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老者将整个规则内容叙述完,南九璃总结出一点,反正只要是单人战中胜出的一方就能晋级第二轮,而败方则淘汰,没有第二次复活的机会。

所以这第一轮下来起码会淘汰掉一半的人。

也就是说,这第一轮十分重要,决定了你是直接止步于此,还是有下一次的机会。

规则这么残酷,所有参赛者都不敢放松,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这时,老者声音裹着灵力再次扬声道:“好,第一轮比赛正式开始,请第一场参赛者有序上台。”

话音落下后不久,就有两人分别飞身上了台。

互相向着对手行了个礼,两人就当即开打。

两个年轻人年纪相当,实力也相当,一时间也打了个旗鼓相当。

最后,靠着其中白衣年轻人一招出其不意将另一人打下了赛台,没有悬念,出了赛台便算自动淘汰。

老者宣布完胜利一方,白衣年轻人勾起唇缓缓舒出一口气,这可是代表着他直接晋级第二轮,能不高兴么。

紧接着,第二场的参赛者同样相继而上——

一场接着一场,比赛有序进行着,大家都点到即止,倒是没出什么乱子。

直到轮到北玄煜上场,令人没想到的是,他的对手居然是灵阳门的弟子。

灵阳门那位弟子一上台来,就立马认出了北玄煜,这不就是和他们少主争抢房间的那几人一伙的么。

呵呵,他正愁有气没处发呢,这下可真真是运气好啊,刚好有个名正言顺出气的理由。

“请多指教。”灵阳弟子看着北玄煜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北玄煜当然看明白那抹笑什么意思,但他并不在意,只疏离的抱拳回了一句:“请指教。”

他这句话刚落下,灵阳弟子如电般的身姿就迫不及待的攻袭而来。

几个呼吸间,灵阳弟子就冲到了北玄煜眼前,强大的气流席卷而起,台下观战的众灵阳弟子们幸灾乐祸着,其他观众亦是紧盯着这令人紧张的一幕。

然此刻,北玄煜却跟被吓傻了似的,竟然跟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呵,果然辣鸡就是辣鸡,这么快就放弃抵抗了。”台下灵阳弟子嘲讽着说道。

“就是说,”其他弟子边附和着,一边朝着台上喊道:“林师兄加油,将那小子打趴下…”

话音刚落下,强大的气流就直接将北玄煜整个人罩住,孤零零的身姿立于风口之间,好似流落大海的一叶孤舟,随时都会翻船。

观众们皆是遗憾的摇摇头,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然,下一刻,众人却是瞪大眼,眼睛都看直了,怎么会?

只见灵阳弟子正要挥手出招给予制胜一击时,轰的一声,撞上了另外一股强劲的气流。

瞬时间,整个人就被弹飞了出去,成直线型冲出了赛台,四仰八叉躺落在地。

灵阳弟子晕晕乎乎,脑子都还是懵的。

直至老者高声宣布:“这一场,由八号参赛者获胜。”

这结果一宣布,代表着板上钉钉,他居然输了,还输的那么丢人?

这打脸也来的太快了吧!

灵阳弟子无法接受,可再不能接受又如何,输就是输,没有第二次机会,最后也只有灰溜溜的回到了灵阳的队伍。

见他灰心丧气的样子,众灵阳弟子也顾不上惊诧林师兄竟然会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散修,连忙安慰道。

“哈哈,林师兄肯定是让着那小子呢,也算那小子运气好…要不然…哼…”

7017k