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长亭短,叹红尘 > 第25章 震惊

众人看着纸上的诗久久不语,诗是非常好的诗,但不应该写出来,也不能写出来。

“厚禄故人书断绝。”此句的意思为做了大官的朋友早早的便与我断绝了书信的往来,要是普通人写出来也就罢了!但他是皇子啊!

做了大官!与皇子断绝了往来,做了多大的官?梁王殿下又能和谁有书信的往来,他这十几年的幽禁,怎能写的出去信,所以这里的故人只能是指的当今的皇帝,南宫离人的父亲永兴帝。

但最狠的还是下一句“恒饥稚子色凄凉”此句的意思为,长久饥饿的小儿子,脸色凄凉。是啊!如果永兴帝在继续幽禁七皇子,没有把她放出来,可能也就是这样一个下场了,而这可能也是一个最好的下场了!

这首诗分阴就是在怨恨当今陛下嘛!在场的又有几人敢夸赞。

“自笑狂夫老梗狂”又写出了狂放,不甘。

见众人不语,南宫离人也没有疑惑,他当然知道由他写出这首诗来众人会怎么想,而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也是他来参加诗会的目的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目的,见目的达成了,南宫离人也不想在此多待了,一群溜须拍马之徒也敢自称文人,也不知他这个三哥是怎么想的聚这么一群无能之辈。

“他真的在藏拙?”南宫离人心想,南宫离人起身作揖道:

“三哥,皇弟身体有些不适,便先回去了!”

南宫云博见此也没做阻拦,便让南宫离人回府了!

南宫离人走后没多久诗会便结束了,众人都有着各自的心事,诗会又怎能继续的下去。

东宫

“他在怨恨父皇!但诗写成这样也是个大才,他还以诗入品了?”

一身穿淡青色长袍的俊俏男子说道

“是的殿下,作完诗,当场便入了品”底下一小太监的道

那俊美男子心想“我这个弟弟啊!不是傻便是有所图,那些书院的大儒坐不住了吧!”想到这那俊美男子开口道:

“去!把老师请来!”

闻言底下那个小太假回来一声便赶忙出去请人了。

而在御书房中的陛下也在听个来太监念着首诗,这个在永兴帝身边伺候了几十年的老太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在念这首诗时声音竟有些颤抖,尤其是念到“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这两句时后背竟出了一层冷汗。

永兴帝平静的听完。

“他在怨恨朕!”永兴帝平静的说道

闻言老太监迅速的便跪下了而嘴也没闲着当即说道:

“陛下赎罪,殿下他定不是有意的!”

永兴帝见此微微皱眉说道:

“下去吧!”

老太监闻言松了一口气,赶忙说道:

“谢陛下,老奴告退!”

说罢老太监便下去了,而永兴帝看着手中的诗“自笑狂夫老更狂,好一个自笑狂夫老更狂!狂放!不甘!”想到此永兴帝的眼睛当即变得坚毅。。

“派些人,去南楚!”永兴帝沉声说道,随即便穿来了一个声音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