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摩智,段延庆,两人看着紧闭的大门,脸色凝重。

仿佛这不是大轮寺的寺门,而是通往深渊的大门,里面关着洪水猛兽。

“明王,此人法驾大轮寺, 显然是冲着你来的,段某告辞,改日再来登门拜访!”

“段施主,此人功力如此深厚,千米之外就能发现你我的存在,如果他要与你为敌,难道你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不试试怎么知道?他若出手对付明王,段某正好趁机逃命!”

“段施主念头通达,让贫僧好生羡慕。不过贫僧如果死了,段施主上哪儿去寻六脉神剑剑谱?得不到六脉神剑剑谱,段施主能不能打赢段正明都是未知数,更不用说天龙寺的高僧!”

“明王,你是吃定我了?”

“合则两利,分则两害!何况内功修为不代表实力,普天之下,恐怕还没人能打得过你我联手!”

“明王好伶俐的口齿,不去唱戏可惜了!”

“哈哈,段施主既然已经答应, 那就一起进去!”

两人一左一右,推开寺门,双双傻眼了。

偌大的寺内极为空旷, 连一个番僧都没有。

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悬浮于半空中。

他双眼紧闭, 似睡未睡, 似乎进入到了某种极为特殊的状态。

而这种状态对于整个武林来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慕容复,居然是慕容复!”

“天人合一, 是天人合一!”

两人同时惊呼。

后天之后是先天,先天之后是天人。

天人境界早已经不复存在,近百年来从未出现过。

这种级别的强者,一举一动都能与天地融为一体,能调动天地之力为己用。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达摩一苇渡江,列子御风而行,这就是天人强者的典型案例。

而天人强者的境界,就是天人合一。

当然,就算没有晋升天人之境,如果机缘巧合的话,也有可能进入天人合一状态。

慕容此时的状态,就是天人合一!

“这才一个月没见,他就变得这么强了?”鸠摩智此时真的很想抬头问苍天,为什么如此不公。

自己参佛悟道几十年, 每一天都不忘修炼, 直到现在都没进入过天人合一境界。

慕容复居然做到了?

自己不辞辛苦千里奔波, 蒙面潜入少林寺偷取易筋经, 苦修十几天,停滞多年的功力才有了那么一丁点儿的提升。

慕容复什么都没干,功力居然成倍成倍的暴增?

自己剃度多年,秃了才变强。

慕容复黑发浓密,居然也能这么强?

这不公平!

这一刻,强行修炼少林七十二绝技、六脉神剑、易筋经的后果,终于爆发。

内心极度不平衡的鸠摩智,失去了往日的宝相庄严,双眼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丝,赫然已经进入了走火入魔的边缘。

人不一定会老死病死,也有可能被憋死气死!

“明王,冷静!”

就在这时,段延庆的腹语声响起,将鸠摩智从坠入深渊的边缘拉了回来。

他满头冷汗,连忙双手合十,朝着段延庆行礼:“段施主,贫僧欠了你一个人情。”

段延庆却没有理他,一双无法闭上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慕容复,沉声道:“明王,慕容复此时处于天人合一的顿悟状态,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如果错过这次,恐怕就再也没有杀他的机会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鸠摩智浑身一震,明白了段延庆的意思。

慕容复现在已经如此强大,一旦顿悟成功,必然会得到史诗级提升。

别说他和段延庆联手。

就算把少林寺那三个同行叫上,恐怕也不是慕容复的对手!

然而顿悟状态,无相无我,根本无法感知到外界的一切情况。

要杀慕容复,的确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

“阿弥陀佛,贫僧从不杀人,还是段施主动手吧。”鸠摩智没说谎,他确实从来不杀人。

杀生造孽,这是佛门的一大忌讳。

杀戒,绝不能开!

“哼,我段氏皇族虽然信佛,却不像明王这样虚伪!”

段延庆哼了一声,伸出右手食指,一道无形指力激射而出。

一阳指力!

然而四品的一阳指力,却宛如泥牛入海一样,刚刚靠近慕容复三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尺气墙!”段延庆惊呼。

但凡先天高手,都能真气外放,形成气墙。

普通先天高手真气有限,哪怕形成气墙,也只有薄薄的一层膜,连半寸都不到,毫无意义,一根手指头稍微用力都能戳穿。

慕容复的气墙,居然足有三尺厚?

“段施主,不要用一阳指,用你的铁杖!”鸠摩智忽然说道。

此话一出,段延庆心中拨云见日,点头:“好!”

一阳指全凭功力!

功力越雄厚,威力越强。

他的功力远不如慕容复,和慕容复拼功力,岂不是关公面前舞大刀,自取其辱?

一阳指的优势,其实并不是攻击力,而是攻击距离、攻击速度和出其不意。

单论攻击力,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武功,还不如一把菜刀!

“杀!”

