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合喜 > 第012章 飞到脸上来的唾沫星子

徐氏看到盒子里的锁,一寸大小,呈祥云状,赤金做就,面上刻着鱼鳞,一看又是只胖嘟嘟的鲤鱼,鱼眼还镶着红宝。

因为实在精致,不由拿在手上把玩,发现刻着有“宝祥号”的字样,知道是城中最老字号的金器铺出品,价值不菲。

她当下也起身道:“这怎么使得?你一个姑娘家,动辙对一个小孩子出手这么阔绰,没得惯坏了他!”

苏婼在门口回头:“我花钱的地方少,您要是看得上,就让礼哥儿挂着罢,不妨事。”

真不妨事!一把锁而已。

要知道她之所以能够拥有手上这门技艺,她徐氏要占上一份功劳。

前世苏婼被退婚后,她也没打算再议婚。

但苏绶显然有他自己的想法,她不想议也得议,于是几经辗转,把她嫁了个五品京官的儿子。

婚后公公外调,合家南迁,结果丈夫在路上就遇上瘟疫死了,那时候他们成亲才三个月,连儿女都未及留下一个,更别说结下什么深厚的夫妻之情。

夫家要求她守寡,那会儿她才十六岁呀!有没有男人无所谓,关键是她要在一个陌生的家庭困禁一辈子,不自由啊!

所以她当然不肯,想着还有娘家可投奔,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带着丫鬟一起逃回了京师。可苏绶觉得她丢脸,不让她进门。最后她借由二婶黄氏悄悄带进门,决定拿取母亲的遗物后就远走他乡。

那个月黑风高夜,开库房的时候居然惊动了苏绶,伴随他前来察看的徐氏,在那千钧一发的当口竟然悄悄将她推进公中的库房藏了起来!

当时苏婼都懵了!她完全没想过这个接触不多、更谈不上深的继母居然会推她这一把!

就是这一藏,使她平生第一次看到了曾祖爷留下的著作,并且一眼就深陷了进去。

出府的时候她把书也带了出去。后来几十年,她揣着这几本书在人世间徘徊,为了翻身,她吃尽苦头,终于修出一手绝佳技艺,还把锁器铺开遍了整个江南。“鬼手”的名号,实则是前世世人所赠予她的,不过是被她提前带到了这一世。

就冲着徐氏在苏绶眼皮底下把她那一推,十把这样的金锁她也值得。当然随着她阅历渐深,也想过徐氏当年藏她也可能是有她自己的私心,但无所谓了,总之是因为徐氏,她才有了后来的福分。

“你怎么在这儿?”

刚出院门,迎面就撞上一人,他目中微露惊色,眉头习惯皱起,似生怕旁人不知道他并不想看到这个女儿。

苏婼镇定如常,目光往苏绶面上一驻,然后就低头道:“父亲。”

苏绶静默了片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思什么话题,反正最后什么也没说,嗯了一声他便抬脚进了屋。

苏婼也没有停顿,脚下生风地走了。

听到院门开了又响,苏绶在门槛内回头,只见空荡荡的门下只有雪花纷飞。

徐氏唤了声“老爷”。

苏绶看到她手上的锁,问道:“这是何物?”

“是婼姐儿特地给礼哥儿的礼。您看看!”徐氏连忙塞给他。

苏绶垂眸瞄了一眼,而后就走开了。

“更衣,我要进宫。”

徐氏愣住:“到底还是要进宫?”

“嗯。”苏绶望着铜镜里的自己,抿住双唇也不再做声。

……

苏婼出了正院,脚步就从容起来了。

跟继母相比,亲爹反倒成了不相干的人了,她也很无奈。不过如今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事,有前世几十年时间,她早已经对事实麻木。既然知道了他有多么无情,那她只需要谨守子女的本份就好了,至于父慈子孝什么的,统统见鬼去吧!

毕竟那些年他不在家,可不是因为他忙,而是因为他压根就不愿回来。

苏绶当年迎娶谢氏,心里是不同意的。这不是什么秘密,苏家上下都知道。

苏婼的祖父与她的外公早年结下儿女婚约,祖父祖母对母亲谢氏的才智姿容都赞不绝口,但苏绶就是横竖看不上。倒不是因为苏绶有什么难忘的表妹白月光,他大概就是纯粹的不喜欢谢氏。

被逼成婚后他就主动请奏调去了京外赴任,一去十几年,三年前谢氏身故,他便立刻听从他恩师礼部尚书张昀的话,留在了京师。在谢氏死之前,他婉拒过多次张昀的举荐,坚持留在南边当他的知府。

随后,在谢氏死后才十四个月,他就迎娶了徐氏。

苏婼对徐氏暂时没有什么意见,徐氏在这段关系里是被动的,至少在她目前所了解的情况如是。除了库房前那一推之外,前世后来,她也把苏绶与徐氏的关系查得明明白白,苏绶的确是请人为媒才娶的徐氏,并且婚前就只相看时见过一面。由此可以判定苏绶的一系列行为,跟徐氏没有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苏绶宁肯心甘情愿地娶一个姿色寻常、且只见过一面的徐氏,也始终不肯接受才貌双全的谢氏,也真是有意思!

“姑娘,秦公子捎信来了。”

木槿在后院游廊下找到了她,递给她一封信,“阿吉姑娘的事好像打听清楚了。还有,老爷进宫去了。”

苏婼讶了下:“还是去了?”

……

韩陌出了镇国公府,信步走了几圈,大街上还是静悄悄的。但此刻的安静与先前的安静可太不一样了,都不用找人打听更多,他都能猜到如今乾清宫是怎样一番情景。

虽是逃过了杨夫人的责问,他一时也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原本以为袁清的死只是个普通的谋杀案,现在看来,还勾扯了朝堂私下的一些利益。可惜的是如今线索全断了,袁清死于他杀,他所留下的证据又在哪儿?

“听说镇国公府那‘小阎王’被朝中的将军和三司官员一道告了!”

“他也有倒霉的时候?……”

身后的茶馆传来激烈的讨论声,那碰撞的杯子和抢着发表言论的速度,飞出的唾沫星子简直都能越过窗户直接喷到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