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长女璟妧 > 第三十五章 监国之难

乾正殿仍然是满满当当,李神医被一群人围在中间。

看他稳稳的坐着,一点不被外界干扰,一众太医都心焦极了。

“神医!您快说说,陛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是啊是啊!您不说,咱们也不敢用药啊!”

皇帝伤成这个样子,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这要是他们谁用了药。结果皇帝殡天了,他们可就要人头不保。

可是李神医就不一样了,这是真的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神仙,要是能救得了最好,就算是无力回天,那也是天意所为,跟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关系。

李神医那里不知道这些孙子的想法,冷哼一声,正想开口就被一道沉稳的女声打断:

“神医!”

李神医挑眉,众人闻声都自觉闪出一条路来。

凤璟妧身上还是昨夜沾了血的罗裙,现在天光洒在身上,可见到上面还有几处抽丝和破痕。

“不知神医可否借一步说话?元娖有要紧事必须现在说。”

她扫量一眼想要反驳她的太医们,见他们一个个都乖觉得闭了嘴,才收了锋利的眼神看向已经站起身来的李神医。

众人:这个元娖郡主实在跋扈!可她的眼神真的吓人啊……呜呜呜呜呜。

李神医活了一百多岁,早就活成了人精,现在已经明白了过来,这丫头是不想先让他将皇帝的情况说出来呢。

他阔步走到凤璟妧身前,手一指,道:“走吧,那边没人,郡主还请移步。”

接着又想起来还没吩咐这些人,遂道:“你们,先照着这个单子熬药给皇帝喝了。”

说完便领着凤璟妧来到偏殿无人的角落。

凤璟妧一夜未睡蹙眉沉吟片刻,道:

“李爷爷能否先隐瞒一下陛下的伤情?”

李神医挑眉看她,“丫头是想要爷爷说陛下无碍呢,还是——”

“自然是后者。”凤璟妧接话道。

随即又道:“不过不要说死,只说陛下需要修养,短时间内不会醒来就可以了。让他们力推太子监国。”

李神医也不问缘由,只点头应下,“你怎知陛下一定会醒过来呢?”

凤璟妧见他眼里尽是笑意,也忍不住弯起唇角。

“李爷爷能令半死的人活气,能让白骨生出红肉。如今陛下不过是皮外伤,严重点就是内腑受损,想必以您的本事,这还不算什么。”

李神医只是笑,“你这丫头,是变着法的哄我开心!”

凤璟妧微笑,“哪里,璟妧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老爷子就喜欢妧丫头说实话!”

他在此笑过便收了脸,回到皇帝龙榻边,又似模似样地坐了一会,好像在沉思到底该怎么描述皇帝的伤情一样。

“神医,到底是什么情况,您快说吧!”

“是啊!可急死我们了!”

又是叽叽喳喳一时间,李神医睁开炯炯有神的眼,环视一圈围着他的众太医和大臣,慢悠悠开口:“皇帝这情况,怕是难啊!”

在场之人只觉五雷轰顶,热血直冲脑袋顶,一个个噤若寒蝉,谁都不想先开口,反倒是凤守平见他们一个个做鹌鹑状冷哼一声,道:“神医,陛下如何,您就直说吧!”

李神医掀起眼皮瞅他一眼,又收回视线,“怕是一两个月,还醒不过来。”

反正他看皇帝这是伤到了脑袋,再加上内腑受损,的确不好办,他这么说,也不引人怀疑。

又是轰隆隆一道天雷劈下来,将他们都快给劈傻了。

“这,这这这,这可怎么是好!”

“国不可一日无君呐!这该如何是好!”

“外有别国进犯,内有朝纲待兴,天子又不醒人事!我大魏这天,是要塌啊!”

听他们越说越离谱,凤璟妧不禁冷声呵斥:

“够了!也不知我大魏在你们嘴里怎么就要塌了!尔等再惑乱人心,统统拉出去砍了!”

她这一声吓得众人一个哆嗦,但仍旧有人顶着上前,“郡主不会不知道如今我大魏的艰难吧?我等不过是在说实话罢了,郡主何至于此!”

凤璟妧冷哼一声就要与他理论,祁珩走过来悄悄拉住她的手,不要她正面与那些人对上。

他眸光清亮地对着那些臣工们道:

“陛下只是昏迷不醒,又非龙御归天。诸位将我大魏说得如此不堪一击,不是在动摇人心是什么?”

他看一眼榻上的皇帝,又道:“陛下只是需要静养,朝廷自然有太子持政。如今太子已然过了小成人,行监国之权也是情理之中。”

众人不禁都转头去看还呆坐在凤景琛身边的太子,不知怎么,便是连凤璟妧和祁珩都有些没底。

这小子呆成这样,到底能不能行啊!

太子被全场目光注视,如芒在背,终于偏过头来看向这边。

祁珩上前撩袍跪地,恭迎太子行监国之权。

随他这一动作,在场之人除了祁焕和杨广,所有人都跪地请求太子监国。

“孤,孤……”

他有些结巴。在经过一夜的动荡,他开始否定自己,认为自己并不是一名优秀明智的储君,现在他们这样,太子只觉得是在赶鸭子上架。

“殿下,国不可一日无君,您顺承天命,理当监国。”

“是啊殿下!老臣恳请殿下行监国之权!”

“臣,恳请殿下行监国之权!”

“你们,你们这是在逼迫孤!”

太子受着伤,想挪动都不能,当下更觉得委屈。

凤景琛因为保护他受了重伤,自己的父亲也因为保护自己而重伤,十六岁的少年对自己的能力充满怀疑。

“孤学问不够,只怕是难当此大任。”

他竟有些小孩子脾气,半点不见与敌军混杀时那不惧一切的刚烈性子。

“殿下!您只管监国,政务等由老臣商议处理,您届时只管批驳,一点都不难的。”

可怜一众幸存下来的老臣们还要哆哆嗦嗦地哄着太子掌权,这一幕委实可笑。

“殿下不要妄自菲薄。有众臣工在,打理朝政并非难事。”

太子不看他们,撇过头闷声闷气说了一句:“这事儿容后再议,现在当务之急是整顿军务、肃清寰宇,还有父皇的伤情以及众臣工们的安属。”

他再看一眼朱雀门的方向,又继续道:“外加整修皇宫和皇城的开支,这点还需户部和工部商榷,拟个条出来。”

他没说自己批奏,显然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众人本来还忧心忡忡,但听得他这样有条不紊的安排一应事宜,全都松了一口气。

太子还是明白的,只是还需要他们多劝劝,这不是难事,只要太子明白就够了。

“好了,先着太医将父皇安顿回宫,孤、孤也回东宫养伤,另外五公子也跟孤一起回去。”

太子转眸寻找李神医的身影,见他正负手站在人群之外,抱了抱拳恭敬开口道:“还要劳烦李神医辛苦一阵子。”

李神医颔首示意。

这些事就这么安排下了,但最重要的监国却还没定下来。

祁珩与凤璟妧对视一眼,又都忧愁地垂下眸子。

这事看来只能请皇后出马劝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