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炊烟 > 十倍赔偿

蔚司裕连忙道歉:“阚小二,对不起啊,这次确实是我鲁莽了,我向你道歉,你就原谅我吧!”

阚云昇“登”的一下站起来,怒气冲冲的走开:“不原谅!就是不原谅!不止不原谅,我待会儿见到小棠儿还要要你的状!”

阚云昇这副样子,惹得蔚司裕哭笑不得。

褚棠儿虽然听不到声音,却知道肯定是蔚司裕好心办坏事,把阚小二惹得不高兴了,正在耍小性子呢。

“下面拍卖第二件物品,醉云仙树!”

褚棠儿眼睛一亮,终于等到了!

醉云仙树被端上来时,有些出乎褚棠儿的意料。

她想象中的醉云仙树应该是高大茂盛上面还结着许多饱满鲜嫩的果子。

绝不应该是如今眼前这棵……小树苗。

这醉云仙树,树木矮小、枝干简单,叶片稀疏,三三两两的挂着几颗红豆大小的小果。

放在拍卖台上仿佛就是一个小盆栽。

有些观众不禁怀疑:“这…该不会是糊弄人的吧?”

拍卖师郑重担保并且详细介绍后,大家伙才相信这就是传说中的醉云仙树。

原来这棵醉云仙树是因为生长在山间裂缝,处于常年不见日月的深处靠吸食魔兽的灵气才长成,看上去“营养不良”。

有这样功能的树可不多见,此番必定是要排出高价了。

拍卖师轻咳几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重新拉回。

“起拍价五百橙币,每次加价不少于十橙晶,现在,开始起拍!”

褚棠儿抬眸看向对面二号房的窦瑟桉,眼神更加坚定了一些。

这醉云仙树,她势在必得!

观众们的心里都有些啧舌,比起上一件莫名其妙从一百红晶起拍,炒到十黄晶收尾的手链。

醉云仙树起拍价五百橙晶已经是非常友好,想必肯定又要惹气一阵腥风血雨吧。

人的本性,他们都想知道楼上的百里楼主,阚小侯爷还有蒙面人谁能斗得过谁。

看到底是百里楼主资产雄厚会赢,还是阚小侯爷权势滔天获胜,亦或者是蒙面人依旧不畏财、权更胜一筹。

“五百五十橙币!”第一个叫价的并不是二楼的哪一位,而是楼下观众席上的人。

这个人褚棠儿还认识,正是道南城的少城主——赵子越。

有了他起头,下面的拍卖者纷纷争先恐后的报价。

万一楼上的几位爷都是奔着最后一件拍卖品而来,看不上醉云仙树,那他们可不能错事良机啊!

醉云果疗效多多,常年结果,这可是十分长久的灵丹妙药啊!

一段时间过去后,一层的人逐渐叫不动了。

“一枚黄晶。”

还是道南城少城主赵子越。

虽然有不少地方上的小权贵来参加拍卖会,可这毕竟是在道南城,是在赵家的地盘上,旁人不敢轻易和赵子越争抢。

有几人掂量着,放下了手中的牌子。

拍卖师激昂的高喊:“一枚黄晶第二次!”

场外围观群众惊呼,天哪!不是吧?一条手链十黄晶,而醉云仙树却才一黄晶?

赵子越嘴都快要咧到耳根,哈哈,仅用一枚黄晶,醉云仙树就收入囊中了!哈哈哈!

“一枚黄晶第三……”

锤子快要敲下。

“两枚黄晶。”

二楼二号房终于传出动静,窦瑟桉终于出动了。

一出口就是把先前所有人的“成果”整整翻了一倍!

赵子越收起他狂妄的笑声,眼眸转动几下,二号房刚刚坐镇的可是阚小侯爷……这个叫价的身份自然也不一般……

可是,这次拍卖会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拍卖品就是醉云仙树了……还是得小心点儿再争取争取。

于是赵子越放低姿态,尽量不惹怒上面的人,好声好气的开口:“两枚黄晶,五百橙币。”

窦瑟桉丝毫不给面子,紧接着出价。

“三枚黄晶。”

这一下就涨一枚黄晶……谁受得了啊……

赵子越心都凉了半截,照这叫法……他可撑不了几轮。

但醉云仙树太过珍贵,他不想放弃,两人又拉扯了一会儿。

窦瑟桉眉头都没皱的喊出:“十黄晶。”

赵子越看不见楼上人的表情,他只知道自己心里已经崩盘了。

他咬咬牙:“十黄晶外加十橙币!”

身边一位端坐着,管家模样的老者,摁住他,提醒:“超了,没那么多晶石。”

赵子越面露囧色。

可他已经喊出价了啊,如今只能等上面的人继续加价,大不了他不抢了呗。

窦瑟桉缓缓站起身来,向下看。

赵子越内心忐忑,这位高高在上的少年该不会……因为他一直同他抢东西,心中不快了吧?快出价啊,你不是想要醉云仙树吗?让给你啊!出价啊?

窦瑟桉却不再叫价,就这么面带笑意的盯着赵子越,仿佛已经洞察一切。

褚棠儿只是看也看明白了,倘若拍卖成功当场无法支付全部晶石,可是要赔偿十倍的。

现在赵子越就处在这样的尴尬中,喊了价却出不起,对手就等着他支付十倍价格。

当然,褚棠儿也对醉云仙树势在必得,如果她现在叫价,战场就是她和窦瑟桉的了,顺便可以解救赵子越。

只是这赵子越可没有给她留下半分好印象,反而处处恶心她,她并不想帮忙,悠悠的等着看好戏。

赵子越想要找人当场借十橙晶,但他只是一个边境城主的儿子。

而上面那位大家方才可看清楚了,那可是夺央宫的继承人,又是太子殿下的“自己人”,任谁也不会与太子殿下作对来帮他的。

于是在最后一刻。

赵子越也只能认命。

他举起双手大喊道:“我放弃!我弃权!”

生怕晚一刻就要支付十倍罚款。

拍卖师照例提醒他:“这样的话就要被判为恶意抬价了。”

赵子越哭巴巴的认命:“是,我上交罚款。”

于是他肉痛的上交了一千橙币。

比起支付十倍罚款,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褚棠儿一挑眉,心中的暗爽显露无疑。

赵子越,活该!

马上就要到她出手了,如何能赢过窦瑟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