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一品典签官 > 第五十一章 今日忌出行,宜杀人

如何绕过这些看不见的埋伏去救出楚黛呢?

答案是没有办法,从自己踏入破庙的那一刻开始,己方十四人就会变成藏在暗中之人的靶子。

那若是藏在暗中的是刘子希的人呢?

这些人的目标是刘子希,只要他出现,那他们的注意力就会放在刘子希身上。

等待刘子希的就是蜂拥而至,想要一击必杀的歹人。

而余下的亲兵则可以乘乱从后面包夹过来,最理想的是能乘乱救出楚黛。

他们的目标是自己,而自己的目标是楚黛。

目标的不一致给自己带来的唯一好处便是如此。

他们的计划里楚黛是诱饵的话,那刘子希也是自己计划里的诱饵。

危险吗?

十分危险,自己和刘旺两个人能不能抵挡住不知何处传来的明枪暗箭。

亲兵们的突袭会不会被察觉?

若是引起歹人的反扑,或是他们以楚黛的性命要挟的话怎么办?

可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

思及此处,刘子希长舒一口气,这将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做的最疯狂的一件事。

与在定城不同的是,那时只要砍倒面前的敌人就可以,而现在,却还要顾及楚黛的安危。

没有时间再给自己思考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刘子希将自己的计划说与众人听,一众亲兵闻言皆是大惊。

“世子不可,太过危险!”

刘子希摇了摇头,指了指不远处的庙门。

“现在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刘子希所说的办法的确是现下没有办法的办法,可如此将他的安危弃之不顾,亲兵们是没有办法同意的。

刘子希看着众人脸上神色莞尔一笑。

“怎么?我常听父亲说我冠军侯府,没有孬种,个顶个的英雄好汉。现在连个破庙都不敢闯了?”

被说到是孬种的亲兵脸上羞色难掩,有个心急的脱口而出。

“俺们才不是孬种,俺们是担心世子你。”

虽然他压低了声音,可这个亲兵看起来平时就是个大嗓门,声音稍微有些大了,刘子希连忙捂住他的嘴巴。

“你特娘的小点声!要不要给你拿个喇叭嘛!”

这一举动惹得众人掩嘴偷笑。

“你们不是孬种,那我就是孬种吗?旺仔,敢不敢陪少爷我去闯庙去?”

刘旺嚼吧嚼吧嘴里的狗尾巴草,握紧了他的长剑,脸上神色轻松。

“有啥不敢的!"

两人相视一笑,别看旺仔平日里不靠谱,正经时候一定是刘子希值得托付后背的人。

“那咱走着?”

“走着!”

刘子希对着亲兵们比了个手势,众人压低身躯,悄悄的前往破庙后方。

而刘子希和刘旺二人则大摇大摆的朝破庙走去。

圆月高悬,寒风渐起。

刘子希和刘旺的衣摆和长发,随风荡起。二人脸上的神色和此时内心的警惕不同,就突出一个轻松。

如闲庭散步,如游戏人间。

二人距离庙门不过十步,破庙内的歹人,早就发现了二人,不过依旧按兵不动。这两个人敢如此大摇大摆的走来,定是有备而来。

行至庙门,刘子希已经能听到里面按捺不住的踩踏落叶引发的声音。

只见他咧嘴一笑,朝着庙门行了一礼。

“某是过路行人,欲在此歇歇脚,不知道里面的兄弟可否行个方便?”

庙门口毫无动静,刘子希知道,说得上话的人还在里面呢!

不多时,殿内阴影处走出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只见他嘴角含笑眼神轻蔑。

“世子莫不是最近爱上那江湖桥段的话本,咱们可不是能说笑的关系。”

刘子希眯着眼睛盯着这个小厮打扮的人,不出意外他就是将楚黛带走的人。

刘子希内心深处的怒火蓬勃而起,自己本无意参合他们所谓的阴谋诡计。只想除掉老大老二替楚青和弟兄们报仇,他们却敢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而这一次更是以楚黛的声誉和性命做要挟,想让自己丧命于此!

“世子只带一人便敢前来,不知是世子胸有成足,认为仅你们二人就可闯我这庙,还是世子另有打算啊?”

这个小厮打扮的人见刘子希只是笑着一双鹰目死盯着自己,有些拿不准刘子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怎么,这庙是什么刀山火海嘛?我二人怎么来不得?”

刘子希心想,你就猜吧,想吧。

我是两个人来?还是一堆人来?来了多少人?人在哪里?

尽情的猜吧!

他的顾及越多,自己的成算就越大!

“希望世子的功夫和世子的嘴皮子一样麻溜。”

小厮打扮的人没有办法从刘子希的神情和言语中找出什么破绽,刘子希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令他有些不快。

他现在不是应该恐慌,应该求自己饶过他嘛?

他不会真的觉得话本里那以一挡百的桥段是真实存在的吧?

他怎么可以如此淡定,他难道不会害怕自己葬身于此嘛?

从前世人皆认为冠军侯世子是个纨绔,最近又说他只是藏拙。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老子可是冠军侯!封狼居胥的人物,虎父焉有犬子?”

刘子希竖起拇指,指了指自己,一副天下无敌的模样。

“那便请世子入庙!”

小厮打扮的人,对刘子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侧过头轻蔑的瞥了一眼刘子希,心中的那一抹忧虑也消散了。

任你冠军侯世子是个什么人物,今晚也休想走出这个大殿。

“希望世子对在下给你选的长眠之地能满意。”

他说完之后,转身回到殿内,身形隐没入黑暗之中。

嘴炮耍完了,接下来就是真刀真枪干了!

刘子希和刘旺踏步往庙里走,空气中充满着剑拔弩张的气氛。

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的声音从院内传来,随着而来的还有刀剑出鞘的声音。

刘子希心想,自己吸引注意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希望他们能够顺利。

再下一步,便要跨入庙门,刘子希和刘旺皆是严阵以待。

刘旺将口中的狗尾巴草吐在地上,换上了凌冽的神色,将额头前细碎的头发用双手拔往两侧。

刘子希身体微微前倾,右手伸向佩剑,随时准备拔剑出鞘。

“月明星稀,夜黑风高。某掐指一算。

今日忌出行。

宜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