段延庆调动浑身功力,灌入铁杖之中,朝着慕容复戳了过去。

他将肉身之力和真气结合,这是致命一击,自信连石墙都能戳穿,却依然没能刺穿三尺气墙。

哪怕慕容复处于顿悟状态,对外界一无所知,全凭自身真气被动防御,他还是伤不到慕容复一丝一毫。

他和慕容复之间的差距,简直比岳老三和他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明王,出手吧,段某无能为力,只有你才能对付他!”段延庆内心无比苦涩。

堂堂四大恶人之手,有资格开宗立派的武道宗师,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其实他天资聪慧,悟性比段正明、段正淳高多了,而且有远超常人不知道多少倍的毅力,否则也不可能在濒临绝境的情况下,活出了第二世,而且成为江湖上一等一的大高手。

这还是重度残疾的情况下。

如果没有当年的那场浩劫,他不光早就坐上了大理国的皇位,而且绝对能将一阳指力修炼到四品之上,功力未必不如鸠摩智!

“这……”鸠摩智迟疑了。

他真的不杀生,这是他的信念,也是他的底线。

“明王,就算你想杀慕容复,也没那么容易!他功力深厚,你现在偷袭,最多也就是让他走火入魔,经脉尽断,变成和段某一样的残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你现在不杀他,等他从顿悟中苏醒,就会杀了你!”

段延庆急了,没想到鸠摩智居然是这样的人。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江湖上哪个赫赫有名的高手,手底下没有几十上百,甚至几百上千个亡魂?

就连那些万千敬仰的大英雄,也一样!

少林寺的玄慈方丈,没杀过人?

丐帮帮主乔峰,没杀过人?

死在他们手上的,可不光是大奸大恶之徒,甚至还有无辜之人!

你身为吐蕃国师,一句话就能决定整个国家的命运,就能改变千千万万人的命运。

你居然没杀过人?

我特么还真不信!

鸠摩智沉默片刻,下定决心:“好!”

他虽然不想杀人,但也不想被别人杀死,最好的结果就是将慕容复重创,变成一个对自己毫无威胁的废人。

鸠摩智暗自运转易筋经功法,一身纯正的佛门真气涌入手掌之中,化作金刚般若掌力。

他的功力确实精进了不少,一掌拍出足有二三十层后劲,如惊涛拍岸般连绵不绝,冲击慕容复的三尺气墙。

单论功力,他肯定远不如慕容复。

然而慕容复的真气在整个庭院中宣泄,形成的三尺气墙是一个不太标准的球体。

而他的掌力却集中在一个方向上,以点破面,这才有了打破三尺气墙的可能。

“成了,就要成了!”

两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以点破面确实有效,持续不断输出的掌力,不断冲击三尺气墙,艰难而又坚定的往前。

一二三,用力!

四五六,加油!

小智,往前冲!

三寸!

两寸!

一寸!

就要破了!

就在这时,漂浮在半空中的慕容复,往后移动了一尺。

他身前的真气墙增加到了四尺厚,而身后却只剩两尺。

鸠摩智和段延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眼了。

好你个慕容复,顿悟状态居然还会动的?

同一时间,一个人的真气总量是固定不变的,形成的球形真气墙,直径也是固定的。

正常人的真气墙,一定是以中丹田为球心,前后厚度相差不多。

但慕容复的真气墙,球心居然可以不是中丹田,而是身体的任何地方!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球形真气墙直径不变的情况,慕容复能在这个球里任意移动,这特么的怎么搞!

鸠摩智咬牙:“只差一尺了!段施主你也出手,就不信破不了他的气墙!”

“好!”

段延庆立刻出手,一阳指力和金刚般若掌融为一体,又向前突进了一尺。

结果慕容复也跟着往后移动一尺,打不着!

这货是属泥鳅的吧?

段延庆沉声道:“明王你先撑着,他现在身后的真气墙厚度不到一尺,你牵制正面的真气,我从身后偷袭!”

“好!”

鸠摩智使出吃奶的劲,憋得满脸通红,这才勉强维持住失去段延庆一阳指力后的阵线。

而段延庆,则迅速移动到慕容复身后,举起铁杖猛的一戳。

他就不信了,拼劲全力还戳不破一尺气墙!

紧接着,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慕容复的气墙就像被上下左右四个方向的巨力压迫一样,变成了横放的椭球型。

他身前的气墙依然是五尺,身后的气墙居然也暴涨到了三尺。

而他上方和下方的气墙,却连一尺都不到!

鸠摩智:“……”

段延庆:“……”

这厮到底修炼了什么武功,真气墙还能改变形状的?

“再来!”

段延庆不信邪,来到慕容复上方用力一戳。

球形真气墙居然恢复成球形,而慕容复则移动到了下方!

“再来!”

“再来!”

“再来!”

不到一分钟内,段延庆足足换了十几个方向,结果慕容复的气墙也跟着改变形状,根本戳不中!

“再来!”

段延庆又要出手,却看到真气墙重新恢复原状,金刚般若掌力消失了。

低头一看,累得浑身冒汗的鸠摩智,仰面朝天在地上躺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段……施主,来……不动……了!”

鸠摩智两眼无神。

段延庆一次次出手,每一次消耗的真气并不多。

而他却一直用掌力牵制慕容复的大部分真气,能一样吗?

一个是敌后游击战,一个是正面战场。

虽然都很重要,但损耗真不一样!

