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肆,伯母还是不喜欢我。”

“你要是醒着就好了,像从前一样,伯母说我的时候,还有你帮我说说话。”

“整个商家,只有你愿意宠着我,阿肆,我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

门敞着;

顾晚卿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了,听着顾念薇哭得痛彻心扉,只怕这层的,想听不见都难。

她轻叹一声,不免认为商肆有点绝情了。

就听着心尖上的人哭得梨花带雨,怎么那么不解风情?

倒是赶紧起来抱一抱,是不是?

要是能学到商老哄人的十分之一,顾念薇都犯不着哭得那么大声……

顾晚卿挑眉,不妨让她推这两人一把,赶紧结束这种糟糕的三角关系!

笃笃笃!

顾晚卿大力敲门,语调冰冷,故意把“正宫”范儿拿捏到极致。

“顾小姐,你在后花园害我这个商肆原配不成,没达成让食人鱼咬死我,你上位的目的,现在又开始上演穿着浴袍,头发湿答答地抱着我老公的手臂,勾搭我老公了?”

顾念薇一愣,顾晚卿就是变美了,怎么忽然趾高气昂了呢?

这可不像那个跟她要五百个亿就离开商肆的顾晚卿。

顾念薇柔柔弱弱的,“顾小姐,你在说什么?”

“叫我肆爷夫人!”

“……”

顾晚卿讽刺道,“要不,我给你出出主意?

你呀,不妨把外面的浴袍脱掉,然后给商肆的睡衣也脱了,躺上去,合拍几张发到网上。

到时候,在网上掀起一番热议;

【顾家大小姐对植物人不离不弃】、【顾小姐为爱疯狂】;

等这些话题发酵到一定程度,甭管是谁不同意你进门,网友都不能同意。”

顾念薇不知道顾晚卿在玩什么鬼把戏,“顾小姐,我觉得……”

“错了!”顾晚卿打断她的话,“我刚刚说过,你要叫我肆爷夫人!”

顾念薇愕然,人是变好看了,性格也跟着形象大变样?

长得好看了,性格可变得更差了。

这人真的是从池塘里面爬出来的么?

该不会食人鱼咬到了哪里,给顾晚卿咬傻了,只是她自己不自知?

顾念薇心态平衡了不少,她更要当着商肆的面,凸显出自己的温柔。

“顾小姐,你说话太不尊重阿肆,就算阿肆现在是植物人,你也不该那么编排他。”

“我怎么说我老公,那是我的事,跟你这个小三有什么关系?”顾晚卿轻而易举把顾念薇拎到一边去,不忘暗讽,“小三这次站得稳,不像刚刚在后花园的时候,非得自己往池塘里跳。”

顾念薇咬着唇,语气愤愤不平,“分明是你推我下水的。”

“再这么说,下次我还真推你了!”顾晚卿坐在大床边上,偷偷瞄着商肆的动静。

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商肆还不站出来?

倒是起来啊!

真能忍!

顾晚卿索性一把掀开薄被,顺着商肆的真丝睡衣,一颗颗解开他胸前的扣子,挑衅地看着顾念薇,“不敢解?还是不敢拍?”

顾念薇瞪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顾晚卿竟敢这么对商肆,而装作植物人的商肆,也纵容她如此?

顾念薇的所见,刷新了她对商肆的认知。

商肆是不是对顾晚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