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丙将玉石琵琶精从玉瓶中放出,收掉玉石琵琶精身上的缚妖索,那玉石琵琶精立马就要逃走,直接飞向空中。

敖丙身上的威压散发而出,直接禁锢了玉石琵琶精身上的法力,玉石琵琶精立马从空中堕落下来狠狠地摔到地上。

玉石琵琶精见逃跑无望,急忙跪倒在地道:“仙长饶命啊,只要您老人家不杀我,我愿意为您为奴为仆。”

为奴为仆,敖丙看着玉石琵琶精嘿嘿地笑了起来。

感受到敖丙的目光,玉石琵琶精心中想到他不会要对我那啥吧,不过此人长得那么英俊,就算他对我不轨,我也不亏。

玉石琵琶精的脸上不禁一红。

敖丙看着玉石琵琶精嘿嘿笑着,他自然不是想和玉石琵琶精那啥,而是因为这玉石琵琶精的本体乃是一个先天器物,倘若能够炼制一番,说不定能成为先天法宝。

“你的本体乃是一个天生地养的玉石琵琶,可以说是先天器灵得道,福缘深厚无比,为何走入妖道呢?”

敖丙朝着玉石琵琶精问道。

玉石琵琶精愣了一下,脸上露出苦楚之色说道:“不满道长,我本是天地间一块琵琶形状的玉石,受到日月精华的滋养,才逐渐有了灵智。”

“因为我是器物,不是妖物得道,也不必走上妖途,天生仙道一途必能一帆风顺,但是后来受到一个大妖的妖气侵蚀,身上沾染了妖气,才只好修炼妖法,成为了妖精。”

敖丙看着玉石琵琶精说道:“我且问你,你是否残害过无辜的百姓生灵。”

敖丙身上的威压散发而出,倘若玉石琵琶精撒谎,他便可以得知。

玉石琵琶精说道:“道长,我平时只是用法术戏弄过一些凡人,却没有伤害过他们。”

敖丙点了点头,感知到玉石琵琶精并没有撒谎,知道这玉石琵琶精没有伤害过凡人,也就放弃了将她炼化成先天灵宝。

敖丙看向玉石琵琶精说道:“我可以将你身上的妖气炼化,并将你推荐给我截教的一位高人为徒,你可愿意?”

玉石琵琶精不敢相信地说道:“道长,你是说要让我成为截教弟子!”

成为圣人门下弟子那是她不敢想象的事情,虽然她为女娲娘娘做事,但她只是女娲娘娘手中可有可无的一颗小棋子,根本不受重视,倘若成为截教弟子那就不一样了,不但可以学到截教正宗仙法,也会受到截教的庇护。

截教号称万仙来朝,可以说是现在的第一圣人教派,倘若成为截教弟子后,她的身份也会水涨船高。

敖丙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但不是现在而是等到这次大劫之后,而且我还要安排你个任务,那就是帮我监视那苏妲己,你可愿意?”

玉石琵琶精立马跪在敖丙身前道:“愿为道长效力。”

敖丙笑着说道:“你做了一个好的决定,我现在便为你驱除身上的妖气。”

玉石琵琶精突然摇摇头说道:“道长,还是先保留我的妖气吧,如果那九尾妖狐没有感受到我身上的妖气一定会怀疑的。”

敖丙眼中露出赞赏之色,这个玉石琵琶精是个懂事的,能想到此处,说明这个玉石琵琶精还是有一定的智慧的。

玉石琵琶精说道:“我感受到我那位大姐的气息,她应该是要过来找我了。”

敖丙也感受到一股浓郁的妖气,随即看向玉石琵琶精说道:“你需要陪我演出戏,受点苦。”

......

九尾妖狐苏妲己在王宫之中突然得到自己的一个小妖的禀报,自己的三妹玉石琵琶精被太保府的天星子给抓走了。

这让苏妲己心中大惊,因为他在王宫之中见到帝辛新封的太保之时,却发现这位太保大人就是之前来制止自己炼化腹中婴儿的那位截教道长。

自己的三妹被他抓走了,自己根本无力相救,但是玉石琵琶精对她还有用,当初是女娲娘娘让她们三个一起迷惑帝辛的,倘若玉石琵琶被抓走,自己不管不问,女娲娘娘要是问起来自己也不好说。

就在苏妲己犹豫要不要去救玉石琵琶精之时,突然间感受到了玉石琵琶精的妖气。

苏妲己一咬牙,心想自己过去劝说一下,倘若那位太保大人愿意放人最好,不愿意放人,凭借自己王后的身份,他应该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苏妲己立马追寻着玉石琵琶精身上散发的妖气而来。

当苏妲己来到敖丙那里的时候,正看到敖丙打出三味真火炼化玉石琵琶精。

玉石琵琶精在三味真火中被烧的凄厉惨叫。

苏妲己顿时喊道:“太保大人暂且停手,我有话说。”

敖丙和玉石琵琶精心想你可来了。

敖丙收了三味真火看向苏妲己说道:“王后娘娘,你怎么来了?”

苏妲己向敖丙尊敬地说道:“太保大人,不知我这妹妹如何冒犯了太保大人,太保大人要将她炼化。”

敖丙说道:“你这妹妹,在朝歌城中使用妖法蛊惑平民小贩,被我发现。”

苏妲己笑道:“些许小事,太保大人不至于将她炼化吧,太保大人就看在女娲娘娘的份上饶她一命。”

敖丙神色冰冷地看向苏妲己说道:“你是用女娲娘娘来威胁我?”

苏妲己急忙说道:“小妖不敢!”

敖丙沉吟了一下说道:“让我放了你妹妹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苏妲己急忙说道:“道长请讲!”

敖丙说道:“那就是你不得蛊惑帝辛残害平民百姓。”

苏妲己立马点头说道:“这个自然可以,我也不是嗜杀之人。”

敖丙心说你还不是嗜杀之人,那炮烙之刑,还有虿盆哪个不是你蛊惑帝辛制造出来的。

苏妲己心想我不蛊惑帝辛杀平民百姓,但是可以杀别人啊!

敖丙对苏妲己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放你妹妹一马,希望你们好之为之。”

玉石琵琶精一脸苍白地来到苏妲己旁边,叫了一声大姐。

苏妲己瞪了她一眼,说道:“还不赶快谢过太保大人。”

玉石琵琶精脸上露出愤恨之色,及其不情愿地向敖丙道了一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