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 第三十三章 璞玉

“好。”简单明了,不会问你去干什么去,这就是纪悠悠觉得刘斐最聪明之处。

有时候适当的距离和空间,更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纪悠悠拐了一道弯,到了另一处女舍,朱小红说她住的地方有一棵枇杷树,纪悠悠找到了枇杷树,不知道可是在这边。

两人最近在田里热火朝天地干活,如果说和舍友是饭友,那么和朱小红就是田友。

朱小红干活麻利,爱打抱不平,人率直纯真。知道纪悠悠很看重那片实验田,有时候纪悠悠的灵田没有驱虫,她也会捎带着帮个小忙。

纪悠悠有时候和她提一句,她就马不停蹄,一口答应。

虽说纪悠悠在交友方面,在顾若曦那边吃了极大的亏,但是她并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

保持对生活永远的热爱,敞开心去面对未来。代表了她对今后生活的无畏和在修道大路上一往无前。

“朱小红,我在你院门口了。”纪悠悠喊。

“来了来了,我的大小姐。”朱小红果然就住在这边,鞋都没穿,发饰都没带,披散着头发就冲了出来,把她拉到枇杷树下边,两人就地坐在树下。

“今天,老师没有太为难你吧?”朱小红有点迟疑地问道,怕纪悠悠受了委屈却不好说。

“没有,我们就是去举那个石墩。”朱小红的热心,让纪悠悠在这个异世大陆感到了淡淡的温暖。

“我觉得就是那个司马慧看你们不顺眼,才故意不通知的。”偷偷压低了声音,捂着嘴,在纪悠悠耳边道。

“你可得防备着她,上次你们走后,她自己住了那个房间不说,还诋毁你们,说你们有私心,不把事实和大家说明,而她自己却是在大家都同意的情况下住进去的,这女的,忒……”

似乎想说一个什么词,她却突然止住了,继续低声说道,“而且这女修在人前人后可是两面派,那些男修可是以为她温婉可人呢。”

纪悠悠耐心地听着她的话,觉得两人想得不谋而合,如果从现代的语言,最准确的形容司马慧,那可能就是“茶”吧。

“对了,你来找我是为何事?”朱小红陪着她在树下面聊了半天,却还不知道纪悠悠来的原因,她想着她可能是受了极大委屈,所以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作为凡人里出来的散修,朱小红本人也是和纪悠悠一样的,她不是修二代,所以她觉得她们俩很有共同语言。

同时和纪悠悠相处下来,发现这个又美又仙的女修其实是十分好相处的,并不是以前村长女儿那样的摆架子。

作为散修,她也算是在修真的底层摸排滚打多年了,什么人能处,什么人不能处,她心里心知肚明,这纪悠悠就是那风清气正的,不整那些个歪门邪道的,这人能处。

“哦,我是想把这些个吃食给你。”

“什么?”朱小红其实对吃的没有那么讲究,她吃苦吃过来的,她只是不想再吃那些坏掉的食材、那些挖喉咙的玉米面,所以才机缘巧合走上修道之路。

“这是便利餐,如果来不及可以拿出来吃的。”说着把自己做的小酥肉、八宝粥什么的,和刘斐两人一样,都给了她一份。

“这怎么好意思。”朱小红受宠若惊。她本身是一个节约之人,一块灵石掰成两块花的那种。乍地看到这么多,她第一时间就是想着,多破费啊。

“没关系,你也帮助我许多。”纪悠悠微笑着说道,把这些东西送完,又快到托管时间了。

“谢谢谢谢,其实我现在能吃得饱,但是想着在家的弟弟妹妹,他们老说修道之人要忘掉尘缘,我怎么还是忘不了他们呢,想到我之前都吃不饱,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吃得饱。”

朱小红絮絮叨叨地说道,纪悠悠静静地听着,她其实也想找纪元,这段时间,始终没有放弃过,新进弟子不能到门派的核心区去,她不能自己过去,但是问了廖师叔,廖师叔让她不用担心,他会帮忙看着点。

看着眼前的枇杷树,纪悠悠想到了纪元可爱吃枇杷了,以前总是爱上窜下跳的,爬高爬低。

“姐姐姐姐,我往下扔了啊,你接着。”那是小纪元在喊。

“你慢点,小心点啊。”纪悠悠在树底下担忧着。

“没事,放心,这树低的很呢。”说着,纪元这野猴子就开始上去摘果子,往下面扔,纪悠悠忙用竹筐子接住,两人配合着,倒是也采了不少,满满的一箩筐。

回去以后,弟弟指甲剥的都黄黄的,脸上都是果汁。

“小花猫。”

“好吃。”纪元却毫不在意,继续狼吞虎咽。

也不知道现在他可哭鼻子了,这孩子,才六岁啊……

现在她唯一的打算,就是进入内门,能够多照顾着点。

虽修道之路始终要靠自己,但是纪元是她唯一的亲人,从一个奶娃娃看着长大的。

她始终不放心,所以每天加倍训练,仿佛不知疲倦。

“我该回去了。”纪悠悠站起来说。

“好,我说你怎么回事,那个腰牌可以传音的,不用在门口叫了啊。”

然后和纪悠悠说了一下方法,“我之前确实不知道,我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小牌子呢。”纪悠悠说道,对修真界的物品她还在逐渐适应和认知。

“我之前也不知道的,这不是通知了我们没有通知你嘛,以后咱就方便了,有事直接上面传个音给我啊,我随时有空。”朱小红热情的样子,让纪悠悠本能地想要靠近。

告别了朱小红,她又去了灵田给了朱莽一份。

“悠悠啊,客气了哈。”朱莽也是有点感慨,女娃真的是,长得又漂亮,礼数又周到,真不知道是哪个世家的千金大小姐。

他还真不知道,纪悠悠是来自凡界的。

因为她的一举一动,甚至种田都比他所见过的世家小姐们还要优雅。

即使她衣服上溅上了泥巴,也不能掩盖她的璞玉之姿。

相处下来,更是觉得,她是一个不娇气,不作妖的名门闺秀。

回到屋舍,纪悠悠坐到床上。

就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那块早就看到的小牌子,是一块古朴棕色的木质的小牌子,呈现菱形的结构,上面绘制着看不懂的木纹,正中央“无极”二字的草书十分飘逸,仿佛象征着一种门派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