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乔侨说以后不走了,赵文静高兴坏了,早起吩咐阿姨做的饭也不吃了,直接指挥乔依去市里最大的酒店好好庆祝一下。

饭吃了一半,乔本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乔本清挂了电话却看向乔依。

“你怎么把衍川拉黑了?快点把人拉出来,我已经让衍川来接你了,一会你直接和他走就行了。”

乔依嘴里的牛排嚼了一半就愣在那。

陆衍川这人怎么还带告状的!非人哉!

乔本清看出乔依的不甘愿,瞪了她一眼才说道。

“衍川的老师出事了,衍川想在老人家离世之前带你去见一面,这是给你抬身份,你可不能耍性子!”

竟然出了这样的事?陆衍川怎么没和她说啊?

乔依匆忙咽了嘴里的东西,掏出手机把陆衍川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一连串的消息就发了过去。

不过陆衍川这会大概是在忙着,没有给乔依回消息。

乔依有些坐立不安,想想自己早上一气之下把人拉进黑名单,心里罕见地有了些愧疚。

“衍川就是姐夫吧?我听说过他的名字,他对姐姐好吗?”

乔侨好奇地看看乔本清又看看乔依,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姐夫十分好奇。

不等乔依回答,赵文静就拉着乔侨给他介绍起了他的这两个新姐夫。

出了这样的事,就连乔侨回家的喜悦都被冲散了好多,乔依心不在焉地吃完一顿饭,陆衍川就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

“侨侨,我先走了,过两天回来给你带礼物。”

乔依在自家弟弟脑袋上拍了拍就赶忙走了。

车上陆衍川正在闭目养神,等乔依上车才睁开眼睛。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说啊?”

“事发突然。”

确实突然,他昨天半夜接到师弟的消息,连夜安排好了公司里的事情之后才想起来要带着乔依一起去。

“好吧,你下次有这样的事一定要和我说,把你拉进黑名单是我不对,但是你以后不许再这么没头没尾地做事了,不然我还会把你关进去哦!”

烦躁的心绪在乔依的絮叨声中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突然被抱进怀里的乔依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看陆衍川一脸的疲惫,乔依也就难得地顺从了一些。

天市郊区一个私人医院里,乔依和陆衍川在接受了护士的全面消毒之后才进入病房。

雪白的病房里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

在路上的时候陆衍川就已经把这位的身份告诉乔依了。

宫老夫人,是陆衍川母亲的闺蜜,也是他的老师,两个人感情一直都很好,在陆老夫人去世之后,陆衍川更是把她当作是自己母亲一样对待。

现在这位老夫人也要离开了,陆衍川心里可想而知有多么悲痛。

他为人是冷漠了一些,但是不代表他是个没有感情的人,越是平时看来感情淡漠人,在自己重视的人身上越是会倾注更多的感情。

乔依看着陆衍川坐到宫老夫人床边,握着老夫人的手,明明仍然是那个漠然的表情,可乔依却觉得陆衍川是在哭泣的。

“老师病了三年,我总是在忙,每年都来不了几次。”

好半天陆衍川才说了一句话,乔依心头一震,看向陆衍川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上赫然有两道还未彻底消散的泪痕。、

“老师要是知道你来了的话,肯定会高兴的。”

乔依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陆衍川听了她的话却摇了摇头。

陆衍川似乎剥去了平时那层冷漠的外壳,在这位老夫人的床边,把他最柔软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老师很久之前就想让我结婚,现在才把你带来见她,还是有点晚了。”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床头的心率机还在规律地响着。

陆衍川还是那个陆衍川,不会因为一时的伤痛而承受不住,给宫老夫人掩好了被子走出病房之后,陆衍川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师兄你来了,老师大概中午的时候会醒一会,不过现在她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恐怕......”

门外守着十几个人,都是宫老夫人的学生。

宫老夫人年轻的时候嫁进了宫家,只是没过两年丈夫就出车祸离世了,孩子也没能保住,这之后宫老夫人就没有再嫁,一直到现在身边也都是自己的学生和宫家的旁支小辈在照顾。

“老师的后事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看。”

一个师弟递过来一个平板,上面都是宫老夫人后事的一些安排,陆衍川看了几眼就把平板还给了他。

“这些事情你们安排好就行,我只有一个要求,老师身后的这些东西,不会给任何一个人,我会把老师的故居建成博物馆,我不希望里面缺少任何一样东西。”

陆衍川话音一落,人群中就有几个人变了脸色,在陆衍川强大的气势压迫下敢怒不敢言。

“小落,这事你去办,有谁敢阻挠直接处理掉。”

陆衍川从兜里掏了一把钥匙出来,在那些人各式各样的目光中扔给了那个抱着平板的少年。

少年小落愣了一下,拿着钥匙嚅嗫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有谁有意见?”

“陆师兄,老师卧病的这些日子一直是我们在照顾,那么老师身后的这些东西也该有我们来处理,你这几年对老师不闻不问,凭什么你一来就要对我们指手画脚的!”

人群中一个女人站了出来,她看着要比陆衍川大了不少,可仍然要叫陆衍川为师兄。

陆衍川只是轻瞥了她一眼,之后才看向小落,用目光询问这个女人是谁。

“这是宫家现任家主的小女儿,是老师两年前收的。”

小落小声解释了一句,却不敢去看那个女人,显然是有些害怕她。

陆衍川点点头,在那个女人露出得意表情之后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交代你的事办好,有人敢阻挠,直接处理掉。”

说完不顾那个女人难看的脸色,带着乔依就要离开。

那女人怎么肯就这么放走陆衍川,她不敢对陆衍川下手,却不代表她不敢对陆衍川身边的人动手。

在陆衍川两人路过她身边的时候,伸手就往乔依的胳膊上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