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莲花峰,许久没出现的王重楼也出现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如果陈陌说的是真的,那徐脂虎的那件事中,自己等人或许耽误了小师弟的事情,误了大事。

当年师傅要小师弟成为天下第一才能下山,以他的天资自然可以达成,但总归需要时间,因此将小师弟束缚在武当了…

此时王重楼面色复杂的望着那云雾中人。

云雾中人便是洪洗象,经过长达几个月的闭关,终于在此刻出关了,他开窍了。

这几个月的时间对于洪洗象来说犹如黄粱一梦,他梦见了许多事情。

在梦中他经历了吕洞玄的一生,龙虎山齐玄帧的一生,知道了自己是为了寻那脑海中一袭红衣的存在,红衣是谁洪洗象暂时还没消息。

挂在殿外悬梁上的武当佩剑颤动,似乎是感知到了那熟悉的气息,随之朝着小莲花峰飞去。

一时间武当所有人都朝小莲花峰看去。

“大师兄…你的身体?”

洪洗象一步跨到王重楼面前,仙人风范尽显无疑,看到如今王重楼的状态,洪洗象便知晓了,大师兄的一身大黄庭已经给了那徐凤年,如今恐怕时日无多了。

“师弟你已经知道了…?”

王重楼眼中略带一丝复杂之意说道。

洪洗象知道大师兄问的是什么,回道。

“我已经知晓了,不管如何这一世我就是洪洗象。”

王重楼笑了笑,然后缓缓说道。

“有师弟你,我武当无忧。师弟你…可以下山的,不必在乎师傅当年说的。”

洪洗象笑了笑没说话。

王重楼见状瞬间明白了一些事情,或许是师弟还没知晓那红衣是谁,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说。

“见过吕祖。”

此时陈陌也上来问候道。

“大师兄,这位是?”

洪洗象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一袭白衣的陈陌,再看了看大师兄,疑惑此人为何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此人似乎并不是武当的人。

王重楼此刻也是想起了陈陌也在这,给小师弟介绍道。

“这位是江湖上闻名的白衣剑仙陈陌,前段时间来武当拜访,是专门来找师弟你的。”

洪洗象闻言也是仔细看了看陈陌,他有印象,当初徐凤年上山的时候和自己说过此人,还问过自己剑仙有多强,那王仙芝又有多强,能不能比得上王掌教,那时洪洗象自己哪在意这些。

剑仙,自己曾经也是剑仙啊,据记忆中的印象,当今天下除了那曾经的李淳罡,可是没有剑客入过那剑仙之境,真是厉害。当初李淳罡因为自己前一世论道已经心境大跌,修为一落千丈,那此人怕是当世唯一剑仙了吧。

此人专门上山找自己,似乎还知晓自己的身份,怕是不简单,洪洗象感觉看不透此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和那日有一样的感觉,顿时注视着陈陌说道。

“我如今便是武当洪洗象,不用叫我吕祖,不知找我何事?阁下是否去过江南?”

陈陌眼神略微波动,轻声说道。

“此番上山便是想见见那曾经天下第一的吕祖,如今见到了,算是已经如愿了。

不知洪道友如何知晓我曾去过江南?”

洪洗象想起了那日,他一次又一次的测算,那一天他有着一种强烈的下山冲动,可是让他异常着急,最终也是因为那日才闭关了,语气幽幽的回道。

“因为道友身上那看不透的天机!说来也是因为那一天,我才明悟了一切。”

闻言,陈陌也反映过来了,因为系统的因素,无人可以测算自己,也无法测算与自己在一起的一些人,洪洗象一天测算徐脂虎两次,算她有没有危险,自己那一次入江南与徐脂虎谈话恐怕导致这位算不到什么吧,能想象到那一天洪洗象是何等着心情。

陈陌看了看周围,其他人已经被王重楼散去了,此地只有自己三人在,缓慢说道。

“吕祖不入天门频繁在人间转世,只为了那一袭红衣,不知道洪道友如今可知晓自己要找的人在哪?”

洪洗象面色淡然,陈陌是自己唯一看不透的人,所以他知道些什么自己也早有预料吧。自己历经多世,唯一的目的便是寻找那袭红衣,突然洪洗象想起了当年他十四岁在山上见到的那红衣女子,会是她吗?

听着陈陌的话,他为什么这么说,莫非他知晓什么?洪洗象问道。

“道友是什么意思?”

陈陌似乎看出来了洪洗象心中所想说道。

“洪道友也是刚出关,想必就算我不说道友过段时间也可以知晓,道友找了五百年的红衣女子便是那徐脂虎,只是……”

洪洗象听到这番话,内心有一股立刻想要去江南见那个人的冲动,但看了看王重楼,按捺住心思问道。

“道友是什么意思,她怎么了?”

王重楼明白洪洗象看自己的含义,或许是因为自己快死了,又或者因为师傅的话,不由的叹了叹气。

陈陌继续说道。

“如今徐脂虎似乎在被一股气息磨灭生机,想必也是时日无多了,那股气息我也看不透。”

这句话说完,洪洗象大惊,他待不住了,他想要下山了。

“师弟,你去吧,师兄我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记得回来看师兄最后一面即可。”

此时王重楼说道,他知道涉及到徐脂虎,师弟肯定内心着急万分的,师傅的那个约定已经耽误了师弟那么多年。

洪洗象闻言,也不再犹豫了,身形跃起,一声鹤鸣而至,来到了洪洗象脚下。

“洪道友,若是你也没有办法,可以来找我。”

陈陌说道,虽然现在他也没办法去解决徐脂虎的问题,但他有系统,或许在其他世界,又或者等他修为提升之后,可以解决这个事情呢。

突然,陈陌似乎想起了一个人,黄龙士,他记得原著中那黄三甲的弟子呵呵姑娘似乎对徐凤年用过气运转移之术,或许黄龙士也有办法,毕竟他也是很神秘的一个人。

随后陈陌看向了那远去的身影。

这一日。

仙人骑鹤下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