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永别了,银河! > 第31章 永别了,银河! 尾声

三笑方丈睁开眼,露出欣慰的微笑,他一字一顿地说:“是的,我是一个机器人,这是我前任方丈的杰作,但我隐瞒了,出家人不打诳语,我要圆寂了,所以我要下地狱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赵春雷可以继续我的指挥工作,色空大师继任方丈职务。再见,朋友们,祝你们一路平安!”说完,口中喷出几口浓烟,去世了。

“不,你不会下地狱,如果真有天堂,你应该第一个上天堂。”赵春雷痛苦地大叫起来。

“情况不好,第二宇宙的急流漩涡冲力过大。”林欢看着屏幕说。

“全体人员归位。”赵春雷坐回来电脑前操作。

“收到。”其他人回答着,马上坐回到各自的座位操作。

“请各位按照发动机和转向发动机控制分配图,各自控制安装在地球、月球和火星上的大功率发动机和转向发动机,根据元宇宙实时数据,实现智能调控,保持安全距离,目标是第二宇宙大虫洞入口。”

“很难控制,因为数据太大,智能机器反应缓慢。”陈小胖喊道。

“现在实行手动控制,地球与月球在前,火星在后,陈小胖控制月球,林欢控制火星,赵春雷控制地球,注意速度与相互距离。”赵春雷喊道。

“地球第一次对接失败,错过入口,重新后退,我得稍微向北移动0.001度,务必抓住机会。”赵春雷平静地说着,他心里也是非常紧张,心跳得非常厉害,汗珠从脸上流下来也顾不上擦。

“第二宇宙入口的吸力太大了,关键是旋涡数据时大时小。”陈小胖紧张地说。

“接近入口时,特别要控制好速度和角度。”赵春雷说,“好,地球现在对接,控制好,进去了,小胖调整月球角度,继续前进,别大意,再观察。”

突然,琥珀气泡又被强大的旋涡激流推了回来。

“警告,地球又被推出来了,月球和火星别追尾,重新调整,对接入口,地球进去了,调整角度,继续前进,别放松,再观察,月球进去了,后面的大虫洞入口正在缩小,火星赶紧跟上,加速进入,好,火星进来了,整个琥珀也进来了,现在确认,虫洞口直径只有三百万公里,三个星球全部成功进入第二宇宙,朋友们,我们已经进入第二宇宙,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年轻太阳,正在形成第二太阳系,环境宜居。”

全场的人鼓掌,林欢过去拉着赵春雷的手,只见他呆呆地望着屏幕上星光灿烂的银河,一串串泪水从两颊滑落。

“再见,秘书长,再见,方丈、再见,爷爷奶奶,再见,爸爸妈妈,再见,亲人们,再见,朋友们!”赵春雷激动地喊着,泪水不断地往下流。

全场的人们也盯着屏幕,陷入对过往的回忆之中。

第一宇宙的两个太阳突然在屏幕上变红,然后回光返照地大爆发,发出耀眼的光芒。

“永别了,太阳系!永别了,银河!”赵春雷喃喃地说。

“我们还得向前看。”林欢握着赵春雷的一只手,赵春雷也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元宇宙大学在元宇宙APP发了一条信息:“为了弥补没有毕业晚会,今晚我们元宇宙大学举办网上庆功晚会,有大量红包和奖品等待着全体人类,请各位亲们赶紧动下你可爱的小手进来吧。”

一个崭新的星空出现在大屏幕上。

“春雷,你看看,前面那些人你认识吧!”林欢高兴地喊了起来。

(以下内容可作为尾声来看):

林欢指着一架飞碟说:“刚才我看到里面的人好像你妈妈。”

赵春雷非常高兴,马上调取望远镜观察,说:“不是,我父母坐的不是这样的飞碟。”于是心情又变得失落起来。

赵春雷下班后,带着小望和陈小胖走路回家,到雾山少林寺内的斋堂吃了晚饭,陈小胖看着天空的太阳还这么高,就过来赵春雷家,看到小望正在充电,赵春雷又在元宇宙中发寻人启事,就对赵春雷说:“不用发了,你不发,整个元宇宙的人也都知道你家人的事,有消息他们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我们去看看日落,散下心。”就拉着赵春雷出门,来到摩天崖,坐在树荫下,阳光从树叶间洒落下来,还是那么热。