拉磨的驴也扛不住啊!

“放弃吧段施主,我们破不了他的真气墙。”鸠摩智恢复了一些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双手合十,满脸慈悲,宝相庄严。

“罢了!明王,我们先交换武功,然后找个地方闭关修炼,等修为大增后再来对付慕容复!”段延庆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放弃,好汉不吃眼前亏。

“好。”

两人转身往寺门的方向走。

然后刚走没几步,就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不断拉扯他们的身体。

他们走得越远,拉力也就越大!

慕容复的三尺气墙,居然变成了一个庞大的真气漩涡,将他们朝中间拉扯!

“这,这到底是什么武功?”

两人简直要疯了。

打,打不过。

逃,逃不掉!

这还赖上了,你这是真气墙还是橡皮糖?

“段施主,放弃吧,我现在一切都看开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反抗就是不反抗,不反抗就是反抗……”

此时此刻,鸠摩智深刻感受到了命运的无常,就像原本剧情中掉进枯井中,被段誉吸干了内力一样,对人生、世界、生命和佛法,都有了新的感悟。

实际上他现在的处境,比原版剧情还憋屈。

慕容复的真气漩涡,和盖上井盖的枯井有什么区别?都是逃不掉。

他现在虽然功力还在,但和被吸干功力有什么区别?都是反抗不得。

练武就是不练武,不练武就是练武。

女人就是男人,男人就是姑娘……

“明王,振作起来,只要还活着就不能放弃!”另外一边,段延庆和鸠摩智完全是两个极端。

一个万般无奈之下选择躺平,一个哪怕身处绝境,依然在顽强的反抗。

谁说惨遭蹂躏的不算英雄?

一个长发飘飘的白衣女子,在他的脑海中浮现,那是他心中永远的光。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段延庆终于累了,停了下来。

这时候,鸠摩智的声音响起:“段施主,反抗就是不反抗,不反抗就是反抗……”

“明王说得对。”段延庆点头表示赞同。

他算是明白了,慕容复现在完全是应激反应,真气自动护体。

你打他,他的真气就会变成真气墙。

你想走,他的真气就会变成真气漩涡。

而只要你什么都不做,他的真气就不管你,爱咋咋地。

“明王是有大智慧的,早就看穿了一切。”段延庆心想。

他沉声道:“明王,既然走不掉,我们就在这里交换武功如何?只要你我都练成六脉神剑,到时候双剑合璧,未必不能破了慕容复的气墙!”

“好。段施主刚才救了贫僧一命,就由贫僧先来吧。”

鸠摩智找了块石子,就要在地上把六脉神剑剑谱画出来。

然而他刚刚开始,就看到段延庆脸色大变,紧接着听到了段延庆的声音:“明王小心!”

鸠摩智战斗经验丰富,反应速度极快,转身就是一掌。

砰!

他倒飞出去,却只飞了一半,就被慕容复追上,又是一掌。

鸠摩智来不及躲避,抬手就是一掌,内心迷茫。

什么情况?

难道慕容复的顿悟已经结束了?

他连忙看过去。

慕容复依然紧闭双眼,仍在顿悟之中!

“顿悟不都是精神感悟么,怎么还带动手的?”鸠摩智想不通。

段延庆也想不通。

因为此时此刻,他也被慕容复的攻击笼罩,陷入苦战。

而这一切,慕容复根本不知道。

他双眼紧闭,第二十四间石室的蝌蚪文,在脑海中浮现,然后一个个宛如小蝌蚪一样,钻入全身经脉穴窍中,随着真气不断流淌。

突然之间,他感觉到真气汹涌澎湃,顷刻间冲开了七八穴窍,竟如一条大江大河般急速流动起来。

自丹田而至头顶,自头顶又至丹田,越流越快,四肢百骸都有使不完的真气,于是顺手就将【五岳倒为轻】这一招使了出来。

赵客缦胡缨!

银鞍照白马!

十步杀一人!

闲过信陵饮!

一招又一招,连绵不绝。

到了后来,根本不局限于侠客行的二十三套武功。

降龙十八掌,一阳指,天山折梅手,独孤九剑……

几乎所有他修炼过的武功,都如同行云流水般使出来,完全没有任何迟滞之处。

闲庭信步,信手拈来!

打通的经脉穴窍越多,使出的招式也就越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彻底打通周身百脉和数百处穴道,真气总量达到了先天境界的极致,这才将太玄经彻底修炼完成,结束了天人合一状态。

慕容复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情景,愕然。

鸠摩智和段延庆躺在地上,全身真气全部耗尽,身体就好像被折腾了几百遍一样,软哒哒的没有一点力气,双眼虽然睁大,却没有哪怕一丝光亮。

两人鼻青脸肿,浑身上下都是伤,几乎不成人形。

“鸠摩智,段延庆,你们怎么在这里?”

“谁将你们打成这样的?”

慕容复连忙运转内功,集中精神,严防戒备。

鸠摩智、段延庆都是当世高手。

他们两人联手,全天下除了自己,恐怕没几个人能对付。

难道是少林藏经阁的扫地僧,发现易筋经不见了,找鸠摩智算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