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安,你看看这株是不是啊?”

“我看看。”

顾庭安蹲下身,细细打量着面前这株长得有些飘逸的植物,时不时还用手捋一下,并闻一闻。

胡友全一行人站在一旁,不敢打扰,而是眼巴巴地看着顾庭安。

半响,才见顾庭安摇了摇头:“这株不是。”

“唉!”

众人大失所望,不由纷纷叹了一口气。

“忙活了这么久,才找到两株翠星草。”队伍中的丽丽姐一阵愁眉苦脸:“我们要找五十株,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啊。”

“会不会是我们找错地方了?没道理这边会这么少的呀?”

另一个女人名叫胡倩,胡友全的亲妹妹,操着一口和外表完全不搭的萝莉音亦是满脸不解。

五个光头面面相觑,面上都带着苦涩。

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任务,没曾想竟这么难,亏大了。

顾庭安瞅了眼旁边放着的大木箱,心中也有些无奈。

原本能容纳一百株翠星草的箱子,此刻就孤零零摆着两株,看着很寒碜。

翠星草就是他们此次任务的目标,有清心静神、促进灵能提炼的功效,也是多种硬通货丹药的炼制药材。

只不过这玩意生长隐蔽,且外表就长得和普通草差不多,很难鉴别出来,这也是需要招顾庭安这样有专攻的作为随队医师的原因。

任务进行得并不顺利,本来要采集五十颗的,但从进山到现在,足足浪费了两个小时,现在也才采集到了两颗。

太难了,太阳都要下山了。

罗柏山危机四伏,各种异兽、异植、邪魂邪灵类邪崇都是层出不穷,下午搜寻的时候哪怕已经无比谨慎小心了,也遇到了多次袭击,好在胡友全小队给力,这才有惊无险。

在这待得越久,危险和变数肯定是会越来越多的。

“再找找吧,现在五点十分,我们再找一小时。”胡友全沉声道:“找不到的话就下山修整,明天早上再来。”

任务截止时间是两天,可照这个速度,别说两天了,两个星期都可能找不到,所以必须加班加点,冒点风险也没办法了。

毕竟任务失败,还得赔违约金……

不过天黑前是必须要下山的,一点风险没问题,但亿点风险就很有问题了,晚上的罗柏山和白天完全就是两码事。

“也只能这样了。”

众人又叹息一声,随后正准备继续寻找,可这时,有个队友却好像突然响起什么来,忽然一拍脑袋,朝顾庭安看去:“小顾医师,你不是有一只在寻找药材方面有特长的灵宠吗?”

他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能不能……”

胡友全等人闻言也站住了,看向顾庭安的目光有些炽热。

他们早就想开口问了,可又抹不开脸面,毕竟顾庭安的任务里没有这一项。

但既然现在有人先开这个口,而且确实大家现在也遇到了阻碍,那就顾不得什么脸面不脸面的了。

“喵?”

背包里的赵倾青懒洋洋地喵了一声,随后摆着一副无辜的表情看向顾庭安,眼中带着看热闹的笑意。

扯一个谎就需要几百个谎来圆,她倒是想看看顾庭安该怎么处理。

骗人可是不对的呀小伙子……虽然是为了她,但狡猾的猫咪选择装傻,根本没有一点始作俑者的自觉。

顾庭安面色不变,声音带上了七分无奈三分宠溺:“抱歉各位,可能是因为上次我吓唬她说要带她去绝育,我家小白现在还在和我闹别扭呢,我也使唤不动她了。”

赵倾青:“……”

你怎么凭空污猫清白?

她仰头看着顾庭安的后颈肉,莫名气得有些牙痒痒。

“这样啊,唉,没事没事,实在不行那就算……”

胡友全失望极了,随即振作起来,正想打个哈哈将这事揭过去。

下一秒,却又听顾庭安笑着说道:“不过胡大哥,我倒是有个别的办法。”

“哦?!”

众人顿时就是眼前一亮。

“只是……”

“庭安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白忙活的!”胡友全自认为领到了顾庭安的意思,没等他说完就立刻拍了拍胸口:“我们加钱!”

“不不不,胡大哥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

“加二十积分!”

顾庭安就有些哭笑不得,赶紧说道:“胡大哥你先听我说完,我是想说我这个办法把握不大,大家别报太大期望……并不是要加钱。”

说完,他顿了顿,又小声补充一句:“但如果胡大哥想给我加的话,也不是不行。”

被误会为想要加钱,这也太尴尬了。

“啊,哈哈,啊哈哈原来是这样的呀。”

搞了个乌龙,胡友全比他更尴尬,说话一下子就变得支支吾吾起来,其他人见状无奈扶额,有些不想看他。

好在胡倩及时接过话来,笑着朝顾庭安说道:“没事没事,庭安你先试试吧,实在不行我们再想其他法子。”

“对对对!”胡友全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一口唾沫一个钉,如果成功了,我刚刚说的那些也肯定都作数的!”

“行吧。”

顾庭安只好点点头,随后从包里拿出罗盘,想了想,又从木箱中拿起一株翠星草搁上去。

测命寻龙术!

当初从梁六得来的超凡技,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不过顾庭安今天也是第一次用以实际,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可胡友全他们都这么说了,那就姑且先试试吧。

他深吸一口气,接着便是目光一凛,浑身灵能调动!

“嗡!”

只听一声轻响,手中罗盘缓缓绽放出幽绿色的光芒,同时其上的指针也疯狂转动起来。

而就在这时,巧的是,他们所在之处,也诡异起了一阵怪风,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香味,沁人心脾,有点类似于花的芬芳。

“轰!”

下一秒,远处某个方向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地面竟微微震动起来。

“卧槽!”

胡友全一行人本来在四周默默警戒的,看到这一幕后当场就都被震住了!连呼吸都不由为之一顿!

有人失声问道:“庭安医师,你这是什么超凡技,动静这么恐怖的嘛?!”

我滴个乖乖,如果没记错的话,顾庭安只是一个特殊医学系的大一新生吧?现在的医学生都如此厉害了么?

众人看着顾庭安,满目骇然,正有些期待他接下来的动作时……

“喵!”

突然,一声尖锐的猫叫从背包中传出,接着猫咪脑袋探出,无比警惕地看着四周。

而顾庭安也停下了手中动作,侧过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胡友全等人齐齐一愣。

“我那一招都还没成功用出来呢。”顾庭安面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心中也莫名多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动静不是我弄出来的。”

“不是你?”

胡友全怔了一下,随后耳朵微动,像是才听到了什么,面色大变。

“不好!大家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