“今天是什么时间来的?”赵春雷平静地问。

“你问这个干嘛?今天是6月21日,对了,今天是夏至。”陈小胖拿出手机看了看说。

“你经常观测太空,你没发现什么问题吗?”赵春雷看着西方的太阳又问道。

陈小胖不好意思再反问,只好坐下来,呆呆地看着太阳,努力地思考赵春雷说的是什么意思。

“今天的太阳好像有点高?”陈小胖自言自语地说。

“你目测一下,高了多少?”赵春雷又问。

“不对呀,我们这儿是接近赤道的北半球,日落时间应该是大约18点30分,不过,现在都已经是19点10分,太阳还这么高。”陈小胖终于有点头绪了。

“地球还是这个地球,太阳已经不是这个太阳了。前天,我们还高高兴兴地跟一大班家人聊天,今天,就只孤孤单单地剩下我们两个聊天,唉,一切皆流,无物常驻。”赵春雷感慨地说。

“是的,所以,情况可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呢!”陈小胖自己也经历过失去双亲的痛苦,就更加能够体会赵春雷面临如此重大变故时的复杂心情,怕他想得太多,就拉着他说:“走吧,我们到前面走走。”

“你也不必太为我担心,我现在心情当然非常痛苦,但是我知道,应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的,我刚才跟你说的,其实并不只是我的问题,日落时间在推迟,不知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难道是地球自转在变慢?”赵春雷边走边说。

“我知道太阳落山的时间是推迟了,但真的是地球在变慢?”陈小胖疑惑地问。

“如果没有估算错误,我想今天的日落时间大约是20点。”赵春雷说。

“不是吧,第一宇宙中,赤道的日出时间是6点,日落时间是18点,我们离赤道非常近,只多了半小时,按照赤道昼夜等长的规律,如此算来。今天日落的时间大约是20点,明天日出的时间也是8点。天呀。”陈小胖也说下去了。

“以后我们一天的时间,你知道是多少了吧?”赵春雷问。

“一天不是24小时,是30小时了。”陈小胖说。

“所以你的手机应该要调整时间了。”赵春雷说。

“那么我得赶紧回去编写程序了,说不定还能赚一笔钱呢。”陈小胖笑着说。

“何止这个问题,以后我们每天的时间多了3小时,生活方式就有了很大变化。”

“陪伴家人的时间就多了,生活更加美好了。”

“这要看制度的调整,这多出来的3小时,如果还按照8小时工作日来工作,自然是把多余的3小时归入了家庭生活当中,但这未必是好事。”赵春雷说。

“为什么呀?”

“你想想,古时候我们曾经有一个时期,因为疫情的影响,大部分人都只能居家办公,结果家庭矛盾反而增多,所以,还得看各个家庭如何利用剩余的时间。”

“我大概算了一下,如果这个太阳的各个要素与我们原来的太阳相似的话,因为地球绕太阳公转的速度是基本不变的,如果只是地球变慢造成了这个现状,现在我们一天有30小时,一年就大约只有300天了。”

“这个还只是估计,还需要考虑海洋潮汐的变化规律,另外我们地球围绕太阳的公转速度也需要重新测定,地球的自转速度会发生什么变化,还都需要观测数据说话。”

“是的,万物都在变。”陈小胖说。

“想想不久之前,我们还在这儿向三笑方丈请教武功,但现在真的是物是人非呀。”赵春雷抚摸着竖立的刻着“摩天崖”的光滑大石,感慨良多。

日暮西山,松林茫茫,母鸟唤儿,一唱一和,其乐融融,赵春雷凝视着远方,陷入了沉思。

陈小胖说:“我们回去吧。”就拉着赵春雷的手,慢慢地向少林寺走去。

正走在路上,陈小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小望打来的,于是赶紧接了。

“小胖,你到哪儿了?春雷的手机也不带,他在你身边吗?”小望关切地问。

“我们现在在摩天崖,他就在我身边,你放心,我们是大人了,会照顾自己了。”陈小胖说。

“你俩在我眼中,永远是长不大的弟弟,赶紧回来吧。”小望说。

“有一个如此关心我们的姐姐,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呀,走吧,好好珍惜每天的时光。”赵春雷说。

两个人加快脚步,向少林寺走去。只见远远地就看到小望依靠着少林寺大门,盯着大路,看到赵春雷两个,就高兴地招手。

赵春雷心中一酸,眼泪就不禁流下来。

小望跑了过来,看着赵春雷流泪,就连忙问:“怎么了,谁欺侮你们了?”

“没有,只是看到姐姐你太开心了。”赵春雷拉着她的手说。

“好吧,我们回家吧,元宇宙大学网上庆功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