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的脸上再次挂满了悔恨和无奈。

落到现在这境地,之前找面子,撑场面,自己这是何必呢?

“我们要在这坑洞的下面建一个仿造的天穹殿,入口就在那个山洞里。”

“天穹殿?!建在第六空间?为什么会选在这?”郝崎终于忍不住开始发问。

“原因我不清楚,听有人提过,说是第六空间的生命体是最多的,这和选址的原因有什么联系,我说不上来。”

童小好第一反应就想到了魔君提到过的气息值,如果真是这种联系的话,这个计划建造的天穹殿,就和结界脱不开干系了。

白羽上前一步,问道:“你手下的那些魔灵,哪里来的?”

神族男子忍不住多看了这个提问的美人两眼,才回答说:“我被派过来的时候,这些魔灵就已经在了,出处我不知道,不过,指挥他们的方式我可以告诉你们。”

说着,他解开了上衣,露出左肩之下,心脏以上的位置,在那里,有一块红色的晶体被嵌在了皮肤中,正散发着微微的光亮。

“有这个,这些魔灵就会听我指挥。”

蓝豆豆和郝崎不约而同地向后撤了一步。

“火雷晶?!”

两人同时报出了这红色晶体的名字。

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反应,白羽和孟蝶也小心地向后退去。

只有童小好大着胆子反向前又凑了凑,仔细看了几眼后,转过头来问:“火雷晶是个什么东西?”

郝崎伸出手一把将他拽了回来:“这是天穹殿所设的戒断底狱里,专门控制重犯的东西。”

来自天穹殿的东西?

顽神刚要再问,孟蝶突然叫道:“有人,附近有人!”

同时,那神族男子嵌在皮肤里的火雷晶迅速地开始变亮,体积也在变大。

心知不妙,童小好一手拉起孟蝶,喊了声“闪”,几人同时瞬移离开。

等他们再次出现在坑洞口四周的时候,只见那人刚才所处的位置上,被炸出来一块四五米见方的深坑。

雪山上,回荡着爆裂产生的巨响,一道黑色的烟雾直直地飘上了天空,风中,多了一股浓浓的焦臭味道。

众人脸上表情不一。

郝崎一脸没问完问题的不痛快,白羽和孟蝶两个姑娘则是一脸错愕,蓝豆豆警戒着,不停看向四周。

只有童小好,脸上还挂着笑。

“哎,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得到答案,还挺先进,带了自爆装置。”

郝崎是见过火雷晶的,自然知道它的用处,解释说:“这小子应该也是被骗了,火雷晶怎么可能是指挥魔灵的工具,这种东西除了第一空间,别的地方就根本没有。”

说到魔灵,童小好又想起了那特殊的甲胄,从地上捡起了一块说:“那这东西呢,又是哪个空间的特产?”

没人回答他,显然是都不认得。

看来,耗在这似乎是没什么意义了。

“走吧,咱回去吧。这里的事,我觉得有必要找个人聊一聊了。”

夜晚,海滨城东岸别墅区的男女两幢宿舍,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大鱼大肉大杯酒。

从两个主心骨离奇昏迷再到孟蝶的被劫,这直播天团的气氛可是压抑了有一周时间了。

郝崎还是脱不掉爱问问题的毛病,手里握着啤酒,缠着童小好让他讲讲昏迷的始末。

童小好经不住他烦,放下了手里的啤酒和吃了半串的鱿鱼,清了清嗓子,一下搂住了白羽的肩膀。

“来,重新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相恋了万年的妻子,原名陈羽。”

全场即刻安静了,沈婴手里剥好了皮的海虾都掉到了地上,始终在偷瞄孟蝶的蓝豆豆,也被震得瞪大了那双牛眼。

白羽少见的面露娇羞,挣开童小好的手,低头不说话。

郝崎也赶快放下手里的啤酒,把位置挪到了二人旁边,追问说:“万年?你是说,从你离开第一空间玩消失后,就已经认识她了?”

童小好神秘地瞅瞅郝崎,又瞧瞧蓝豆豆,故弄玄虚地问他们二人:“你猜,魔君,她的父亲是谁?”

这两人心里都没有答案,上下打量着白羽,怎么也想不出来。魔君就是魔君呗,还能是谁?

童小好卖了好一会关子,在他们满脸的茫然中找够了快感后,一字一句地说:“她的父亲,竟然是陈弥!”

“什么?老迷糊!她是老迷糊的女儿!”

蓝豆豆大声叫了出来。

其余几人都不知道陈弥是谁,但看郝崎和蓝豆豆的反应,他们显然是认识的。

亚克力难得掺和这些事,此刻也被提起了兴趣,拉着蓝豆豆的大粗胳膊问:“前辈,陈弥是什么人呀?”

郝崎歪进了椅子里,失神地说:“陈弥是九神之一,严格说是第四个诞生的九神,沉迷……”

蓝豆豆忽然想到了什么事,一下站起来,差点把拉着他胳膊的亚克力给带倒了,他大声问童小好:

“老迷糊比你消失得还早,原来是去第七空间当土皇帝了。还生了女儿!”

“这么说,你离开后,是去第七空间找他了。现在这一出,是你们俩早商量好的?”

郝崎一边想着一边问,消息来得突然,他的问题只能临时跟着思路走。

白羽突然插话说:“别扯上我家臭老头,这些事,全是他一手安排的,我们都是被牵连的。”

两个识得魔君的人,都被震惊了,剩下三个不明就里的,茫然看着,不知道他们二人为何反应这么大。

郝崎本来是想问问那水晶的奇特之处,了解了解顽神是怎么昏迷的,又是怎么醒来的,为何这一晕一醒之间,神力就恢复了这么多。

可是,童小好突然提供的这消息,让他问不下去了,魔君这身份,足够他消化一阵了。

他不开口,就再没人问其它的了。

热闹的宴会,因为一场官宣,悄然安静下来。

童小好看大家都不说话,继续加料,说了个震惊四座的想法。

这事,他是独自拿的主意,跟白羽也没商量过。

他多少有点顾忌地先看了看沈婴,又看看白羽,才张口说道:

“我想去找杜稷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