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吴妙妙扶着一驼背老者柱杖而来,老者身着各种彩色布条点缀的异族服饰,头上还束一顶插着三支五彩翎毛的白冠,从进屋看到苏如姝那一刻起,她那皱巴巴的老手掌里就不停搓捻一串桃核手串。

苏如姝打量着眼前的老女人,这便是她娘口中所说的神婆吧。

神婆在苏如姝身旁站定,缓缓睁开混浊的双眼,突然猛地靠近苏如姝,靡靡笑道:“异世孤女,来之安之啊。”

苏如姝被她盯得后背直冒冷汗,难不成这老神婆竟能看破她是穿越人的身份?

“人间是非,天意难料,你且选择你对的路走下去便可,不过你定要嫁于他,”神婆猛地将木杖尖端对准宋听澜,“既然是天定的缘分,老妇且帮你们这一把,至于以后,靠你们自己而活。”

话音落,神婆起身离去,再次阖上了混浊的双眼,不再过多解释。

姜书玉前脚好生送走了神婆,纪绍平也急匆匆来了,好在看到苏如姝已无大碍。

因为这次王二狗差点闹出命案,他县里的二舅也不敢插手姜家地皮的事情了,正好听说宋听澜和苏如姝要成婚,纪绍平就想借此把苏如姝的户口挪入宋听澜户下,这样一来,人和地都让苏如姝捞着了,也算是两全其美。

姜书玉也是一脸的赞同,她就说她女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不喜事都上赶着来?

她一脸高兴地瞅着宋女婿越看越欢喜,俩人母慈子孝,连苏如姝这亲生闺女都快要插不上话了。

宋听澜聊着聊着纠结了一下,还是犹豫着开口道,“娘,姝儿的彩礼钱可否等我这两日将地契抵押出去再出,我娘为我考取功名已经操碎了心,家里暂时没有多余的钱让我求娶姝儿了,不过你放心,姝儿的彩礼钱一分也不会少,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不会让姝儿受委屈的。”

姜书玉本以为是什么大事,结果听完她宋女婿的一番肺腑之言,她眼泪就在眼里打转转儿,赶忙摆手。

“好孩子,明明是你为了救姝儿不惜放弃自己的婚姻大事,娘哪还能让你出什么彩礼钱,娘把从苏府带来的首饰打算都给姝儿陪嫁过去,怎么也得有二十两银子,够你们花一阵子啦。”

苏如姝看着宋听澜一顿白莲操作,竟无语凝噎,这下她娘这女婿人选非宋听澜莫属了。

他这招曲线救国,先俘获丈母娘的心,再“携君子以令诸侯”,真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进了米奇妙妙屋,简直妙到家了。

苏如姝又哪里肯让姜书玉为她花钱娶夫君,她娘连自己的养老钱都拿出来了,这次真是铁了心让她嫁了,况且那神婆确实……

苏如姝一开始可是个妥妥的唯物主义者,但是经历了这离谱的穿越,有些事情她还真有点解释不清了。

不过好在宋听澜完美地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其实自己委屈一点养个小白脸夫君也不是不可以,反正等她混成了富婆,也不妨碍她养一屋子男宠。

于是,苏如姝单单留下宋听澜约法三章:第一,假意成婚后,我图你户口,你图我钱财;第二,不许强迫对方做夫妻之事;第三,我供你吃穿用度,你必须听我的话。

宋听澜不气不恼,双眼含笑地看着苏如姝,“娘子,说什么便是什么,我遵循第三条便是。”

苏如姝看着如此乖巧听话的小奶狗宋听澜,由于平时看惯了他毒舌腹黑做派,一开始还怪不适应的,难不成这男人们成了婚都开始对老婆百依百顺了?

