴喝一声,同时,董也那大嗓门也响了起来:“天地有正气……”

轰!

大刀上爆发夺目的赤芒,血焰滔滔,至刚至阳的精血阳气顺着刀身汹涌而出,斩出近米长的灼热高温刀气,狠狠劈斩在夜叉鬼的胸膛前。

砰!

一声巨响,夜叉鬼当场被劈中,胸口被狠狠削飞一大块,周围伤口缭绕起滚滚黑烟。

下一秒,一道浩然正气兜头而下,就像一道探照灯的光柱般将夜叉鬼定住。

“咣咣!”

“笃笃!”

“天清清,地灵灵!X2”

“铮”的一声,这是剑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