成婚当天,她娘脸上笑嘻嘻,转头就哭唧唧,妙妙姐只得全程耐心的劝导着,说两家不过十分钟脚程,一眨眼都到了,说宋听澜知道体贴人,姝儿嫁过去不会吃亏。

只不过,宋家那头确实显得不是很积极,宋母魏玉梅从听说儿子要娶妻,还是娶的那落魄小姐苏如姝,心里当下就不满意,就面上拜访了姜书玉一次,便撒手不管成婚的事了。

姜书玉看她也是个心气高儿之人,毕竟以后女儿还得侍奉她魏玉梅,她也懒得跟女儿这个准婆婆计较。

也不知道魏玉梅是怎么生出来个如此通情达理的儿子,姜书玉现在看宋听澜那真是一看一个倍儿喜欢。

……

这几日里赵大洪这边也忙的腾不开手,听说师傅新婚在即,便急急地托人送来了一百两银票,既有这几日桃花宴所赚,又有他这个小徒弟对师傅新婚的小小心意。

信上还说道,附近几个镇子的酒楼好像在筹划举办一场厨神大赛,时间就在三日后,苏如姝读信后心里也大概有了考量。

纪叔和纪文川则是作为女方家这边,硬是拉着宋听澜好好喝了一壶才肯放人。

就这样,苏如姝莫名从优质单身女性,摇身一变,成了家庭主妇。

成婚当晚。

苏如姝虽说在现代已经是奔三的大龄剩女,不过还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结婚这事,虽说这次算是被迫营业了,但是架不住这小郎君是真俊俏啊。

如果说宋听澜平时是温润如玉,清新脱俗的白面书生,那今晚他一身红衣喜服,脚踏月光而来,昏暗的烛光闺房内,宋听澜近距离直勾勾盯着她看,像是要看透合欢扇下苏如姝红透的脸颊。

反正彩礼钱是她掏的,人也是她要的,自己好好做个富婆流氓就好了,不过,虽说她有着三十岁的灵魂,但是这副身子毕竟还是个未成年少女,而且宋听澜也才少年十八岁,这叫她这个老阿姨怎么下得去手??

他一步步朝着床上的人靠近,好似一下下走在苏如姝的心尖上。

苏如姝实在招架不住,先轻咳一声打破尴尬,“等……等一下。”

再说了,她也是第一次当女流氓还不太熟悉业务,先把小白脸放身边先养养吧。

苏如姝一番纠结后,终于给找了个正当合理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再撇一眼坐在桌旁的宋听澜,他静静端坐在烛光下,骨节分明的手撑着的额角,眼神带笑地乖乖等待着她。

“娘子,天色已晚。”宋听澜薄唇轻启,好像确实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咳咳,那个约法三章第三条是什么?”苏如姝能拖则拖,开始胡乱找借口。

“第三条,姝儿供我吃穿用度,我听姝儿的话。”

宋听澜似笑非笑,但又一脸诚恳,那左眼睑处浅浅的泪痣让他看起来一向温润儒雅里微微透露些许邪魅。

“那以后你睡地,我睡床。”苏如姝掀了红盖头看向宋听澜,厚着脸皮下了死命令。

其实她心里还是有点发虚的,要是这男人真想做个什么,他高马大的,自己只怕也有点招架不住啊。

宋听澜眼带笑意,突然起身朝她快步走去,难不成他他他他……真的要强迫自己??

苏如姝的心好像倏地被捏住提起一样,脸上的红晕一路烧到了耳廓,紧张慌乱里还隐隐有点小期待是什么鬼?

宋听澜的气息停留在了离她的唇半尺不到的距离,他们此刻近到能够清晰地听到彼此的“砰砰”的心跳声。

宋听澜俯下身,嘴唇寸寸接近,苏如姝四下慌乱地闭上了眼睛,在两唇即将贴合的时候宋听澜硬生生地顿住了。

他戏谑地瞧着身前的女人,嘴上说的好听,身体却很诚实,“我就是来拿一床被子,娘子可是在期待些什么?”

苏如姝懊恼的锤着自己的小脑袋瓜子,忍不住犯嘀咕,“你说你这脑瓜子想的什么鸟事啊,搁现代他还是个小屁孩啊,一定要忍住忍住。”

苏如姝正了正身子,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我那是有点困了,眯了会儿眼呵呵呵,你快睡吧,不是说明早要给你娘奉茶的吗。”

“好。”宋听澜答得很干脆。

等两人各自躺好后,苏如姝一开脑海里还是有点心跳加速,难以入梦,她借着月光撇了眼不远处早已呼吸均匀的宋听澜,拢好被子,也乖乖地睡了。

等床上的人传来轻轻浅浅的均匀呼吸,宋听澜黑曜石般的眸子在夜色里缓缓睁开,踱步来到了床边。

自从苏如姝离开了苏家,吃得好穿的好,身子骨也养起来了,脸上也有了好气色,封印的少女美貌终于开始崭露头角。

他伸手帮苏如姝把松落的发丝挽到耳后,指尖划过她白嫩的脸庞,带着若有若无的凉。

宋听澜神色幽暗闪烁地看着熟睡的苏如姝,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